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知更半夜

无产,爱看看搬搬,恕余愚钝,请多担当
华武\楚留香手游\刀劍亂舞\逆轉裁判\APH\欧美圈

【DH】Out In Blue

已经被肉之外的世界观吸引了……不过真的很棒

桃李不言:

炖了个千把字的肉居然铺了差不多一万字的垫.....摔不死你。


可我只是想写写Draco苏气满满的时刻哦




【tips】


回忆是加粗的。


 


-------------------------


 


SomeHow,the story goes


You've been followed by ghosts.


 


          《Days and Moons》_bgm


 


------------------------


 




1


 


 


"您好,夫人,请问Harry Potter今天来过这里吗?"


 


Harry躺在床上,试着让双眼聚焦一只刚刚从天花板爬过的黑色蜘蛛。当听见那个问句时他翻翻眼睛。第十七次。他在心里的那块计数墙上再次狠狠划下一笔。


 


"他什么时候才能放弃呢?"Ginny坐在地板上,怀里抱着他们养的苏格兰大狗埃罗尔。作为一条年级不轻的牧羊犬,它大部分的时间里都很安静。Ginny替它捉出了一只甲虫,圆亮的小昆虫在它的鼻子前打转,然而它几乎毫无兴趣。


 


Ginny悲哀地望着它,"我想它要死了。"她轻轻抚摸着它灰白色的长毛。


 


Harry很庆幸Weasley夫人重重的关门声让他从这片尖叫的沉默中解放了出来,那个年轻人走了,Harry从床垫上跃了起来,当他跑出房间时看见Ron抱着手臂半靠在墙上。


 


他看上去有点不高兴,"你应该安慰他的,Ginny一直很害怕埃罗尔会死。"


 


Harry眨眨眼,忍住了反驳脱口而出的冲动。大部分Ron不是如此无理取闹的人,好吧,他只是在他的小妹妹的事情上容易过激——而那往往意味着盲目。


 


他无言地越过Ron,走向Weasley家的马厩。在那里他有一个专属于他的漂亮的女孩——一只纯白色的阿拉伯马,昂贵,美丽,而且骄傲。


 


---


 


"嗨,Hedwig。"Harry伸出手去轻拍白色母马楔形的头部,她聪慧而发光的眼睛友好地望着他。


 


Harry望着那双湿漉漉的琥珀色眼睛,微笑了。他伸手打开了木栅栏,她轻巧地迈动那四条健壮而点缀着浅灰色斑点的腿,先Harry一步跨出了马厩。


 


她总是这样的。自由而随性。不过话说回来,Harry又没有想过要训练她或者别的什么,尽管当她开始奔跑,沼泽上就出现了一阵银灰色的风。


 


当他看见Hedwig长长的白色马鬃消失在了一个小小的山坡后,Harry哼起了口哨,他走过去打开另一扇木栏,一匹深棕色的,高大的雄马正在那后面暴躁地喷着响鼻。


 


他暗暗一笑,然后让这匹生灵得以释放它那天赐的速度,它追着母马的脚步跑过去了。而Harry小心翼翼地绕过那些松动或者泥泞的地方,最终他来到一片被山毛榉和沼泽灌木环绕的黑色湖泊。


 


他在一块岩石下坐下,撑着头,饶有兴致地望着白色和棕色的身影很快地交织在一起,然后再分开。它们亲热地互相磨蹭脖颈,然后放弃了游戏般的竞赛,Hedwig几乎依偎在高大的棕色马儿的身上,而后者庄严地眨着眼,迈着稳健的大步。


 


Harry情不自禁地微笑了。Apollo总是在此时显得格外沉默——它在面对白色母马时几乎是害羞的了。这总是让他想起——


 


他的思维突然断了,像蛛网一样在疼痛的火花中灼烧成灰,最后蜷缩成Harry不再能找到的细小的黑色颗粒。


 


---


 


当男孩发现自己来到一个......呃,事实上它难以言说,几乎是意识的。他只是感到自己包裹在一片金色涂料的海洋中,那颜色带着奇异的双面性,在他的身上游走。


 


它大胆并且柔软如蛇鳗。并且同样危险。但那锋锐处却从未朝向他:至多也只是看见了它反射的白色光芒。与此相反的,那些光洁而柔韧的东西紧紧地拥住了他,把他——把Harry,阻隔在一切伤害和冰冷之外,沼泽地区糟糕的梅雨季节就像从未来过。


 


他只是静静地感受那些抚慰,然后睡去。


 


---


 


Harry从半梦半醒中惊醒,意识到无论是Hedwig还是Apollo都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前者立刻抬起了头望着他,而后者......


 


Harry眨眨眼,意识到那还有另一个人,他正在轻轻拍打着雄马的脖子。Apollo看上去相当享受这个——远比当Harry这么做时表现出的要惬意得多。


 


他感到了细微的受伤,而与此同时,好奇。


 


不需要他发出更多的声音了,那人先一步朝他望了过来。"Harry?"他就像召呼一个老朋友那样亲密地问。


 


Harry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你是谁"了,但礼貌让他微笑着,走过去。微笑,然后试图不露痕迹地把Apollo牵走。但雄马相当不领情地躲开了他的手,准确地说,它生气地打了个响鼻。


 


Harry迅速缩回手,但男人似笑非笑的眼神已经捕捉到了它。然后他嗤笑了一声。Harry感到自己的脸涨红了。


 


"你总是失败的。"男人说。


 


"Well,也许你该对你没看见的东西停止妄下断言。"Harry回嘴,他硬从男人的手下拉走了棕色雄马,Hedwig迎回了她的丈夫,而Harry持续怒视那个男人。


 


但出乎他意料的,男人猛烈地大笑起来,他几乎笑弯了腰,"Yeap,Harry。"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这很好,看见你......"他随意地做了个手势,"不管怎样,你还是那个样子。"


 


"我不记得我见过你。"Harry皱着眉说。他有点搞不懂男人的情绪化。那是诡异级别的。而且他发现他不能阻止自己好奇地打量这个陌生男人——从那张还挂着些微笑容的脸开始。


 


*** ***


 


"笨蛋。"金发男孩戏剧化地挑起一根眉毛,嘲弄地说,而黑发的男孩毫不犹豫地用白眼和瞪视回应了他。


 


"闭嘴然后滚开,Malfoy"


 


Draco耸耸肩,闭上嘴,但并不打算离开,他观察着男孩小心翼翼地靠近那匹烈性的幼马。也许他靠近的动作勉勉强强值个及格。他在心里默默地说,不管怎样,这是看在我肯定能做得更好的份上。


 


他思考了一会,然后对着那个再次被幼马的脾气逼退的男孩的背影露出一个恶意的笑容。


 


他伸手把男孩拉到一边,"你的应对方式太软弱了,Potter,这只是让它觉得你是一个只会朝它妥协的无用的软蛋。"然后他果决地朝着那匹年轻的棕色阿拉伯马走了过去。


 


当他的手抓住缰绳和它长而野蛮的黑鬃后,他允许自己小小地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但幼马的反抗让他迅速地集中了注意力。


 


谨慎。决心。毅力。


 


他的教父和父亲的声音在他耳边低旋。


 


Draco让自己紧紧地贴着那剧烈弹动的雄马的脊梁,直到它逐渐变得缓和而顺从。Draco明白这是由于疲倦和焦渴正在消磨这匹生物仅剩不多的尊严和忍耐。他再次露齿一笑——对着Potter


 


然后他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它几乎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当Draco把水和一个糖块递给它时,它几乎是立刻感激万分地接受了,湿漉漉的温热舌头立刻降临在了Draco的掌心。


 


他朝Potter那头看了一眼,那个绿眼睛的家伙正顶着一头疯狂鸟窝般的头发目瞪口呆地望着他。现在他的心情足以称为上佳。


 


*** ***


 


男人眨眨眼,笑容迅速地退却了。"Okay,我预料过这个的。但真是......多谢了。"他咕哝着类似"万事通"之类的话,而Harry皱紧了眉。


 


 


------


 


"所以那怎么样?"Ron问。他坐在床上,紧紧裹着一条暗红色的毯子,瑟瑟发抖但热切不已。


 


Harry仔细地咀嚼着他口腔和气管中的味道,最后他诚实地点点头,"不坏。"


 


Ron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长叹,听上去他在努力掩饰自己的......好吧,不赞成。


 


而这只是因为他,Draco Malfoy,是一个陌生人。Harry有些不解地想。


 


 


2


 


 


当Harry来到那,他诧异地发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Malfoy坐在一块墨绿色的岩石上,漫无目的地蹂躏一截干枯的草叶。


 


他在Harry能够出声或者逃走前更快地看见了他,他跳下巨石朝Harry走来。"早上好。"


 


Harry犹豫着是否应该回礼,毕竟他们第一次见面并非友好,但Malfoy看上去并不期待他的回答,他跨过一小块水洼,然后在Harry身边坐了下来。


 


"早上好。"Harry说。然后他想起了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你认识我?"


 


Malfoy露齿一笑,"事实上我们在学校里就有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你的朋友热衷于称呼我'从城堡中拯救被她那可恶迂腐的父亲囚禁的朱丽叶的罗密欧'。"


 


Harry被狠狠地呛到了,"What??"


 


"噢。"Malfoy一脸无辜地说,"我知道这很让人惊奇,阻拦在我们之间的是那么多,足以让五百个泰坦巨人溺毙的海洋横亘在我和你的岸......"


 


"不不不不。"Harry觉得自己几乎在尖叫,"这不可能!"


 


然而Malfoy认真地看着他,Harry感觉空气攫取住了他的呼吸。男孩浅灰色的眼珠中跳动着明亮而热切的火焰,那一瞬间仿佛Harry是整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那就好像这个男孩的全世界就只剩下了他一样。


 


他屏住呼吸,Malfoy紧紧地看着他,然后缓缓地靠近了他,无声地。当男孩湿润的呼吸喷吐到他的脸上时,Harry感觉那双浅粉色的嘴唇也将接踵而至。


 


然而它们迅速地消失了。Harry感到一阵眩晕,当他能控制自己的大脑时他发现Malfoy已经退回了安全距离之外,带着假笑。


 


那是什么?失落感像潮水一样涌上来而他的期待......不。不。不。Harry为自己脑中的想法颤抖了一下。他从来没有期待过!


 


而这时Malfoy终于慢条斯理地开口了,"那是个玩笑。"他说,脸上挂着过分的虚假的惊讶,"你不会真当真了吧?"


 


"我要回去了。"一股羞耻和窘迫的被欺骗感迅速浮了上来,Harry感到他的两颊变红了。


 


他愤怒地抓起他的背包。Hedwig在草地上踌躇。


 


"Comeon,女孩。"Harry低声说,她责备地看了他一眼,但还是允许他牵着缰绳把她领走了。而Malfoy,令人奇怪地,没有发出大笑或者类似嘲弄的声音。相反,他安静得可怕。那就好像那从未有过什么人似的。


 


抑制着回头的欲望(那很容易,因为Harry还在生气),他迅速离开了黑湖和林地。


 


 


3


 


Harry朝窗外看了一眼。倾盆大雨。他只能看见陋居的花园栅栏,再远些的山坡和杉树都被云和烟雾模糊成了不详的深灰色......就像死亡一样朝着这座沼泽边上的孤零零的宅子压来。


 


Weasley一家和Harry都围绕在了火炉边,Harry回头望着正在低低地谈话的红头发们,感到一丝安慰。他们——所有的人,他们的脸上一如既往地洋溢着生命的健康的红色,使得客厅和荒原上几乎成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而当Harry把目光转到Weasley家最小的女孩那时,他看见那头无时无刻不显得奄奄一息的苏格兰狗。他微微皱眉,那条狗是这个家里显得唯一不够充满活力的动物,仿佛这家人的疲倦和病痛都降临在了这个可怜的家伙身上。


 


但随后他眨眨眼,迅速甩开了这个有些不详的念头。这让他感到不安和......脱离。仿佛如果他不能像Weasley一家接受它接受得如此自然的话,他就要被客厅里裹挟燃烧的木头和羊油味的空气给扔进那一片狂风暴雨中。


 


"Harry?"Weasley夫人忽然说,他迅速地从昏沉和胡思乱想中离开。


 


"是的,夫人。"Harry眨眨眼,回应道。


 


"可以麻烦你把那些东西给我们马厩里的客人带去吗?"Weasley夫人问,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她指着桌上的一个小托盘,里面装着一壶茶和一碟烘烤饼干。


 


"客人?"Weasley先生插嘴,"让客人在马厩里呆着可不是什么......"


 


"Arthur,"他的妻子警告般地嘘他,"是他。"


 


Weasley先生沉默了。


 


----


 


当Harry看见那个躺在一堆干草和一只点亮的煤油提灯边的人时,他差点把手中的盘子摔在地上。"Damn!怎么是你?"他嘶嘶地问。


 


Malfoy愉快地朝他闪着眼睛,伸手扯了扯那件白色的衬衫,它们几乎湿透了。"大雨,如你所见。"他挖苦地说,"就算是你也应该知道吧?"


 


"不管怎样,我总算知道那个不受欢迎的客人是谁了。"Harry讽刺道,重重地把盘子放在男人前面。


 


但Malfoy开始饶有兴致地研究那碟饼干。"我发现Molly没有放葡萄干,这说明她因为见到我这个如此尊贵的客人而慌乱不已,甚至丢弃了她多年的坚持。"


 


"胡说八道。"Harry说,"你到底吃不吃?"


 


"Well......如果你坚持这么说,那就是她惶恐的态度已经传递给了你,而你不太好地把那解读为了‘这里有一个急需照顾的五岁男孩’,而不是‘这里坐着一个成熟的二十三岁男性’。当然啦,"Malfoy换了口气继续说,"我不能对你的理解能力抱太大期望......"


 


Harry直直地瞪着他,"我觉得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什么?Weasley家甚至连镜子都不愿意给你吗?亲爱的?"Malfoy惊讶地说,然后敏捷地躲过Harry朝他的脸掷过去的一把干草。


 


"Fuckyou,Malfoy."Harry深吸一口气,“你要知道Weasley夫人不乐意让你踏进她的客厅是有原因的,因为你是个混蛋。”


 


但Malfoy只是无所谓地抛出一个假笑,完全忽略了他的后半句话。


 


"那可真是令我诚惶诚恐,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一个Sex Teacher——"


 


Harry感到自己的脸涨红了,"你tm到底在说什么——"


 


"性。哎呀,莫非你完全没尝过那味道?"Malfoy说,他终于捏起了一块饼干,"不过我觉得这可以理解,"他沉思地盯着那块茶褐色的曲奇,"Weasel和他的哥哥对于你来说口味太糟糕了,而小母鼬,她甚至还没发育呢。不过她还算天真活泼,和她的妈妈一样——"


 


Harry再次抓起一把干草扔过去,这次它精准地落到男人的身上。他看着后者充满怒意地跳起来的样子大笑。


 


"Potter。"由于Malfoy在干草降临之前已经把饼干塞进了嘴里,他的声音听上去模模糊糊的,这让他想要装出威慑的努力悲惨地失败了。Harry笑得更厉害了。


 


"噢,老天。"Malfoy愤懑地吁出一口气,"难以相信,一个恶霸,魔鬼,小独裁者——"


 


"拜托,那只是一些草。"Harry打断他滔滔不绝的描述兼抱怨。


 


"一些草?!"Malfoy吼道,他凑上去给Harry看他的衣服,"不,它夹杂的罪恶远不止它本身!"他拉起他的衬衫下拜,那里有一块可疑的深黑色污渍。


 


"喔。"Harry说,"那可能是灰。"


 


"灰。"Malfoy咬牙切齿地回答,"可我觉得这像马粪,或者它们蹄子上的其它动物的粪便——"


 


他迅速住了嘴,脸上是惊吓的表情。Harry只来得及意识到‘感谢上帝,他终于停了’。而Malfoy已经开始迅速地解开自己的扣子。


 


他吞了口唾沫,看见Malfoy已经把那件衬衫扔到了一旁,这时他站起了身,Harry看见他坐过的那凹陷下去的草堆上有某个黑色的小东西。他探过身把那玩意拿到手,那是一个黑色的盒子,款式......


 


他的手上突然一空,Malfoy抢走了它。


 


"别碰它。"他捏着那个盒子面无表情地说,然后走到原处坐下。


 


"那是什么?"Harry问。Malfoy的手指在那个小盒子上收紧了。他的指尖在细小的黑色绒毛上轻划——他抬起头盯着Harry。他们俩都因为这个动作僵住了,而Malfoy的表情就像是他在挣扎着阻止自己痛揍和亲吻Harry之间。


 


马厩里被沉默淹没了,直到Malfoy轻轻地咳嗽了一声。那个小盒子被他迅速地放进了大衣的一侧口袋。


 


"那是什么?"Harry再次追问,没想获得答案。


 


Malfoy朝着那盏黄铜色的提灯偏过脑袋,金色的刘海散落在他的眼睛旁边,这让他的脸变得有些模糊。Harry眯起了眼睛。


 


"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好奇的Griffin……"他慢吞吞地说,"那是我的婚戒。"


 


 


4


 


 


Harry难以置信地再一次回放Malfoy的话。


 


婚戒。


 


他从来不知道一个词语也能够这么沉重的……不,比起那个,更加让他感到喘不过气的是Malfoy的表情:混合了悲伤和,Well,类似于绝望的情感。以及孤独,他被某个人丢下了。悲伤——当它几乎变成某种晶亮的液体时Harry意识到那戒指属于一个永远不会再回来的人。


 


好吧,可是为什么呢?当Harry让自己去除了那些主观的情感来观察Malfoy时,他必须承认他是一个英俊的男人,而且那些剪裁精致的西装也说明他家道殷实。不可否认他能变得极有魅力,更何况他深爱着那个女孩——Harry已经自动把她想象成了一个有着褐色头发的少女,有灵敏的褐色目光和美丽的脸蛋。


 


他无法想象有什么能让那个女孩抛下这一切,也无法想象到一个比Malfoy更好的归宿了。


 


他是如此深陷于他的思绪,以致没注意到那些渴望炽热的海潮——来自Malfoy的——它们急迫地包裹了他。


 


---


 


*** ***


 


"你把那东西给他看了?"棕发女孩难以置信地问,"天啊,Draco,你真是……"


 


"闭嘴吧,Granger。"Draco疲倦地把自己蜷缩在那块毯子下,炉火和女孩的唠叨都让他昏昏欲睡。"他记得我,"他哑着嗓子说,"如果你看见他那时候的表情……


 


"哦,Draco……"想都不用想那张布满雀斑的脸上已经开始流露出令人厌烦的怜悯和同情,但Draco只是紧紧地闭上眼,"你错了,Granger,他并非什么都不记得。"


 


"可这并不说明……"


 


"下一次是什么时候?"他粗鲁地打断了Granger,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闷在毯子下,那听起来真像叹息。但Draco厌恶这个:表现得软弱。"我要提前留好时间。"


 


"你去得太过频繁了。"Granger说,"下次怎么也要两三个月后了。"


 


Draco顿了顿,"没关系。"他说,然后摆了摆手,彻底地陷入了毯子下,"你该走了。"


 


Granger明显翻了个白眼,"Harry到底是怎么忍受你的?"


 


"我也想问Weasley这个问题。"Draco轻声说。Granger迅速沉默了。然后响起了大力的关门声。


 


*** ***


 


 


5


 


 


"我想它快要死了。"Ginny再次说,她的脸颊湿漉漉的,环抱着膝盖蹲了下去。Harry困倦地揉搓双眼,但Weasley的一大家人似乎都显得精神奕奕。他打了个哈欠,视线投向挂在右侧墙上的大钟,指针显示现在是凌晨三点二十五分,而在三分钟前,这个最小的红头发姑娘几乎跑遍了陋居弄醒了所有的人,因为她突然发现埃罗尔有时开始短暂地中断呼吸。


 


可——Harry知道她很喜欢埃罗尔,但想要挽留这个可怜的忠心的动物几乎是不可能的。


 


‘到底她只是因为你们那一家子都生机勃勃。’那个金发蓝眼的年轻人说过的话在他的脑中浮现了出来,一股轻微的厌恶涌上他的喉咙。但说实话,他并不惊讶那个人近乎无礼的态度。那个自称Draco Malfoy的家伙是一条毒蛇,善于伪装,但Harry就是知道那温和有礼的皮下有一大堆粘糊糊而且滑腻不堪的毒液。


 


婚戒。有一个声音小心提醒他。


 


——那又怎么样。Malfoy并不会因为这个收敛任何有毒的本质。Harry皱着眉反驳。


 


"……它不会。"Ron终于说话了,"说到底这片地方不适合迎接它的死亡,埃罗尔不会喜欢呆在这的。"


 


"它可以选择吗?"Ginny抽噎地问。


 


Harry皱了皱眉,他一直都觉得Weasley家最小的女孩在面对某些事情上未免太过天真了。她是这个大家庭里唯一没有长大过的孩子,仿佛时间把她遗忘了。


 


"它可以。"她红头发的兄长无比认真地回答。


 


Harry再次为Ron的短视叹了口气,Ginny总不可能永远不长大。而当他想要悄悄从客厅溜回他的房间时,他的朋友走过来拉住了他。


 


"谈谈?"红头发Weasley问,但他的表情表明了Harry不能拒绝。


 


---


 


"离那个金头发小子远一点。"当他们到了Ron的房间后,他立刻开门见山地说。


 


"为什么?"Harry倔强地盯着他,"你甚至都没见过他。"


 


Ron长长地叹了口气,伸手抓乱他的头发,"哦,听着,这是我爸说的——我偷听到的,"他吞咽了一口,"Malfoy他……跟我们不是同类。"


 


"不是同类?"Harry问,"因为他不是这里的居民?"


 


"不是那种。"Ron烦躁地说,"就是——"他大声地叹出一口气,"天啊,Harry,他是个鬼魂(ghost),一个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的家伙。"


 


---


 


"鬼魂?怎么可能。"短暂的讶异后Harry逗笑了,"拜托,伙计,你得找个更好的借口。"


 


Ron恼怒地看了他一眼,"我说的是真的!总之他跟我们不一样——你——你最好离他远一点。"


 


Harry耸耸肩,从Ron的床上站起来。"好啦,我尽量吧,你知道不是我主动去找他的。"


 


然而Ron孤疑地望着他,"我很怀疑。"他嘟囔。


 


 


---


 


 


"只是出去走走。"当他解开Hedwig的缰绳时迎着母马怀疑的目光,说。而Apollo对此要显得无谓得多,深棕色的雄马催促着白色母马,Harry跟在它们身后慢慢地踱出马厩。他沿着那条马蹄踩出的小径缓缓爬上山坡,黑湖看起来就像一块小小的水洼,他看不见任何金色的——


 


哦,等等等等。Harry眯着眼睛,但那点明亮的颜色很快消失了,Harry几乎开始怀疑那是阳光在水面的反射。当他又张望了大半天后,他终于放弃地叹了口气。


 


看来他那天触碰到了一个糟糕的伤口。Harry想,然后爬下山坡,朝着黑湖走去。


 


---


 


当Harry看见那个坐在巨石上的身影时他意识到他想错了,那不是什么反光——金发男人就在湖边,Harry朝他走过去,"嗨。"


 


"......嗨。"Malfoy有些迟疑地回答他,Harry迅速地打量了男人的全身。Malfoy整个人都裹在深驼色的大衣中,看上去更加消瘦了些,疲倦像是清晨的浓雾那样在他的眼睛中盘旋。


 


"你去哪了?"Harry问,而Malfoy似乎是有些被吓到了。


 


"我?"他反问,"承蒙你关心——只是出了趟差。"


 


"你不住在这吧?"Harry问。


 


"迟早会的。"Malfoy说。


 


"迟早——等等,你在这有房子?"Harry缓慢地问,"这里除了陋居没有第二个庄园。"


 


"祖宅。"Draco说,"而且你怎么能把陋居叫做庄园?在我看来那顶多叫一个住了人的马厩。不,它甚至都不能称作是一个建筑物。"


 


"那你那天见鬼地呆在哪儿?"Harry翻翻眼睛。


 


"雨蓬。"Malfoy从善如流地回答,"而且是穷人的雨蓬。"


 


 


7


 


"那你会搬过来?"Harry问。


 


"也许吧,但可能不会那么快。"Malfoy缓缓地摇动了一下脑袋,他全神贯注地盯着那片纯黑色的潭水。


 


Harry注意到他的手紧紧地揣在大衣口袋里。


 


婚戒。


 


"是因为那个女孩?"他脱口而出。


 


"女孩?"Malfoy看上去比他还要困惑,"什么女孩......"他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笑了,"见鬼,不是那个。"


 


"啥?"Harry皱着眉问。


 


Malfoy再次笑了,他猛地抓住Harry的手臂,把他拉倒在湿漉漉的草地上。


 


Harry愤怒地跳起来,但Malfoy脸上的笑容近乎......Well,天真。他苍白的手指还留在Harry的手腕上,温暖的魔力缓缓笼罩了他,Harry感到自己正在无措地眨眼。


 


"Malfoy......"他犹豫着开口,但事实上并不知道他想要说什么。


 


"这时候闭嘴就好。"Malfoy懒洋洋地说,他放开了Harry的手。"暂时安静一会吧,Potter。"


 


Harry狠狠地瞪着那张闭上眼睛的脸,然后再是他的手腕,思索着那一股莫名的失落感是从哪里来的。


 


*** ***


 


"Potter?"他感到有人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当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见金发男孩正一脸不赞同地看着他,手里拿着一只冒着热气的杯子。


 


"她会没事的。"Malfoy犹豫了一下,继续说,"只是轻微的韧带炎和少量血斑,仔细处理的话几个月就能好。而且Hedwig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赛马......"


 


"Malfoy,我看上去有那么糟糕?"Harry苦笑了一下,"你居然在安慰我。"


 


Malfoy明显愣了一下,然后缓缓耸了一下肩膀,"你可以理解为......家族礼仪。"


 


"我不该带她到那种地方。"Harry低声说,即使现在回想起那些,他依旧感到全身发凉。那匹母马像一只蝴蝶那样在过暗的山谷中飞翔,然后突然一下......像被打中似的从空中摔落。"谢谢。"他说。


 


Malfoy再次沉默了一会,"我那是被你吓到了。”他小声地哼哼,“鬼知道那时候如果让你自己跑过去会不会也把自己弄到住院。”


 


*** ***


 


"Draco,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Granger朝着他怒吼,"不可能!系统不可能发现不了你制造的‘Hole’,你会被它彻底地排斥在——"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Draco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如果我成功了,我就能破坏它。"Draco说,"我已经厌倦只是看着了。真可笑,"他假笑了一下,"我以为没人比我更胆小了。"


 


*** ***


 


Draco实际上并没有真的睡着,他的大脑依旧在活跃地思考——关于Harry,关于这片荒原,关于他正在制造的‘Hole’。他本来确信他不是一个能够押上一切的赌徒,但这一切都让他感到厌倦,他想打破那个——打破规则——尽管他大部分时间都规规矩矩地活在它们之下。


 


但——


 


Draco睁开一只眼睛,羽毛般的云在玻璃似的天空上慢吞吞地打转。然后他扭头看了看Harry,男孩正在看着两匹厮磨的阿拉伯马,丝毫没有注意到他已经睁开了眼睛。


 


"Harry。"他轻声说,瞬间取得了男孩的注意力。


 


"什么?"男孩朝他俯下身。当Draco的手指爬上他的颈侧时,那双眼睛里流动的翡翠绿色凝固了。


 


滴。


 


 


"Malfoy。"当那个金发男人放开他并重新躺回另一边时Harry疲倦地开口,他还靠在Malfoy的手臂上,透过那他能感觉到这个人明亮的那些,不够柔软但是,他困惑地想,却足够安全。但这是错误的。




"我们这是什么?"他大声问。


 


"我干了你。"Malfoy比往常要慢了一拍地回答,"还需要什么解释吗?"


 


"这就是问题所在!"Harry大声说,而Malfoy奇怪地看着他。


 


"你的婚戒。"Harry怒视着他。尽管他的身体某处正在诚实地说明Harry并不感到多生气。


 


Malfoy发出了低沉的笑声,"你在吃醋?"


 


"没有。"Harry瞪着他。这个人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


 


但Malfoy迅速收敛了笑容,他从Harry的头下抽走了手臂,走到一旁的岩石旁,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了什么东西。Harry扫了一眼,感到自己的胃绞了起来。Malfoy拿着他的婚戒走回Harry身边,然后再次坐下来。


 


"Harry,它是你的。"那个男人这么说,然后打开了盒子,白金色的戒指静静地躺在天鹅绒的软垫上。


 


9


 


Harry猛地从草地上坐起来,他是如此震惊以至于他真正直起腰时痛得几乎要再次倒下去,但Malfoy手疾眼快地拉住了他,然后把戒指递到他面前。


 


"等一下,"Harry感到自己的身体飘在云端,而大脑像泥浆一样混乱不堪,"它……是我的?"见鬼,他发现自己竟然紧张到舌头打结。


 


然而Malfoy并没有露出丝毫的嘲笑,他认真地看着Harry。‘就好像他的世界里只剩下一个人’。Harry摇摇头把这个想法扔到脑后,然而男人的视线像蛇一样缠绕着它。


 


"Harry,你忘记了很多事情。"Malfoy说,"但你忘记的我恰好都记得。"


 


"你要听吗?"


 


Harry感到一阵晕眩,他眼前的男人宛如海妖,低沉的嗓音吐出让他颤栗的词句。他说——你要听吗?


 


Malfoy是一个鬼魂。


‘他不属于我们。’


 


Harry眨眨眼,Ron的话跃进了他的脑海。


 


"你死了。"Harry说,"......你死了吗?"


 


Draco愣了很久,久到Harry感觉他几乎要消散在空气中了,但他最终露出一个更像哭的笑容,"不是我,是你。Harry,你在一年前死了。"


 


 


9


 




"我?"Harry颤抖着问,白雾在他翕动的嘴唇上抖抖索索。他几乎听不清自己的声音了,"......我?"


 


Malfoy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伸手揽过了Harry,"是的,你。"他顿了一下,"于一年前去世的......我的未婚夫。"


 


---


 


"不可能。"Harry说,他仓皇地站了起来,仿佛这片森林正向他逼近——那些摇晃的浓密树荫像是魔鬼的影子。


 


"Harry。"Malfoy的语调中几乎带着恳求了,"听我讲完......我——"


 


"我有事情要告诉你。"Draco在宴会大厅外拉住了匆忙想要逃进花园的黑发男孩,他的手指拢在一个小小的盒子上。他努力保持镇定,但事实上他知道他随时能因为恐惧和兴奋的撕扯崩溃。


 


Harry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停住了脚步。他在Malfoy灰色的眼睛里看见了风暴,以及他在风暴中央的身影:充满痛苦,但那痛苦远比那金发男人身上苏醒的那些要稀少轻薄。


 


他缓慢地点了一下头,让自己顺从地靠近Malfoy的肩膀,然后被一把揽住。


 


"见鬼。"Malfoy低声说,"我——"


 


Harry的脸沐浴在火红色的晚霞中,Draco几乎膜拜地望着这一切。他们亲吻,而当Draco从口袋里拿出戒指时Harry脸上的表情几乎是无价的。


 


Harry感到他的肩膀上传来冰冷的感觉。细小的鼻音在短暂的沉默后消失了。而Malfoy重新开口。


 


"Weasley一家,还有你,都在一年前死了。"他们肌肤相贴,Harry感到了Malfoy的轻微颤抖,"外面是战争——Harry,战争。你们那片地方恰好是轰炸区——"他的手更紧了些。


 


"呃——Harry,事实上,那只是个,well,订婚戒指。"Draco有些不自然地说,Harry紧紧抱住了他,这让他的恐慌消退了大半,而难以置信的轻快正在充盈他。


 


"这时候你应该闭嘴,Malfoy。"Harry的声音闷在他的肩膀上,他瓮声瓮气地说。 




Harry睁大了眼。然后他猛地抬手回抱了男人。


 


"该死的你。"Harry说,"都他妈这时候了才告诉我。"


 


"该死的你。"Harry还在继续说,"你他妈这一点预兆都没有。"


 


禁锢着他的怀抱突然松开了,Draco——是的,当Harry已经想起一切后,他就已经是Draco了。


 


然而Draco只是轻轻地把Harry从他的身上拉下来。


 


"你想起来了?"Draco情不自禁地问。然而奇怪的是,那痛苦依旧正在苏醒,并发出了雪山崩塌般的巨响。


 


"哦,等等,为什么Weasley夫人从不让你进屋?" Harry突然想起这件事。


 


"每当我被拒绝......那是她的方式,她这样告诉我‘Harry过得很好’。我不能和太多死去的人接触,那会伤到我。"依旧痛苦而低沉的声音低喃着,此刻那双灰色的眼睛正饱溢感情地述说这一点。那片无波的灰色冰湖里突然翻腾起水花和涟漪,然后它们变成了感情的巨浪。"Harry,我要走了。"他亲吻着他的头发,"我要走了——当你想起我的时候我就要走了。"


 


Harry感到自己几乎要被那吞噬了。


 


然后他附身吻住了他。他的手指牢牢地握住Harry戴上戒指的那只手。


 


Draco有力而温暖的手拥着他,那力度就像要把Harry摁进他的每一寸皮肤里......Harry感受到男孩那种独有的年轻的气味和呼吸,他想象自己在这样的拥抱中被揉碎了,随着Draco的呼吸跳动在他的血管中。每一下。


 


"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暗哑的声音仿佛曾经在大提琴的琴弦上滑过,然后被一双天才的手将其孕育成熟。


 


"我一直盼着这一天。"他的声音流淌过花园的玫瑰花瓣。


 


Draco放开了他。而当Harry抬起头,他们的视线撞在了一起,而这时Harry发现男人的身影开始变淡。


 


"Draco——"Harry无措地喊道。


 


"结婚戒指呢?"Harry问。


 


然而男人只是沉默地从草地上拿起那个几乎被遗忘的小盒子,拿出里面的戒指,然后把它套在了Harry左手的无名指上。


 


 "如果这是我在这里做的最后一件事。"当他再次亲吻他时Harry听见了痛苦的低喃。


 


"……等我这次回来。"Draco再次轻轻触碰了Harry的嘴唇。


 


男人的吻就像风一样掠过Harry的嘴唇,也像风一样迅速地离去。


 


 


---fin.


 


 


不收刀片。不收。


 


还有这个设定….看看就好不要太当真。


 


【补充世界观设定:死者世界】


 


传说逃出冥界的俄耳浦斯(Orpheus)在那里曾经留下一把他的竖琴,而那在冥界的系统上制造了一个‘Hole’,使得相爱的人在死后仍能见面。但如果死去的人想起他所爱的人,那么除了另外一个人同样死去,否则他们就真的无法见面了。而实际上,被生者不同的灵魂所刺激的死者迟早会想起生者。


 


具有联姻或者家族关系的死者会居住得较近,死者世界分为不同的区域,Harry所在的区域是一片沼泽。死者世界能够完全复制生者生前的生活场景,包括他们的住宅,宠物(死去的宠物也会和主人来到相同的地方,比如Hedwig和埃罗尔)。死者只有从生者或者有血缘关系的人那才能得知他的死亡讯息。


 


大部分死者都会下意识假装自己还活着,比如Weasley一家。Weasley夫妇由于爱人一同死亡所以明白他们已经死亡的事实,但他们的儿女不知道。所以Ron才会认为Draco是鬼魂。






再说一遍不收刀片×



评论
热度(107)

© 三知更半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