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知更半夜

无产,爱看看搬搬,恕余愚钝,请多担当
华武\楚留香手游\刀劍亂舞\逆轉裁判\APH\欧美圈

【楚留香乙女】陪你走过四季

椎琴焚砚:

原/楚/南/方x你
起始在春,承续似夏,转变若秋,合拢为冬,时光荏苒,莫说匆匆。且看诸位如何陪你走过这人生四季,谈笑与共。




方思明.ver/春季


春色将阑,莺声渐老。辛夷花尽,暗香未远。


见此状,你也兴致寥寥。
只光手喂着桑蚕,支着下巴,望去心事重重。


一边是黑,一边是白。
一边是正,一边是邪。
一边是显,一边是隐。
一边是罪,一边是爱。


方思明和你之间,隔的不仅仅是一时沟壑,而是整个江湖。


你欲情传尺素,可终浮雁又沉鱼,了无凭据。当真要抛下一切换那一人吗?
道为君瘦损,都只为、情深意切。


今日,那人就要来了。


前些时候你摘了数粒青梅荐酒,欲祛给他一身残寒。看他小酌,当下心头稍暖。
便席间指弹三尺青锋之铗,请以剑舞,正欲来唱,却觉浩歌谁续。


唉,最是无情双燕子,翩飞之间,丝毫不知你的忧愁。
樯间呢喃,梁间呢喃,好不快活。


晃神间,却见方思明取了甲套,见你写了一脸疑窦——
刹那间,他那指尖端就碾了一杏花置于你耳后。


恐怕早就备好了吧,自一进门你就在思量他手里是什么好东西,真以为你是杏花仙子?你笑着嚷嚷要取下,不曾想被他止住了。


"戴着吧。"  "嗯…"


"你家的事我知道了。""啊?"


"你以为,我这少阁主白做的?"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的家人并不支持这段情,在他人看来正邪势不两立,你俩这般冒天下之大不韪地来挑拨双方神经,可以称得上是荒谬至极了。


"我……"你愈发的想把这花取下来了,方思明的手却依旧岿然不动。
"你只需知道,"
"我对你的情,不是《诗》中一句,‘无纵诡随,以谨缱绻’可以道得尽的。"


皇天后土,实所共鉴。
吾有此心,永不离变。


"不管终会怎样,"他不论他人祝福还是反对,"我随时待你。"


"……直到你心甘情愿地,同我一起法外逍遥的那天。"





原随云.ver/夏季


白莲池里红莲开。


清风拂吹,涟漪动微,芙蓉步障,依然红翠相扶。
水漾双凫,鱼戏莲间。


你往舫外一看,上头竟陆陆续续结了莲蓬,想摘来试口尝鲜,好不容易个大家伙到手给剥皮,可你塞口还没细嚼几下,就几声呸呸了起来。


"这莲子恁的这么苦!"


吐完,你才想到旁边坐的是原少庄主,霎时脸就肉眼可见的红了些。
好在他的眼不大好。


"呵呵,"原随云一双聪耳,早知晓了动静,不由轻笑了两声。
你明知他看不见,脸却更红了。


"莲心虽苦,却不妨为一味好药,补脾益肾的同时,亦能清热泻火。"
"尤其是…清心火。"


之所以这样说,其实是因他心中火大。


求而不得。
还是求而不得。
身心宛若时刻处于苦夏,即便喝水却似替别人解渴……这滋味着实不好受,原随云心里苦笑道。


"可以说,这莲子本无苦,只是苦痛皆积压于心。"
"若使心事掏空,自然而然就甜了。"


一时,他也不知这话到底是说与谁听的,心底只望哪日你能顺遂他的心意。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用上使用蝙蝠公子的手段。


之后,你跟他聊到了一件逸事。


你听说魏晋之嵇康有一琴。
为了此琴,嵇不惜卖去东阳旧业,更向当朝尚书令讨了块河轮佩玉,截成薄片以镶嵌在上作得琴徽。琴囊也是相得益彰,由玉帘巾单及缩丝制成,可谓价值连城。


你想这琴之显贵,是因嵇之爱极,故那嵇康此世才离不了此琴。


所以,这次你前来顺带是想让同为爱琴之人的原随云据答是否确有此事。
他矜然肯首。


宇宙洪荒自有其道,各行其是。


万物亦然。
两者之间,既然可相克,便也能相生,继而共生。


花不可无蝶,而山不可无泉。
石不可无苔,而水不可无藻,
乔木不可无藤萝,而他…不可无你。


善哉,善哉。





楚留香.ver/秋季


江枫渔火蓼花红。


长空一色,烟水蒙蒙;芦花正乱纷,瑟瑟拂西风。
轻烟惨淡斜曛中,让人叹游子飘蓬,归期难逢。


三人漫棹小槎。
你,香帅,船伙头。


两人在前,登得船头;一人自后,摇橹前行 。


天边征雁,水边鸣蛙,嘹呖声杂是暮鸦。
只听它们哑哑的也一声清,扑扑的乱攘波影,纷纷的嘈杂也恁悲鸣。


突来无端的悲戚,让人堕睫。


家中变故横生,压得你喘不过气来,此刻即便是为你奉来那金卮美酒,蒲萄锦衾,你也……却是有些眼底见红,一旁的香帅见此拍了拍你的肩,又点了点头,你便觉得心下莫名安定了起来。


这船程怕是还有几许,近日又神思繁重,着实累得很,你便坐靠着小憩一会儿。
反正有楚留香在旁定是安全的,于是,不一会儿你就轻鼾阵阵了。


水驿灯昏。


楚留香夜见皓月照伊而睡,笑而不自知。当入夜渐微凉,他便为你覆了衣,顺带一旁坐下,捉住你的手抬头望月:


昨夜月非今夜月,有时他真的怀疑这圆月是否一如既往的美好。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聚散离合,本是常态。


但他并不想跟你说节哀顺变这类言语,而是想跟更加握紧你的手。


"你要相信,世间就像是一泊湖,而我俩就在同一所芥舟上。"


"虽然风大浪大,但要相信,没有我们蹚不过的水。"
"即便浪打沉舟…你翻了,那我也翻了。"


"我还可以凫水驮你,轻功带你。"


"我,一直在你背后……"


"我,一直在你身边。"





南无生.ver/冬季


千堆雪,雪千堆。


都说,如有白鹭立雪,则愚人看鹭,聪者观雪,智者见白。
而你看见了他。


除了侬,天下谁人配白衣?


他踏雪无痕。
你却顾不了积雪,落下步迹徘徊,独成诗行。


你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南无生亦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望这漫天的雪,你想,世人总是不知足的。
即使他撑这伞为你遮风避雨,自成一方小天地,你还是会想着霜雪满头是个什么模样。


若两人在雪中就此走下去,会不会就能直到白头?
在这江湖,真真正正的,厮守一生。


"无生,你,能否暂且…放下这伞?"
你停下脚步,南无生止步回眸,面上似有不解,于是,你将你的妙想说与他听……果然,他回首继续走了起来。


你摇了摇头笑了笑,也许这无稽之想只会让他耻笑吧。


随后便跟上他的脚步,却听到他说:"石可破也,而不可夺坚;丹可磨也,而不可夺赤。"
那把从未离身的伞被搁置在了地上。


"可,尺之木必有节目,寸之玉必有瑕瓋。"
雪地上也留下了两个人的足迹。


"此事依你。"


事事依你。


白头,
偕老。







作者有话说:


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
我也快乐

评论
热度(378)

© 三知更半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