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知更半夜

无产,爱看看搬搬,恕余愚钝,请多担当
华武\楚留香手游\刀劍亂舞\逆轉裁判\APH\欧美圈

[刀剑乱舞]你所不知道的

重弦@想休息:

*一期一振×女审神者


*文笔喂狗,OOC,有私设,不喜勿入




(一)


 


从便利店出来时,外面已经下起了雨。


 


一期撑开伞,走进了细雨里,雨滴打在伞上发出细微的声音,眉心不着痕迹的皱了下,他依旧不喜欢下雨的天气。


 


衣袋里手机震了起来,摸出来看到公司后辈发来的简讯,问他有没有带伞,如果没带就去给他送。低着头走在伞下的一期滑动了屏幕,再下面是另外一个后辈发来的感谢,谢他帮忙搞定了那份方案,并询问他明天有没有空,一起来吃个饭。


 


到达公寓楼下,他将伞收起来,回复的简讯再次发来。他按下电梯按钮,趁着等电梯的空档回复了简讯,拒绝了后辈的好意。


 


如往常一样,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昏暗的屋子亮起了光,一期将伞收置好,拎着便利袋进了厨房。再出去将衣服换下,理好了衬衫的领口,一边按上电热水壶的开关,一边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电视里正播放着一段男女主被迫离别的戏码,俩人紧紧相拥,十指相扣,最后女主转身离开,走的坚决,镜头再一转,是女主哭得泣不成声的样子。


 


他端着一杯热水坐在沙发上,颇觉无趣,拿着遥控按了几个台,停在了新闻上。


 


喝了几口热水,电视里说了些什么,他也没听进去几个字。搁下杯子,径直走向厨房,准备起了晚饭。


 


一切如往常一样。


 


来到东京的第四年,成为一家公司的职员,寻找着她的气息,然后在每天寂静的夜晚中穿梭于各个街道,回忆着她的点滴。


 


(二)


 


“哇哦前辈,听说小百合向你告白了。”宇多田捧着杯咖啡,神秘兮兮的问着。


 


一期站在档案架前翻看着上次的文件,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宇多田瞪大眼睛看着他,被他这平平淡淡的反应吓了一跳,“前辈,那可是小百合啊,公司多少男性心目中的女神!”


 


翻看文件的男人抬起头来,蜜色的眼眸中情绪平稳但也温和,唇角的弧度恰到好处,“宇多田,公司里不要谈论这种事情。”他把文件夹合上,“上次交给你的任务做好了吗。”


 


“诶。”突然提及工作,宇多田神色有些垮,“虽然有点困难,不过我在做就是了。”


 


“这次的任务对你很重要,你也是知道的。”一期微笑着转过身,小百合的视线在触碰到他的时候脸色迅速红了起来,然后又低下头翻着手下的文件。


 


宇多田心疼女神,一期前辈对她毫不感兴趣。他进入这家公司一年,前前后后听多不少他的事情,长的好看的男人又有才华,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社长多次想晋升他,但他全都拒绝了,所以一直待在这个不大不小的职位上。


 


确实是屈才了,凭借那样出众的长相与才华,说会纵横娱乐圈也不为过。所以当宇多田听到他拒绝了许多星探后吃惊的嘴都合不上了。或许在他眼里,一期确实是傻的,明明有机会过上优厚的生活,但他却丝毫不为之所动。


 


午休时,小百合在楼梯口拦住了一期,女孩姣好的脸庞上染着淡淡的红晕,鼓足了勇气邀请他一起用餐。


 


一期没有拒绝她。


 


“可以告诉我吗,为什么拒绝我。”小百合手搁在腿上,紧张的握在一起,“是我有什么地方不好,让你不喜欢吗,前辈说出来的话,我一定会改的……”


 


“你很好。”一期微笑着,神色温和却也落寂,“只是,我有喜欢的人了。”


 


小百合愣了一下,而后低下了眼眸,唇角扯开的弧度带了苦涩,“是这样吗……和我猜的不差呢。”


 


“对不起。”一期也低下了眼睛。


 


“哪里。”小百合抬起脸来,刚刚再次经历过失恋的女孩脸上笑意款款,带着一如既往的甜美笑容,妄想将其中的酸楚痛处藏于心底,可发红的眼角毫不留情的揭露了她的伤痕。“谢谢前辈能对我说实话。”


 


“你们现在是在交往吗,还是准备结婚了。”


 


“都不是。我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


 


她怔住,眨了眨眼,一期像是回想起了什么似得,露出了很怀念的神色,“我来东京,就是为了找她的。”


 


小百合稍微捏紧了些杯子,“那现在有她的线索吗……”


 


一期摇了摇头,小百合吸了口气,又问:“她叫什么名字,前辈有她的照片吗,有的话可以给我看下吗,我和我朋友会见过也说不定。”她没有怀疑这是一期在编造瞎话骗她,对面的男人脸上噙着温和的笑,但那股寂寥痛苦的心绪掩饰的再好,她也一眼就可以看出。


 


毕竟,我们感同身受。


 


“没有名字。”他说,视线移到窗外,“也没有照片。”


 


没有留下姓名的审神者再离开了那座本丸之后,从此她存在的痕迹就被消抹了,照片一处空出的位置,是她曾存在过的证明。


 


小百合用勺子搅动了下杯里的咖啡,沉默片刻,“前辈要一直找下去吗。”


 


“是。”一期点头,那般温暖的笑容,看在她眼里只觉得心脏被针狠狠的戳了下。


 


如今正是春寒料峭的时节,小百合出了店门,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似乎又要下雨。清冷的空气中飘浮着淡淡的清香,眼睛放到对街,花店的花是不是比平时多了,颜色也比平时齐全了许多?


 


下班后去买一些送给自己吧,祝她失恋快乐。


 


女孩笑着,回头望了眼出了店门的一期。


 


(三)


 


“看你平时自己一个人太无聊了,这只猫送你了。”鹤丸把一只白色小奶猫塞到他怀里,“要好好养呀,这可是我家小白的孩子,我第一个就给你送来了。”


 


一期抱着猫,看着对面坐着的男人,鹤丸回头交代了女儿一句不要跑太远,有着和鹤丸相同发色和眼眸的小女孩满口答应着,和小朋友玩起了捉迷藏。


 


“有她的消息吗?”重新将视线放回来的鹤丸问他,服务员端来了两杯柠檬水,一期笑着摇摇头,抚摸着怀里的小猫,“没有,到处都感觉不到她的气息。”


 


“哎。”他叹气,靠在椅背上,“怎么就非在东京呢,她说不定已经不在东京了呢。”


 


“不,她在东京。”一期说这话的时候,神色坚定。鹤丸看了他一眼,也没问为什么,“可你这样一直找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家太太虽也在帮忙,但几率太小了。”


 


在那个时候,鹤丸和他现在的太太也就是那时候的审神者,是住在少女隔壁的邻居。如今,邻家鹤丸与审神者已结婚四年,有一个三岁的女儿。而他,还在一直寻找着离开了本丸的少女。


 


“总会有一天遇见的。”一期坚信。不管多久,十年也好,二十年也罢,总会有相遇的一天。


 


鹤丸还有句话没说,见到了又能怎样,她离开了这么久,你怎知对方在等着你?


 


一期夜里久违的做了梦,从大阪城的火到本丸的生活,再到少女哭到泣不成声,声嘶力竭。


 


“我碰不到你!碰不到你啊!!”


 


“我们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你知道吗!”


 


“不可能的……不可能在一起的……”


 


她站在那里,那么近的距离,只要他一伸手就可以把她搂在怀里。可他并没有,想要迈出的步子和抬起来的手,没有动弹一分。


 


“我已经向政府申请了离职。”这句话她说的平淡极了,“我已经二十四了,没有过多的精力再照看这里。现世那里我有我应该认真面对的生活,这里……终究有一天会离开,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不过是早晚的问题,她选择了早,选择了回归现世。


 


一期被压得透不过气来,皱着眉头从梦里醒过来,天色已经泛了白,他一睁眼就看见了趴在自己胸前的白猫。


 


喵喵叫着。


 


他的手搁在它身上,轻轻抚摸着,抱着它下了床,拿了鹤丸给他的猫粮,用热水泡了喂给了它。一期侧身靠在墙上,就着那点白光看着它吃饭,回忆着那个梦,也感觉不到疼痛了。


 


如今,可以如常面对了。


 


他的手抚上心口,吸了口气,冰冷的空气进入口腔,连心脏都觉得凉了起来。现在的他,有了人类的样子了吗?同样跳动的这颗心脏,与其他人是一样的吗。


 


眼睛落到放置在刀架上的本体,和一则摆放的全本丸的合影。手指落到照片上,弯起了唇角,从大家的脸上一一看过,手指描绘着粟田口的每一个人,最后停留在了中间空缺的位置上,那原本的审神者的位置,而今,那地方空白一片,只有搁在她脚边的花束依旧明艳。


 


 


 


她离开本丸那天,恰逢下雨,他从此就不喜下雨天。


 


烛台切说他没有勇气,他反驳不了。如果那时他的身体动了,将她抱住了,现在的他会不会就不会自己一个人。


 


时光不会倒流,每个人都回不到过去。


 


在她离开两个月后,政府下达文件,允许付丧神与审神者结合,确认关系的付丧神可以跟随审神者回归现世,但无法跟随的付丧神将变回本体,等待下一个不安定的时间到来,这个时间可能会是两百年五百年更甚是千年。


 


一期一振就是在那时作为一个特殊存在离开了本丸。这是他的弟弟们,和同僚们为他争取来的机会,但他依旧是付丧神,没有赋予真正的人类身体。


 


找不到会怎么样。


 


百年之后,身形消失。


 


好,我有百年的时间去寻她。


 


一期将猫安顿好,放好了猫粮,打开房门,开始了今天的一天。


 


(四)


 


下班之后,宇多田拦住了他,邀请他一起参加个联谊会。


 


他本是拒绝的,宇多田双手合十说他无论如何都要过去,他们那里少了一个人,请他帮忙补上位置。找谁都可以吧,不不不一定要前辈你,有前辈在的话女孩子们也会高兴的。


 


一期笑着,还是拧不过他,宇多田就差跪下来抱他大腿了。


 


不过就是走个过场,到了之后还是我们来应付,前辈就坐着吃吃东西喝喝饮料就好了,如果和谁对了眼,就谈一谈,说不定还能有个女朋友呢是不是。


 


小百合看见了让他不要难为前辈,一期冲她安抚一笑,没关系,看你这么卖力的份上给你个面子就是了。


 


宇多田欢呼,对着小百合做了个胜利的手势,推着一期的背就走了。


 


一期在中途离开了,站在外面他抬头看了眼天空,星空璀璨,美丽极了。街上行人来往,他带上口罩,迈开步子,融入了人群中。


 


他努力的让自己活起来像个人类,但却始终觉得自己与东京格格不入。


 


他站在街口,灯火通明,看着往来的人群,衣着鲜艳的,行色匆匆的,缓慢踱步的,与朋友说说笑笑的,牵着孩子的,每一个每一个都是那般鲜活明朗的生命。尚还寒冷的空气中,吹过的风都带着一袭凉意,透过衣料钻入他的身体,冷到了骨子里。


 


“如果我有一天跑出了本丸,你记得来东京找我。”


 


“可是东京那么大,我怎么会找到主殿呢。”


 


“你笨啊,找不到就喊我名字……啊可你不知道我名字诶,那就喊主殿,我听见了就会出来了。”


 


“如果喊了我还没有出来,那你就记住我的脸,记住我的眼睛我的鼻子我的嘴,到时候你就会一眼就看见我了。”


 


“主殿……”口罩下的唇微微阖动,一期有些恍惚,似乎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看到了那张他再熟悉不过的脸,回过神的时候,身边有人一脸嫌弃的绕过他。


 


“神经病吧,看着长的不错,没想到脑子有问题。”微胖的女人挽着男人的手逐渐远去。


 


一期讪讪的把抬起的手搁下,身边人来去匆匆,在意的看他几眼,不在意的头也不转的走着。街口那家拉面馆前的小妹往他这边看着,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同学拉着她走,她还一个劲的往他这边回头,人太多了,逐渐也就看不见了。


 


过了没多久,刚才那个妹子朝他这里跑了过来,穿过来往的人群,递给了他一张卡劵。“人生在世难免会遇到困难,我看你是失恋了吧,男人嘛别这样,要学会放下,拿得起放得下才行。你长的也不差,带着口罩也看出来你长的好看,以后再找什么女朋友没有。这个算我请你的一顿拉面,那边的拉面馆子不错的,去尝尝吧。”


 


女孩絮絮叨叨冲着他说了一堆,最后挥挥手一路小跑回到了街口那边,她的同伴热络的攀住她的肩搂住她的腰,女孩子们说说笑笑的就离开了。


 


一期看着手里的卡劵,抬起头来想去追,女孩早就没了人影。


 


他有些哭笑不得,终是迈开了脚离开了他站了许久的位置,去了那家拉面馆。


没人在意方才这里发生了什么,有什么人在这里驻足了多久,城市的脚步永远不会因为谁停下来。


 


 


回到公寓的时候,小猫已经吃干净了碗里的猫粮,看见他回来,喵喵的蹭到他脚边。一期抱起来它,倒了猫粮泡软,小猫迫不及待的吃起来,看起来是饿坏了。


 


出去了一天,他都忘记了家里多了只猫的事情。


 


他蹲下,摸了摸它,“对不起呀,饿坏了吧。”


 


看了片刻,又说:“我可能不能养你了……”


 


空了一天的屋子,没有人,空虚寂寞,你这么小,害怕了没有,又饿了这么久。一期不忍心留他,他不能保证自己可以照顾好它。


 


就犹如四年之前的摊牌,他亦是如此,身为刀剑付丧神的他,如何与一个人类长久的生活下去。他无法给她安定的保障,她的世界从来都不是属于那边的。


 


做不到,那就忍痛放手吧。


 


这是他的漂亮话。


 


烛台切说的对,是他缺乏了勇气。


 


四年前如此,四年后亦是如此。


 


“如你所见,我工作太忙,不能照顾好它。”一期把猫重新给了鹤丸,鹤丸叹气,“好吧我先给你养着,等大了再给你。”


 


他很想问他是不是没听懂他在说什么,鹤丸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世间,他不用刻意去模仿人类,“我还要去接女儿下幼稚园、还要买菜,就先走了啊。”他打开车门把猫放进去,然后直起腰来看他,“你放心我一定把它养的白白胖胖的给你送过来。”


 


“真的不用了。”一期无奈。


 


鹤丸摆摆手,已经钻进了车里,启动了车子。


 


(五)


 


春末夏初的时节,街上的女孩子也换上了稍薄的夏装。对面水果店的阿姨冲他招手,他回以微笑。


 


诶那个小伙子不错的,你家女儿不也到了嫁人的年纪了。


 


他听见不远处传来的谈话声。


 


是不错啊年轻有为,可是我家女儿被他拒绝过了。


 


声音逐渐远去,一期的眼睛停在了那朵闯出栅栏盛开的花上,橘黄色的花朵,煞是惹眼。栅栏里面的还只是花骨朵,而这朵却冲破了阻拦,率先开出了美丽的花。清晨的空气清新,蕴含了若有若无的甜味,从店里买了两个肉包,一如以前那般踏上了去往公司的地铁。


 


公司里又退休了一位,进来了俩位小哥哥和一个小姐姐,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呢,听说有一个还分配在了宇多田那边。刚踏进工作室,里面就开始了新一天的八卦,从公司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到娱乐明星再到番剧,公司的人总有聊不完的话题,泡上一杯咖啡或是奶茶,从八卦中抽身,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诶诶听说了没有宇多田向小百合告白了。


 


闲暇的时间,同事们的恋情也是一个好谈资。


 


听说了,好像是成功了,要交往了呢。


 


已经有了俩个孩子的大姐姐笑得欣慰。


 


没想到宇多田那小子还蛮厉害,小百合都攻下了。


 


一期端着红茶从她们身边过去,俩人都开始转移话题说了别的。宇多田已经从这里转到了别的部门,小百合也晋升了,所有人的步伐都没有停下来过,唯一停下来的,只有他一期一振。


 


 


 


他的心中一直存在着一个妄想,妄想在某处某地,遇见他最爱的那个女孩。


 


遇见后说什么呢,对不起没有想好呢。


 


自己搞不好会哭出来也说不定。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眼前的女孩容貌一如以往,记忆掀开了更加深远的口子,从她初到本丸十一二岁站在桌上学着电视里的歌手拿着玉米装作话筒唱歌,再到她害羞的把御守塞他怀里说着你可不能出事……最后的最后,停留在了她离开本丸时的背影。


 


一期目光呆滞,眼前的人微微笑着,没有丝毫不耐。


 


说不出话,蜜色的眸子中盛满了相遇的喜悦,“你……主……”


 


“怎么了,这人谁啊。”突然有人从后面揽住她的腰,神色复杂的看着一脸呆滞的一期,“你朋友?”


 


“不是呀,可能是迷路的人吧。”她笑着,亲昵的挽住男人的手,又问一期,“你遇到困难了吗,刚来东京不认得路吗。”


 


怎么会不认得,东京的大街小巷我都已经踏遍了。


 


男人眉头皱的更深,看一期的眼神愈加奇怪,那人眼睛深沉的爱意和情意,他怎么会看不懂。他拉着她离开,按住她的头不让她回头,“快走,这人好奇怪。”


 


一期在后面看着他们,唇角突地扯了扯,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何表情。忘记了啊,你的记忆里已经没有我、没有那个世界的存在了。


 


男人愤愤的咂嘴,让她不要和陌生人搭话都是孩子妈了怎么还和小孩一样刚才那人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


 


“诶你怎么哭了。”他低下头,“我说话说重了吗。”


 


她呆愣的抬抬头,看着一脸慌张的男人,抬手摸了摸脸,“是呀……我怎么哭了。”哽咽着,指尖的泪水太凉了,“我为什么要哭呢。”


 


转头望去,原先那地方,已经空空如也。


 


【终】




终究有一天会回归现实,随着时间的推移或许还会忘记曾经爱过的男人的模样,但爱你如命的男人永远不会忘记你




哈哈……




不要因为这篇就抛弃我啊hhhh

评论
热度(191)

© 三知更半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