三知更半夜

无产,爱看看搬搬,恕余愚钝,请多担当
华武\楚留香手游\刀劍亂舞\逆轉裁判\APH\欧美圈

(楚留香手游乙女向)千秋岁

热爱挖坑的猫猫兔:

  [楚留香手游乙女向]千秋岁
  cp:楚留香x你
  你为原女,私设是萧疏寒的小师妹。
  六一发刀不怪我,点文的一个要求虐香帅一个要求刀,正好可以一起来。
  一个非常仙幻的故事。
  ooc属于我,祝大家节日快乐
  
  (一)
  楚留香再听说那人消息的时候,那人已于武当山平地飞升。仙雀环飞,紫气东来。天光乍破,武当弟子目力所及之处,身披彩带紫绶的仙娥恭敬的行礼,玄色道袍的年轻女子身披华光脚踏清风,于仙乐飘渺间悠然而去。
  武当仙家福地的传说传的更广,皇家的目光越发炙热,人们众口相传着那位平地飞升的坤道何其仙风道骨。他坐在海上香榭里,点头灌下一口酒,目光投入红尘巷陌,不见玄衣飒飒,不见剑影流光。
  他忽然明白,原来这个世上是真的没有那个人了。
  (二)
  你和江湖后来众口相传的香帅初次见面,是在你们的少年时。
  彼时你的掌教师兄已有了大弟子郑居和,武当已从明月山庄血色的阴影中渐渐走上正轨。你带着剑匣解了道袍下武当山来,是为了武当的名望能再提上一提。
  你一路平匪赈灾,没少惹上仇家。一次寡不敌众,明晃晃的刀刃将要砍到你脸上来,一抹玄色把你救下。你仰头,罩在黑色袍子里的人不言不语,他身侧白衣的少年看着你,忍不住露出点笑意。
  你后来才知道,你那时已走到了北疆。那黑袍人是曾经名震江湖的夜帝,那白衣少年是彼时还不曾扬名的楚留香。
  你在夜帝这里盘桓了多日,白衣少年每日寻你来问一问外面的事。你自小入道门,不知如何开口才是有趣的,也不知如何说话才是精彩的。你自觉说的磕磕绊绊,那人听着却津津有味。
  末了,他会给你端来药碗,看着你喝药,再咽下一颗糖。
  那时的你以为不过是江湖偶遇,无需挂念。
  (三)
  再相见,是你回了武当后再下山历练的元夕
  你在一片光影明灭间,隔着满天孔明灯见到了那人长大了许多,又成熟了许多的面孔。你只觉似有相似之感,他却一下子认出了你。
  只你那时已换上了武当的镇玄衫,他来到你面前,似乎是迟疑,又笑了起来“原来你是武当的弟子”
  武当的名讳那时已然远扬,你看着他面上并无艳羡或惶恐,不知为何便松了一口气。
  “楚……楚留香?”
  “是楚留香,不是楚楚留香”他噗的一下笑出来,满天灯火里,看着分外温柔。
  “这次你要记住了。”
  (四)
  那之后,大抵便是策马同游,再赏风弄月。你知道楚留香是个劫富济贫的侠盗,除了一开始吃惊了一瞬,随后便接受了这个事实。
  “我还以为,你会讨厌我的作为”他笑眯眯的看着你,半阖的眼睛含着风流集蕴。
  你摇了摇头,疑惑的想了想,才道“殊途同归”
  他怔了怔,笑着揉散了你的头发。
  “你怎么这么可爱”
  他笑弯了腰,头搁在你的肩膀上,呼出的酒气沾湿了你的侧脸,酥麻麻的痒。
  他喃喃的说了什么,是你的名字,也是对你的好奇。
  你握住了自己的胸前衣物,唇角动了动,终究未曾开口。
  尘封于道家仙胜的心,莫名的动了动。
  (五)
  你想,如果你爱他,如果他不是一时好奇,你会毫不犹豫的抛下清修寡欲。解下道袍,摘下叶冠换上朱衣金钗。
  可惜,那不过如果。
  他的眸子轻轻扫过你,仍是带着笑意,却不是为你。苏蓉蓉扶起你的身子,努力的催醒你沉昏的意识。
  你在余光里,见到他和张洁洁相拥,面对苏蓉蓉蹙眉的模样,轻轻的勾了勾嘴角。
  “我没事”
  你和他擦肩而过。他捂着张洁洁身上被斩无极伤到的伤口,你面无表情的捂住心口,那里有层叠的碎裂。
  “你真无情。”
  他低低的开口。
  “你也一样。”
  你垂下眼睫,撑着自己驾鹤归山。
  (六)
  你躺在金殿后昏昏沉沉,山下,香帅与麻衣圣女张洁洁的情爱传的轰轰烈烈。
  那时的武当好像意外的团结,流言蜚语如青草漫长,武当弟子便四处编织罗网。便是在金陵点香阁的蔡居诚,也一听来人说什么香帅娶亲的消息便要撵人离开。
  你想,其实他也没什么错。
  他没说过喜欢你,策马同游不是海誓山盟,月下柳梢头也不一定要人约黄昏后。
  可谁都可以,苏蓉蓉可以,李红袖可以,宋甜儿也可以,为何偏偏是张洁洁呢?
  那个在初见后不久就重伤了你的人,原来比知己,友人,都可以再高一层?
  你自嘲的笑笑,阖上眼睛,任由痛楚侵蚀你的躯壳。
  再后来便是流言你心悦于香帅,奈何对方对你不过萍水相逢,不想你却害上相思,丢了清修的风骨。
  你听了那话,忍不住一口淤血喷出。郑居和连忙扶住你,抖了声唤你“师叔”
  “放心吧,我没事。”
  你微微笑了起来,阖上眼睛。
  你看,他风流潇洒不是他的错。他因好奇来惹我不是他的错。错的是我,是我不守道门清修,是我玲珑心思执念太过,以尘网自缚。
  你握紧了郑居和的手腕,低低开口“我要见掌教师兄。”
  后来,那后一种流言,在你闭关修炼后不攻自破。不知是否是生死之间走一遭,你的道法剑术一时间进展神速,待闭关之时,你已觉世上一切都不过过眼云烟。
  “师叔…?”
  “嗯?”你看向邱居新。沉默的青年第一次面上带了惊愕。你疑惑的垂头,这才见你一头长发已然如雪洁白。
  原来如此。
  (七)
  你在台上为弟子讲道,而这不过是一个寻常的白日。蓦然天边金雷轰响,紫气东来,仙乐飘飘。你仰头,乍破的天光将你包入其中,你怔了怔,不知为何只觉有几分熟悉。太下的弟子一片寂静,蓦然间,你才听闻你的几位师兄缓缓开口“恭送仙君归天”
  你一愣,身体缓缓向苍穹而去。貌美的仙娥向你福了福身,仙雀拍打着羽翼,飞过武当山的奔壑流云。她敛目温柔的开口“恭迎上生星君”
  你想要说什么,却觉得一丝一缕的记忆渐渐剥离去,剩下的只有放在心间的武当众人,与你原本身为星君,下凡历劫前的职责。
  还有什么吗?
  没有了吧。
  (八)
  “你听说武当的那位坤道了吗?”
  “嘘,小声点,那是你能提的?那可是被皇家塑了金身平地飞升的人。”
  “是了,当年还有人说她爱慕香帅,怎么可能,那是脱身凡尘的仙人啊”
  他走过街头巷陌,听着道旁流言似要扯一扯嘴角,却发现自己一点也笑不出来。
  他并不奇怪自己会爱上张洁洁,她给了自己所有的好奇与怜惜。可他不明白他怎么会再想起你,你泛着墨色的剑气落在张洁洁身上的那一刻,他以为自己和你已经是此生陌路。
  可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你。
  从你撑着伤从他身侧走过带着血腥气的冷香,到你同他饮酒时泛起淡红的脸颊。你秀美温柔的眉眼像是罩着一丝风雪,再细看却发现那不过是初秋结的一点青霜,润泽而轻薄。
  明明一触,就散了。
  他阖上眼睛,梦里,他好似又看到你少年时的模样。桃花眼里带着微微的暖意,他恍然,原来你曾是有过这么温柔含笑模样的,像昙花芬芳馥郁,刹那芳华。
  他自梦里醒来,一步步走上武当金殿。金顶供奉的侧位上有一座属于你的神像,宝相庄严,不怒自威。他看了许久,垂下了眼睫“果然是…没你那般漂亮…”
  他忽然明白为何你们决裂的那一日他会那般心痛。原来不是因为张洁洁的伤,而是因为你冰冷的眉眼,好似不在人间,亦不在他的世界。
  他怔怔的,面对你的金像无声的大笑。
  是了,如今的你,也不在人间。
  不在他的世界。
  (九)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祈福的日子里,自人间升上的孔明灯上寄托的祈愿在你的宫殿前飞升,落下。你倚在殿前白玉廊柱边,随手接下一枚小小的明灯。
  灯上的笔墨微颤,犹是一番风华出众,淡淡的墨香与花香里。淋漓的墨汁写着“悠悠此生别经年,仙姿不曾来入梦”
  你在人间的年岁里曾学过这首诗。彼时你童音稚嫩,念着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疑惑的皱了皱眉头,扭头去问身边差不多大的少年“郑师侄,这话是什么意思?”
  丁点大的郑居和愣了愣,费力的想着“大概是说……想要在梦里再见一次心上人吧?”
  你看着这句改过的诗句,只觉许不过是哪个修道的人忽然贪恋了红尘。可笑红尘万丈,天道渺渺人道茫茫,红尘紫陌翻滚,何来超然五行天地世之外。
  你摇了摇头,原是因着那是武当飘上来的祈愿灯,你才想着要为他赐些福泽。可没想到是这样痴人说梦的笑谈。你反手将明灯烧毁,寸寸灰烬之中,你转身,走入寂寞锁深秋的瑶宫。
  /////
  武当弟子看着那位所谓掌门故友,一头银发,带着淡淡的郁金花香,却茫然不知究竟是谁。
  江湖不缺传说,昔年名扬江湖的香帅,如今也一样白发苍苍被人遗忘。
  武当现任的小萧掌门望着他的背影和他手中那一点明光,不知为何心头既有快意,又有说不出的心酸。
  他忘不了小师叔强撑着回到门派那一日浑身的血与气若游丝的模样,却也忘不了这许多年来,这人遥望苍穹的模样。
  怪谁呢?小萧掌门叹了口气,走入金殿。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
  大道无情,运行日月。
  大道无名,长养万物。
  不知悠悠经年,可曾有人入梦?可曾有人得偿所愿?
  (十)
  人间清暑殿,天上广寒宫。
  红尘千秋岁,爱恨痴缠,求而不得,后悔或执着,薄情或长依。
  同你,有何关系?
  

评论
热度(239)

© 三知更半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