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知更半夜

无产,爱看看搬搬,恕余愚钝,请多担当
华武\楚留香手游\刀劍亂舞\逆轉裁判\APH\欧美圈

[DN/L月L]最后的问候(祭文,为了11月5日)

.:

I will win,or die。 


 


我会赢,或者死。


没有例外。


 


*


 


“算海砂拜托你啦,桌上的蛋糕全都给你吃,让我跟月单独待一会儿好吗!呐,流河~”


 


流河旱树,他的假名之一。另外一个现在正在用着的是“龙崎”。


那个时候追捕基拉已经变得没有干劲,在监禁了他最初的两个怀疑对象之后,他开始觉得之前的牺牲变得没有意义,一切难有进展,也渐渐开始对基拉的案件磨失掉兴趣。


 


L舔掉手指上最后一粒糕点,淡淡回应道:“你们两人独处时我也会用监视器看着的,等于一回事。”


长发的女人立刻吵起来,骂着“变态”、“下流”之类的话,L没打算搭理她,脚踩在桌子上拿过女人没有动过的甜点,重新蜷着双膝团坐在沙发上。


 


在他身边闭着眼坐着听他们无聊的对话的——名为“夜神月”的少年,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睛,视线先看向的却不是名义上的女朋友弥海砂,而是身旁的L:“先不说别的,龙崎,你看起来没什么干劲的样子啊。”


“干劲……”他想了想:“啊,完全没有。”


 


从最初认为夜神月是那个戴着正义的面具不断犯罪的“基拉”时,L的所有推断在不断应证,几乎能够感受到他在跟这个男人斗智斗勇,只缺少了决定性的证据。


就差一步,可也说不上是哪里出了问题。


L睨着身边这个直勾勾看着他的少年,仿佛他们在做什么有趣的学术讨论,一双眼睛又大又亮,透着清澈,怎么看都是一副优质好学生的样子。


 


脑子里不知道怎么就冒出一个想法。


如果这个人不是对手而是同伴的话——


 


那可真的是……太沮丧了。


 


然后那一天他们打架了。是夜神月先打过来的,拳头落在他脸上,把他整个脸都打偏过去。原因是他把这种沮丧说出了口。


L几乎是愣在那里了,然后开始反击。


他们你一拳我一脚,每攻击对方一下,拷在一起的手就会拖动着自己跟过去一起受伤。


他的左手,他的右手,手铐锁链长长的,他们只有非常有限的自由空间,甚至连拳脚都伸展不开。这是L的提议,跟夜神月二十四小时贴身监视。 


两人站起来打完了之后又一起陷进沙发里,最后连沙发都翻了过去。


 


他们身处弥海砂的房间,这个女人比L小两岁,意外的活泼。对夜神月大概是真爱,就算演变成三人约会也想要夜神月去他的房间。虽然给了她一个楼层,但实际上也并不自由,处处都可以监视到。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大屏幕前监视的各位警官看到了两人的扭打,其中一个给弥海砂的房间打了电话,L跟夜神月打得火热,刚好电话就在手边便接了起来。


无聊的对话,多半是想阻止两人继续打下去。L没听完就把电话挂了,当然也不会知道那位给他打电话的警官会气成什么样,又继续跟夜神月打起来。


 


结束打架是在二十分钟之后了,两人一起坐在地板上休息,弥海砂坐在室内唯一没有倒下的沙发上,身体靠着椅背呼呼睡去。


L拿起电话拨了监控室的号码:“上来帮忙收拾一下房间吧,我们的手铐在一起,不太方便。”


他的眼睛扫了一眼不堪入目的房间,补了一句:“我觉得你们几个全都上来收拾比较好,抱歉,麻烦了。”


夜神月用没有被手铐铐起来的手抹掉嘴角的血迹,竟然被气笑了:“龙崎,你就这么讨厌我啊?”


“什么。”L的反应呆呆的。


 


夜神月看着他,一本正经地说:“我,不是那个杀人犯基拉。”


言下之意不这么讨厌我也没关系的。


 


L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会儿,别过视线,揉了揉自己肿起来的脸:“也不是很讨厌。”


夜神月一脸无奈的笑,指了指自己开了口的嘴唇:“都这样了还不讨厌啊,龙崎,我都破相了诶。”


 


他的语气轻松,带了些孩子气。L这才想起来这个少年还是个高中生,在日本来说,甚至都不能算成年。


是讨厌吗,高智商、幼稚、不服输,这些方面倒是跟他出奇的像。


L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针孔摄像头,盯了一会儿。这些摄像头的摆放位置都是他指定的,几乎无微不至,虽然现在监控室里的人都已经朝着弥海砂的房间里来了,但是监控录像还是可以随时调出来查看的。


不过,算了吧。


 


他没再多想,微微偏过头去,身体前倾,在坐在自己身边的夜神月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夜神月蓦地睁大双眼,反射性地用右手捂住左脸,扭头惊愕地看着L。


男人的眼窝处是深深的黑眼圈,黑瞳有些死鱼眼,嘴巴的线条一点弯起的弧度都没有。他看着夜神月,轻描淡写地说道:“日本小鬼大概不知道,外国人用这种方式道歉。”


“我只知道外国人用这种方式打招呼。”


“都差不多。”L咬着手指,凝视着不远处的门,像是在思考它什么时候会被打开。


 


门果然在二十秒之后被打开了,几位决心逮捕基拉归案而听命于L的警官在进门之后不约而同地屏住了呼吸。


这里真的是,太——乱——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们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就算是恋人关系也不能够让夜神月跟弥海砂住在一起,这是夜神月跟他父亲夜神总一郎两个人的意思,当然,弥海砂大概也不会愿意让L跟着夜神月一起挤到她的床上去吧。


理所当然的,他跟夜神月睡在了一张床上,尽管背靠着背,两人的手还是僵直地放在腰间,最后导致谁也没睡着。


黑暗中,L先开了口:“月君,睡了吗?”


身后的夜神月声音闷闷的:“怎么可能睡得着,我可是被铐着呢。”


说完,夜神月似乎听到了L翻身的声音,于是自己也翻过身来。两人面对面,L的右手和夜神月的左手铐在一起。


“麻烦你忍耐一下了。”L说:“我会尽快得出结论。”


“稍微有点干劲儿了?”


“不,还是没有。”


夜神月看了看自己被铐着的手,另一只手拉着锁链平躺下,叹了口气:“嘛,算了,如果我配合得好的话,排除嫌疑之后你也就不会再怀疑我是基拉了吧?再说这样也能随时协助调查,除了上厕所的时候有点难为情之外,还是挺方便的。”


说完之后他自己都笑了,想到白天两人小解时候的尴尬,还有临睡前一起洗的澡,缓过神来的时候发现L正看着他,因睡眠不足和长期靠咖啡解乏而沉淀下来的黑眼圈即使是在这昏暗光线中依然非常明显。


 


“在想什么?”大概,还在怀疑。他的直觉告诉他就是眼前的这个人,然而种种现实却让他没有一点证据,他因此而沮丧不已。


然而L却开启了另外的话题:“月君,如果你是基拉,拿到了DEATH NOTE之后,会怎么处理呢?”


“不是说了吗,我不会成为基拉。”这是夜神月下意识的回答,然而很快他说完就怔了一下,接着神情困惑地说了另外的话:“不……或许……”


选择的方向不同,注定了会是不一样的道路。


细思极恐。在夜神月被自己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猜测弄得忐忑不安之时,身边的L突然开口:“月君。”


“龙崎?”


“我认为现在的月君跟基拉不一样。杀人犯就是杀人犯,罪大恶极,那种成为神的想法是幼稚的。”L翻身平躺在床上,拉动连系着两人手腕上的锁链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他平视着天花板,说:“我,才是正义的。”


 


字字句句,轻声而有力。


 


他的仪态总是慵懒,但眼神里透着睿智。


夜神月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年龄大概比自己大上一些,但喜爱吃甜食,行为习惯都很怪异,思考的方式也是与众不同。其实是个很有魅力的人。


于是弯起眼睛笑道,嗯,我相信你的正义。


 


那次之后两人的感情好了许多,某个单细胞的笨蛋刑警用开玩笑的口气说“一起睡过了就是不一样啊哈哈”的时候,弥海砂气得跳脚,抱住了夜神月,说月是我的。


L的嘴里含着棒棒糖,被手镣牵动着晃来晃去:“是,是。都是你的,请停下来吧。”


 


那之后又过了不长时间,实际上夜神月大多跟L一起行动——当然也必须如此。暂时扮演着弥海砂经纪人的松田时不时地会来喊他:“月君~我们可爱的小模特MISAMISA想邀请你去她的房间约会——”


MISA是弥海砂的艺名,松田喜欢那样叫,虽然有点肉麻。


正在跟L并排坐在一起进行基拉的调查工作,夜神月头也不回:“不行,现在很忙。”


“好的……”身后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郁闷:“今天已经第三次拒绝了,MISAMISA又要闹起来了,唉。”


然后脚步声远去。


L突然停下手边的动作,去撕巧克力的糖纸。


夜神月看了他一眼:“又没干劲了?”


L没直接回答,而是反问:“把我当挡箭牌吗,月君?”


“哪里,我高兴跟着龙崎。”


“至少比应付不喜欢的女人要高兴多了?”


“别那样说。”他的嘴边是淡淡的笑意:“嗯……她确实有点太狂热了。”


狂热的喜欢着吗。L将巧克力糖塞进嘴里,黑瞳看着他:“你就知道我不狂热吗?”


夜神月愣了愣,从鼻子里发出一个单音节的音,语调上挑,有些不解。


L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缓缓凑近他,指着自己说:“你的女朋友可是说我有那种倾向。”


 


有些恶作剧的意味。


 


“你有吗?”夜神月注视着他,没有躲闪。


L闻言静了一下,挪到自己原来的位置,食指轻轻挠了挠自己的脸:“其实我的意思是,你应该对她更好一点,想办法得到更多有利的情报,你也早点自由。”


其实仔细想想也能够理解的吧。跟一个大男人铐在一起,吃住都在一起,二十四小时看着对方的脸——无论对方的长相如何俊美,仔细想想还是会觉得很恶心的啊。


 


夜神月笑得很无奈:“我不是说过不会利用女人的那种心情么。”


再者说。他抬了抬手,示意他手上的手铐。两人束缚在一起,这个可是你的主意啊。


 


虽然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还总是研究基拉的案件,但很偶尔的,也会聊起天来。


是什么时候变得更加暧昧的,具体已经记不清了。也许是死里逃生的那一次,也许是更靠前的时候。总之就是自然而然的发生了,在这两人之间,早已发觉,谁也没有说出来,谁也没有拒绝。


一个是世界第一的大侦探,另外一个是屈指可数的天才高中生,两人虽然相差十岁,同时卷进这起连续的离奇事件,就都可以说是,随时会失去未来的人,在默默无言中仿佛达成了共识,珍惜当下,哪怕下一刻就会死去。


但还是无法接受吧,当L面无表情的说出“果然,夜神非常厉害,比我有能力也说不定”的时候,像交代遗言一样,L用幽黑的眼瞳看着他,慢声问道:“我死后,你能继承‘L’这个名字吗?”


夜神月诧异地看着他,私下里叫他“月君”的时候很多,特别用姓氏尊称的时候却很少。却很正式。


——他是认真的。


“你在说什么,龙崎!……”夜神月几乎是立刻脱口而出这句话,然而紧接着他便意识到了。


L是在试探。


他猜透了L的想法,一切。准确无误地说了出来,将L所猜测的那些在他死后基拉会去执行的计划。


嘴角扬起苦涩的笑意。


 


“假如我是真正的基拉,做了将自己的能力短暂地交出去,并在合适的时候收回能力的计划。龙崎认为,如果L死了,我继承了L的名字,会再成为基拉。”


他说出来的话大义凛然,而在一旁参与调查的警察们——那个时候已经因为种种原因不再是警察了,这些曾经担任过警察职务的人无一不面露惊愕之色,有的人甚至没能从夜神月的话里缓过神来。


背对着夜神月的L是两脚踩在椅子上,蜷着身体团抱着膝盖的姿势,听着夜神月将自己的想法全部猜中并说了出来,既震惊,又冷静。


——啊,果然厉害,全部都猜对了。


——不过是月君的话,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猜到吧。


他长久的不说话,于是夜神月便问:“怎么样,现在至少能证明我不是演戏了吧?”


 


“是说如果你是基拉,就不会在将自己身为基拉的计划——即是我现在猜测的这些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来……的意思吗?”


 


——这个人自始至终都是在怀疑自己的!


 


“龙崎!”


夜神月的胸腔被一股难以言喻的怒气占据,他伸手将L所坐的转移转了过来,L有些吃惊,眼睛略微张大,看着将他圈在双臂之间的少年。


 


他的眼神澄澈自然,带着天生的正气:“我会在抓住现在存在的基拉之后,再次成为那种杀人犯,你是这么认为的吗?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人吗?”


被那双总是熊猫眼,但总是充满坚定的精神的眼睛仔仔细细的看着。


然后听到他说:“是这么看的,是这么想的。”


 


L在判断事情的时候像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人,眼神波澜未起,可是语气毅然决然。


于是,再次打起来。


 


这一次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或者是同时,两人都被对方打中了脸,不过被迅速地分开了。两人都冷静了一下,这才重归于好。


说是重归于好其实是不合适的吧,一方对另外一方心存偏见又怎么可能重归于好呢。表面的和平就像潜藏在身体里的病毒,随时可能发作起来。


但是夜神月,他是,真的想要得到那个人的信任。此时此刻。尤其是在其后L通过灵巧的言语陷阱,迫使他在“用父亲的方式逮捕可能有基拉存在的企业头目们 防止再有人被杀害”和“用L的方式抓住基拉 虽有所牺牲 但彻底解决问题”中选择了后者。这是L的狡猾。


 


天气慢慢转凉的时候,换了更加厚的被子,本来是应该两人分别盖两床被子,但L说保险起见还是同盖一床被子为好。


这是担心夜神月背地里做手脚,比如在被子所掩盖的看不见的地方做些什么之类的。他知道的,但是问心无愧的自己当然还是听从了安排。


 


“今天不跟以前一样去通宵调查了吗?”


L点点头:“偶尔也要休息。”


说完,他又偏过头去看躺在身边的夜神月:“还是说你想现在去跟弥约会?我可以的。”


“不是。”夜神月说:“你也该睡了,否则黑眼圈会越来越重吧……” 


“啊那个,已经不可能减轻了哦。”L想揉揉眼,发现右手还跟夜神月铐在一起,于是改用左手揉揉眼,淡声道:“所以想约会就约吧,今天她回屋之前不还邀请你一起睡吗。”


夜神月闻言,脸上一烫:“龙崎!就别开我的玩笑了吧……”


 


但是L很少开这样的玩笑。


他猛地反应过来,压低了声音说:“呐,龙崎。你也发现了吧,海砂那边怪怪的。”


 


L的黑瞳在眼白里移动,看向夜神月:“是这样的。”


“有线索吗?”


“还在想。”


夜神月顿了顿,说:“胜利是属于正义的。”


 


初次较量的时候,在暗地里发誓“一定要赢”、“我才是正义”的基拉和L,终于从僵局进入了白热化。


 


L看着他,用他一贯没有起伏的语调问道:“以前你问过我,是不是讨厌你——之类的问题吧?”


不清楚L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他,夜神月的反应有点愣。


然后,L说话了:“当时说‘也不是很讨厌’,其实是不准确的。当时我在想的是,如果月君不是敌人的话,大概会很欣赏。嗯,也大概会很喜欢。”


他用了“喜欢”这个词。


说完,L闭上了眼睛,呼吸平静均匀。


 


随口就能说出“喜欢”,这也是外国人的习惯吗。


 


接着,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夜神月猛地坐了起来:“喂龙崎,怎么这么突然地说这种话……”


简直就像是临死之前的告白心迹一样。


 


May be I will win, or else I gonna die.


 


L甚至偏头朝夜神月露出罕见的淡淡笑容。


“虽然我认为月君不会死,但如果有什么话还是现在告诉我比较好,因为这也可能是我最后听到的话了。”


“什么意思……基拉没抓到你就想先死吗?”


“只是一个可能性而已。”


夜神月觉得胸腔莫名的震怒。虽然自从卷了进来就不能再说感到轻松,只是现在他们要一起直面死亡,输了就会死,而赢了就可以活着,这样扭曲的世界里,L居然想一个人赴死。


“够了,”他说:“只要有这个手铐,你如果死了,我也只能陪着你一起死。”


“哇哦,好主意。”


夜神月再次平躺下来,听到L的声音从一旁响起:“那么请努力洗清嫌疑,摆脱掉这个手镣,让我一个人去死吧。然后你就可以继承L的名字……”


“龙崎!”他再也受不了了似的拉过链接手铐的锁链,L的手腕出于外力朝他靠了过去,被他吓了一跳的龙崎目光有一瞬间的错愕。


那个人的目光炯炯:“你放心,我很快就会洗清嫌疑。到时候你如果死在基拉的手里,我也只会最后问候你一句‘さようなら’。”


L静了一会儿,然后眨了眨眼:“月君真是喜欢我啊。”


“是啊!”手松开了锁链,夜神月转过身去背对着L躺下:“看在我这么喜欢你的份上,做好了死的觉悟,然后好好活着吧,龙崎。”


 


做好了死的觉悟,然后胜利。


 


那已经是行动前的最后一晚。其实他们知道的,基拉的影响已经深入人们的骨髓,连日本的警方都畏惧起来,原警官们为了逮捕不知是谁、不知在何处的基拉而不得不递交辞呈,为了查找那个自封神明的人的蛛丝马迹,每天每天都睡不着觉。


但是,为了第二天的行动,也要尽快地让自己入睡。


 


夜神月半梦半醒之间,似乎感觉到身后的人正用手指在自己的背上写字。


因为穿着衣服,加上那人的指尖若有若无地点着他的后背,夜神月不敢动作,集中精神地感受着,才发现L在他后背上写的,是L自己的名字。


那一瞬间他的心激荡不安,久久无法平静,连呼吸都险些乱了,也不知L看不看得出来。他紧紧闭着眼睛才得以平复混乱的心跳声。


他想他确实是喜欢L的。


 


但是就像人们经常说的,伟大的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们背负了一般人无法背负的,放弃了一般人无法放弃的。


精神,执着,家人,朋友,爱情。


没有舍就没有得。所以聪明如夜神月,做出了一般人难以做出的抉择。


 


他不是一般人。


他是基拉。


 


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是夜神月重新触摸到那本笔记的时候,一如他曾身为基拉时所计划的一样,一切都照他的计划发展了下去。


那一刻他几乎要被自己脑内盘旋的声音给吞没了。


 


“我是基拉”


“我是正义的”


“新世界”


“L”


“放弃”


“觉悟”


“碍事的都应该除掉”


“L”


“杀死L”


“杀死L”


“杀死L”


“杀死L”


……


 


跟L朝夕相处的时间全被旧的时间所取代。


夜神月恢复了作为基拉的记忆。


 


就像他想的那样,作为基拉的自己在L的眼皮下注定会露出马脚,无论他多么小心。所以他要快一点,在L胜利之前快一点杀掉L以绝后患。


 


L死的那一天,外面在下大雨。


那个时候夜神月已经自由。


地上高度达到二十三层的基拉调查总部,夜神月路过天台,看到L正站在雨里,微仰着头看着天空。雨水打在他苍白的脸上,看起来有些憔悴。


 


他喊起来,龙崎,你在那里做什么?


男人好像隐隐听见了他的声音,视线从天空转移,看向了他,一只手掌支在耳侧,做出一个“听不到”的姿势。


他站在屋檐下又喊了一遍,这一次声音大了一些。


男人还是没听到的样子,再一次做了那个姿势。


 


夜神月只好走近。雨哗啦啦地从头顶浇洒下来,深栗色的头发湿成了一缕一缕贴在额头和颊边,他伸手遮在眉弓,这才没让雨水漫过睫毛滴进眼里。


他说,我没做什么,只是钟声。


夜神月皱了皱眉:“钟声?”


L点点头,在雨中扬起脸来,目光不知道看向哪里:“今天的钟声,好吵。”


“我什么都没听到。”


“是吗?我觉得钟声特别响,让我烦得不行。是哪里传来的,教堂?有结婚仪式吗……”


“说什么呢龙崎,别说无聊的话了。”他有些不耐烦了,可能是因为那个人能听到的东西,他却听不见。


雨越下越大了。也可能是偌大的雨声掩盖了钟声。夜神月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说:“回去吧。”


 


L在这时看向他。


“抱歉,我老是胡说八道。请不要相信我说的话吧。”


 


——他这是,什么意思?


脑子里是有一瞬间提出了这样的疑问。然而眼前的男人温淡的眼神却像是将他隔绝在另外一个世界,两个人都能看到对方,无限地接近对方,可是无法触碰。


 


夜神月长久地嗯了一声,拖着的长腔里意外地带了些任性的骄傲:“是啊,你的话大部分都是胡说八道,如果要逐字逐句地较真,那大概就没有尽头了吧。”


他勾起嘴角挑起一个看起来很温馨的笑容:“龙崎,这一点我是最清楚的。”


 


明明是非常相似的两个人啊,一方的计谋、心思,另外一方都能轻易看透。不断地试探彼此,不断地掩盖彼此,不断地挑衅彼此。


 


眼前的男人好像笑了,虽然笑容没能抵达眼底,但L向来缺乏表情的那张脸上,毫无热情的唇线微微地向上扬起:“说的对呢,月君。不过,我们还是彼此彼此吧。”


L的嘴巴一张一合,夜神月略微错愕,眉心紧紧锁着。


 


——你这一生有说过一句实话吗?


 


*


 


L死的时候比想象中要安静多了,是在要实行最后的计划前的一步,男人躬在椅子上的身体慢慢倾斜,然后就那样倒了下来。


夜神月在那个瘦瘦的身体倒地前冲了上去抱住了他,睁大的眼睛看起来像要流出泪来。


——你就这么死了?


 


二十分钟之前,在天台的遮蔽处,他浑身是湿透拿着毛巾坐在台阶上擦头发时碰见了L。对方明明还说着“对不起,我来帮你擦干吧”什么的,接着在他的面前蹲了下来,拿起他的脚握在手心。


他说别。


L说我学过按摩哦。


他无言以对,说随便你吧。


也只能随便他。


 


其实L的技术并不怎么好,按得他生疼,所谓的学过按摩大概只是信口胡说,就像L之前自己说的。


他说的话大部分都是胡说八道。


 


除了认定“夜神月就是基拉”这件事。


 


L的头发还没完全擦干,发丝上的水滴在他的脚上。夜神月拿过一边的毛巾,抬手擦了擦他的黑发。


“好寂寞。”


L抬头,看了看他。


“我们马上就要告别了。”


 


那句“什么”还在嘴边没有问出口,就看见L突然低头,嘴唇吻在他的脚背。夜神月浑身一个激灵,下意识往后撤了一下,脚踝却被L拉住,于是整个身体都覆了上去。


L的双手撑在他腰际两侧。


“告别前留下点回忆吗,月君。”


“什……”


 


L慢慢伏下头去。


 


*


 


随L一起返回调查室的时候,夜神月想到了恢复记忆之后的一次闲聊,论及抓到基拉的可行性的时候,L问他的意见。


 


他那时候还不确定L有没有重新怀疑他,于是想了想,选择了模棱两可的回答:“我是享受过程的人。”


带着一半安慰色彩的话。


 


L闻言,转了视线,说算了吧,月君。我们都是享受结果的人。


 


夜神月轻轻地笑了。


是的。而他,夜神月,是会为了结果不择手段的人。


 


而就在几分钟之前,欲望被那人纳入口中,发热发硬,愈发膨胀渴求宣泄的时候,他脑子里想的只有一件事:


L,我要杀了你!杀了你!现在就要!


 


然后又想起失去记忆时候的事。


「你放心,我很快就会洗清嫌疑。到时候你如果死在基拉的手里,我也只会最后问候你一句‘さようなら’。」


「月君真是喜欢我啊。」


「是啊!」


 


大概连夜神月自己都没想通。


在某个晚上已经清晰地感受到了L写在自己背上的名字,在愤怒的当刻随时都可以杀掉他,以他的聪明才智,一定会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却为什么没有动手。


 


——你就这么……死了……?


——真是……太……


 


——太好了。


 


他嘴角挑起的弧度简直令人绝望。


但是。


 


——我赢了。


L缓缓闭上眼睛,双眼间隙里少年白皙俊美的容颜一寸寸的消失。


 


那其实是世界上最丑恶的一张脸。


却还要谢谢你肯那样看着我。


 


感谢你最后还把胜利留给我。


 


*


 


“你这一生有说过一句实话吗?”


“有。”


就一次。


 


夜神月抬头看着夜晚无星的天空。


 


雨过之后,天台潮冷,竟然能隐约听到钟声。


 


“吵死了。”


 


*


 


那么,真的……さようなら。



 


==============FIN============== 


 


 


 


[后记]


感谢阅读。


其实私心是L月,但因为没有出现太露骨的R18描写,所以L月L也不错。


这样一篇意识流很强的文,又是原著的结局,很担心是不是真的有人会读到最后。在文力几乎全死的此时此刻,写出了这样的东西我很抱歉,心中想要表达的没有表达出十分之一,好可惜。


这篇文是为即将到来的L的忌日准备的,之所以提前写出来,是因为我很担心到时候没有时间去完成它。越是重要的时候越可能写不出东西呢,但真的喜欢你,L。


至于本文的题目,其实是我乱起的(笑)。感觉月君是就算心疼也会贯彻自己的道路,并且不露于色。


“月君真是喜欢我啊”“是啊”。哪怕是一生只有一次的实话,也想让他亲口对你说。


你死之后,他把胜利留给了你,把孤独留给了他自己。


算是惩罚啦。原谅他吧,L。


 


以上。

评论
热度(452)

© 三知更半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