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知更半夜

无产,爱看看搬搬,恕余愚钝,请多担当
华武\楚留香手游\刀劍亂舞\逆轉裁判\APH\欧美圈

【使徒行者】【邵志朗X蓝博文】魔术[一发完结]

SurrenderDorothy:

很短,无意义的重复剧情。


这对真的很萌,虽然写的时候一点感觉都找不到。


张影帝真的身材太好看了,全程很想拆他西装。


作为一个古郑党竟然开始吃起了古辉,可是真的好嗑,有同好嘛。


00.


 


“我给你变个魔术吧。”


 


蓝博文从桌上抽出抽纸来,盖在手背上,抬起头来,眼角细纹都带着笑意。邵志朗端着酒瓶细长的脖颈,也露出一个笑意来,他侧了侧头,笑道:“又来。”


 


蓝博文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低头认真的看着手中的抽纸,另一只手凌空冲着抽纸做了几个煞有其事的手势,动作倒是有模有样,他嘴角还噙着笑,抬起头来:“你看。”他话还没说完,对面的人忽然放下手中的啤酒瓶,倾身过来,他的舌头熟练地伸入他的口腔之中,啤酒的发酵气息席卷而来,蓝博文没有防备,用力的抓了一下纸,回应了这个带有酒精味道的吻。


 


邵志朗笑嘻嘻的结束那个吻,又重新拿起酒瓶来喝了一口:“呐,这个才叫魔术。”


 


蓝博文丢掉手中抓的已不成样的纸张,笑。


 


01.


 


邵志朗是在电视柜后面发现那张照片的。


 


他和蓝博文打了一个下午的游戏,打到精疲力尽,阿蓝已经蜷在沙发上睡着了,他忽然想起刚刚因为一时兴奋不小心摔进角落里的手机防尘塞,回到电视柜旁边摸索着,他摸了半天,忽然掏到一张纸,邵志朗沉思了两秒钟,将那张纸抽了出来。


 


是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少年颇有几分青涩,大抵过了很久了,边角微微地泛着黄,上面有不少划痕,右上角还有被烧过的痕迹,就一点点,估摸主人又不忍心的灭了火,照片上的人身着警服,冲着镜头比划出一个十分标准的敬礼,嘴角带着点腼腆的笑,另一只手局促的放在裤子线旁——他对这张脸再熟悉不过了。


 


他转头望了一眼沙发上熟睡的人,他用指腹抚摸着那张泛黄的照片,将那张照片又重新塞回了堆满尘土的角落里。


 


邵志朗直到最后都没有提过这件事情。


 


02.


 


他盗用了balckjack的身份,微信发出去的时候,他也有短暂的迟疑。


 


蓝博文站在落地窗面前,将双手插进西装的口袋里,他低着头望着香港繁华的夜景,将额头抵在冰凉的玻璃上。邵志朗沉默的走过去,也不说话,先开口的人是蓝博文,他转过脸来,眼角带着笑纹:“饿了,晚上吃什么?”


 


邵志朗夸张的摸了摸肚子:“哇,你这么一说,我也有些饿了。”


 


邵志朗从年少父母双亡一路混到现在,鲜少有心虚的时候,独自一个人面对十二三个打手不会怕,面对子弹炸弹不会怕,但面对蓝博文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不由自主就想移开望向他的眼。蓝博文凑过来,在他肩头上轻轻一拍:“吃些什么好呢,哈,我倒有些想念上次那家日本餐厅了。”邵志朗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后退一步。


 


蓝博文却什么都察觉不到似的,转过头来回给他一个笑容。


 


曾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们做兄弟,无话不谈,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受外界影响越来越大,终究是不一样了。邵志朗思至此,忽然快步走了两步,跟在蓝博文的身旁,伸手搭上他的肩,笑道:“日餐是不错,但我想小英不会再吃了。”女助理转过身来,面上带着腼腆的笑容,显然是没想到话题突然抛到了她这里,但被老板和少爷双重调侃本来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她早就习以为常,她摇摇头,示意自己没有想法。


 


蓝博文伸出两根手指,侧过头来看他的衬衫,他今早出门有些急,领带系的有些歪,他干脆伸出手来,亲自拽了拽,又扶正,邵志朗离他极近,呼吸拍打在他的耳畔,有点热。


 


邵志朗并不觉得尴尬,他凑过去,在他耳畔用气声问道:“喂,那我们去吃西餐啦。”


 


蓝博文笑笑,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好啊。”


 


邵志朗曾经很希望时间能停止在这一刻,他搭着阿蓝的肩膀,出口的问题不再是毒品或背叛,而是今晚的点餐。可惜兜里的微信震动了一秒种,阿钉回了那条信息,他收回搭在蓝博文身上的胳膊,希望对方没有感觉到刚刚那微乎其微的震动。


 


03.


 


巴西的子弹擦过他的耳旁的时候,他其实并不惊讶。


 


阿蓝喘着气,望向他的一双眼睛深沉的看不出情绪,他的手臂一直在颤抖,抖得不像一个经常使用枪械的人。邵志朗用手指捂住伤口,温热的液体弄得手掌黏黏糊糊的,他忍不住轻轻地在白色T恤上蹭了蹭。蓝博文站在原地,微微合上眼眸,又重新张开来,他的眼里带着泪光,手臂颤抖的越发厉害,他缓缓的放低手臂,转身离去。


 


邵志朗赌赢了,他闭上眼睛,像条被抛上岸垂死挣扎的咸水鱼。


 


那十几发子弹像个奇迹,像个魔术。


 


他不知怎么忽然想起最初学习魔术的那个蓝博文,学习魔术本来就只是个业余爱好,是个用来解压的方式而已,说起来和他打架子鼓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蓝博文打架子鼓的时候大多都是认真的,变起魔术来却总有几分不靠谱,更多的时候干脆当做抖包袱来玩。邵志朗曾经因为此事问过一次阿英,小姑娘玩着手中的平板,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老板相信魔术嘛。”


 


邵志朗睁开眼睛,被巴西热辣的天气晒得几欲流泪,他用手捂紧伤口,笑了。


 


04.


 


蓝博文是他一直盗用的身份,像个魔术。


 


蓝博文送他一张离开香港的机票,仓促的像个魔术。


 


蓝博文用文文胁迫他自杀,阴狠的像个魔术。


 


他握紧手枪,用力的眨了眨被汗水浸湿的有些发疼的双眼,艰难的扣下扳机,那一声枪响震耳欲聋,他直直的躺下,连甚至都变得模糊,他第一反应是觉得有些耳聋,然后疼痛才泛了上来,他听不到炸弹倒数的声音,等他回过神来,第一个钻进耳朵里的是视频里若有似无的乐曲。


 


邵志朗松开手枪,闭上眼睛,确认自己还活着,下巴火辣辣的疼痛,他用手摸了一摸,余光撇到地上的子弹头,是颗空弹,妈的,真的是魔术。


 


他笑笑,觉得和自己合作多年的兄弟真的是奇怪,永远都离不开魔术似的。


 


05.


 


但那却是最后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魔术。


 


06.


 


蓝博文满身鲜血,他也狼狈不堪,身上的几个伤口都在热烈的发痛,痛得他眼眶发热,眼泪几欲夺眶而出,他看不太清,只得拼命地眨了眨眼,却还是看不太清。夜色深沉,即使四周都是闪烁的霓虹灯也未免显得过于黑暗,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他们将街头围了个水泄不通。蓝博文冲他轻轻地勾了勾手指。


 


邵志朗凑过去,将他缓缓地抱入怀中,蓝博文有些睁不开眼,他的面上都是鲜红的血迹,眼帘糊了血,连睁开都有些费劲,他低下头去,凑到蓝博文跟前。


 


“我给你变个魔术啊。”


 


阿蓝低声说道。


 


邵志朗抬起头来,那个吻来得猝不及防,他跪在原地,呆愣了两三秒钟,才记起要顺从的张开嘴唇,眼泪流过脸上细小的伤口,盐分渗进血液里,隐隐的有些发疼,他的舌尖带着铁锈味,带着不久前还共同印过的啤酒香气。


 


阿蓝结束了那个吻。


 


07.


 


那是最后一个魔术了。


 


邵志朗拾起垃圾桶里的超人玩偶。




-END-







评论
热度(175)

© 三知更半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