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知更半夜

无产,爱看看搬搬,恕余愚钝,请多担当
华武\楚留香手游\刀劍亂舞\逆轉裁判\APH\欧美圈

【秦明X大宝】一首歌的时间(上)

苏麻离青瓷:

又名:论告白的先下手为强


意识流,没有大纲,写到哪算哪,上下两章完结。


秦明和大宝太萌了,然而大半年没有动过笔的我。。。复健太费劲了_(:з」∠)_


主要为秦明视角


警告:狗O私




十月份的尾巴,秋高气爽,刚下完一阵雨的龙番市又迅速回到了烈阳高照的模式,晴的一丝云也没有。


玻璃晴朗,橘子辉煌。


难得最近都没什么案子,之前一直加班加点的几个人都好好的调了个休。林涛不乐意看着秦明窝在家里裁衣裳,于是就特意找自家宝宝请示特批一下午时间,拖着老友出门散心。


龙番市作为全国十佳旅游城市,每年的游客上千万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个城市在艳阳下美丽的无以复加,即使是见识了她背地里的黑暗两位人民警察,此时也不由得在人流攒动的大街上放松的呼出一口气,永远西装革履的秦明眯了眯眼睛,表情是难得的愉悦,神似楼下张大爷脚边太阳底下打哈欠的老黄猫。


林涛正捧着手机一阵纠结,秦明其人,虽然在他本职的法医专业上思维缜密心细如发,是大神级别的人物。然而大神离开了手术刀解剖台之后就只会量体裁衣煮咖啡,与朋友出门闲逛去哪填饱肚子之类的,从来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如果你硬要让他选,那就永远都是千篇一律万年不变的同一家。


秦明说,在没有必要的事情上不需要浪费时间。


那什么是有必要的呢?


林涛耸耸肩,没有什么必要不必要,人生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嘛。


对于这个答案秦法医不置可否,或许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本身对于秦明来说就是没有必要。


“哎?前几天我对象给我推荐了一个网红餐厅,好像是日料,要不要试试?”与其说是征求同伴意见,不如说是自言自语的林涛一手叉腰:“据说价钱也公道。。。。唉这时候宝哥在就好了。”


秦明眼皮一跳,转头看了林涛一眼。


林涛作为刑警队队长,不仅刑事侦查的专业一流,在发掘八卦消息方面也是一把好手。秦明总说林涛这能力是天生的,因为俩人从撒尿和泥招猫逗狗的年纪就开始一起玩儿了,大院儿里的三姑姑吵架了还是四大爷家的猫又趁着天黑作案偷了隔壁筒子楼里晾了半个月的咸鱼板鸭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儿林涛总是能第一时间敏锐察觉,并作为他们老林家晚饭桌上的谈资。林涛的父亲跟秦明的父亲是同事,都是警察。有一回林爹还是在儿子的启发下破了一起大案,从那以后林家上上下下都认定这孩子以后肯定子承父业当个为人民服务的警察,事实是林涛的确以出色的成绩考取了警校并且顺利毕业出来当了一名刑警,这么多年也没给老林丢人。从穿开裆裤的小屁孩长成人模狗样的好男人,林涛那发现八卦和小道消息的灵敏嗅觉半点儿没退化,秦明稍有异动林涛那雷达电线嗖的就竖了起来,他看着面无表情的秦明嘿嘿一笑:“怎么样,难得假期,要不要叫宝哥出来一起溜达溜达?”


又冷又硬的秦法医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平时上班还没溜达够么?”


林涛:“那能一样么,天气这么好,咱们一起吃个饭,吃完了还能去公园消消食儿,或者。。。前天晚上我跟对象去看了最近上的那个电影,美国队长3,宝哥肯定喜欢。“


秦明脚步蓦地一刹,他转身盯着林涛,嘴唇抿的紧紧的,半晌撂下一句:“回去我就把电视砸了。”


林涛满脸的笑都快裂了,他看着秦明愤懑的转头继续朝前走,又大声添了一把柴火:“那我给她打电话了啊——”


秦明顿了一下,脚下倒腾的更快了。


是的,龙番市刑警队法医鉴定科科长秦明秦老师,大龄单身男青年,有房有车有款,三个180全齐活的大神级别人物,在三十二岁的高龄猝不及防玩起了暗恋,而对象还是他入职刚半年的徒弟兼助手,人形警犬,绝对可以堪称是龙番市刑警大队一枝花的李大宝同学。


嘘,这是个秘密,只有秦明和林涛两个人知道。


一开始连秦明自己都没发觉,林涛慧眼如炬洞若观火早就看的清清楚楚,不过作为多年损友,林队长明智的选择了嘴巴上拉锁一个字都不提,在死毒舌自己承认之前,最好谁也别上去拱火,不然到时候秦法医一言不和甩起锅来,那可是漫天都是六月飞雪,看飘到哪个倒霉鬼头上了。


于是等在感情方面反应相当迟钝的秦科长感觉出不对并十分实诚的半夜一点敲开林涛家房门要求情感咨询的时候,刚参加完了一个抓捕行动的林队长要死不活的打了个打哈欠:“你终于发现啦?行吧,我还以为得到过完这个年你才能感觉到呢,不错啊老秦,比大学时候有进步。”


大学时候秦明曾经被一个圆脸马尾辫的师妹写情书告白,被秦明婉拒之后小姑娘也没有气馁,坚持跟着吃了两年食堂。后来秦明都毕了业了林涛觉得这事儿肯定是翻篇儿了,结果有一天还是个刚毕业实习生的秦法医突然用刚摸完尸体还没脱下手套的手拽住林涛的胳膊说了一句,我想吃肉沫茄子盖饭。


肉末茄子是那个师妹以前跟他们吃食堂的时候总吃的一道菜,秦明总是嫌弃茄子软塌塌的从来不碰,这会儿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林涛顿时一口老血。


可惜再吐多少血也没啥用了,那师妹毕业之后被分配到了离龙番市挺远的一个市局做痕检,而秦明的情商又实在低的令人发指,指望他主动不如指望天上下金子,后来时间长了,这份感情也就不了了之了。林涛同情的看着自己发小,拍拍肩膀盖了戳:什么叫注孤生,这就叫注孤生啊同志们。


秦明是向来不在意别人的看法的,他这个人看似高冷又爱装逼,其实只是习惯性远离人群,这么多年来只有一个挚友林涛去过他那冷工业风格的家,穿过他认真设计缝制的西装,见过他冷硬外壳下其实柔软又悲悯的内心。就在他以为人生也就这样了的时候,冷不丁的,从小吃街满是烟火气的人间和杀人烹尸的地狱中间,冒出一个瘦瘦小小却有着无穷能量的李大宝,一步步坚定的走进了他的世界里。


他从来被动,更无法抗拒。太阳出来了,寒冷的雨夜就会被驱逐。有一天晚上,秦明梦见他又回到了儿时长大的警局家属院里,天上淅淅沥沥的下着细如牛毛的太阳雨,他一回头就看见一头卷毛的女孩儿冲着他眯着眼睛笑,露出的牙齿白白的,看着就觉得特别甜,她冲秦明招招手,大声叫他:“老秦!”


他醒过来,床头柜上的手机嗡嗡作响,梦中的女孩儿在他们仨的微信群里元气十足的喊话:“我们楼下刚开张了一家倍儿好吃的煎饼,涛涛你要不要我给你带一个呀?老秦这家伙肯定不吃我就不问了,哼。”


秦明盯着手机屏幕上看早起的林涛立刻与她你来我往的闲扯了起来,最后敲定了林涛加两个鸡蛋的煎饼之后,他慢吞吞的冒出四个字:“我要豆浆。”


“哎呦,秦科长转性啦?不喝内猫屎咖啡啦?”大宝笑嘻嘻的,“大神也有接地气的时候哈。”


他游魂一样的驱车到了局里,坐在办公室两眼发直,手里的文件一个字也没看进去,直到听见大宝的脚步声由远至近,在楼梯的拐角跟李主任打招呼,脚步轻快,像极了一只灵巧的猫,她一脚踏进法医科的办公室,满身毛茸茸的阳光由朦胧变清晰,她把手里的热乎乎的豆浆往秦明桌上一放,搓了搓手:“老秦早啊,我走的可快了,豆浆还热乎着呢。”


她眉眼弯弯,笑的像三月的柳叶。


笑的跟他梦里一样好看。


秦明看着她,轻轻的,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




美好周末的三人组看电影计划终究没有执行。林涛给大宝的消息刚发了一半就接到了一个老同学的电话,说到龙番市出差想找他聚聚。多年未见,他看秦明又的确是不太好意思,便打消了临时助攻的计划,火速订了一家饭馆,拖着秦明找老同学去了。


秦法医克己自守,酒杯沾了沾嘴唇便不再碰了,倒是感性的林涛和比他还感性的老同学两个人喝的酩酊大醉抱头痛哭。秦明头疼的看着两个醉鬼,手上飞快的打了两个电话,林涛的女朋友是个暴脾气,他颇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迷迷糊糊的妻管严林队长,心想这次等林涛酒醒了可有的几个小时搓衣板跪了。正好报了白天的仇。


“老....老秦......”林涛嘴里哼哼唧唧的,好像是要醒了,脑袋却还是跟粘了胶水一样黏在桌子上,他挣扎着动了动,又大叫了一声:“老秦!”


秦明在这酒气冲天的呼唤里想起了某次林涛吐了他一袖子,某次脚下一个哆嗦把俩人都绊倒在地,某次死命搂着他的脖子在大马路上引吭高歌。于是谨慎的把椅子往后挪了挪,决心在林涛家的宝宝来之前都不靠近那一米之内。


林涛对老友无情的决定毫不知情,他哼唧着叫了秦明半天,没有回应也毫不气馁,就在店家也在这催命一样的叫声中忍不住想请他们出去的时候,林涛终于不叫了。


秦明松了口气。


下一秒林涛诈尸一样突然坐了起来,他准确无误的转身扭头,直勾勾的看着秦明,半张脸上还印着桌子上的辙印,表情严肃的像是在审讯室提审犯人:“秦明。”


秦明:嗯。


林涛缓慢的眨眨眼:“喜欢就去追吧,别害怕,也别想那么多,人是群居动物,总有一种关系是不会轻易被打破的。”




有一句话叫做,道理我都懂。


早几年的时候有次秦明跟林涛一起去一个街道派出所取证物,值班室里乱糟糟的充斥着一个女人呜咽的哭声。林涛好奇就多问了一嘴,小民警就比了比窗外的三十层摩天大楼,说刚从顶楼拽下来的,失恋了要寻死。


姑娘家里人通知了还未赶到,派出所经常调节纠纷的大姐熟练的坐下来一句接着一句劝了起来。那姑娘却只是兀自哭的厉害,仿若周遭一切都入不了她的耳,那眼泪成河,把她自己都淹没了。


秦明站在门口扮雕像,等林涛下楼。他的定力和耐力一向很好,在这能哭倒长城的孟姜女抽噎声和大姐时不时尖锐的声音里也泰然自若。期间除了中心从左脚换到了右脚,他连姿势都没有改变。


或许是大姐的劝说有了作用,也或许是那种喋喋不休的架势让姑娘发觉自己想要安静的哭会儿是不大可能了,一直把脑袋埋在胳膊的孟姜女抬起了头,抽抽搭搭的对坐在对面的大姐说:大姐,你说的道理我都懂,可是我就是难受,我真的不想活了。


秦明半阖的眼睑轻轻一颤,他抬眸一眼扫过去,那姑娘身形纤瘦,好像一把风中羸弱的芦苇,长发凌乱的散着,侧颜只露出了一个红彤彤的鼻尖,好像在间接印证她句句肺腑,没有一字谎言。


要好好生活,三餐规律,要早睡早起,勤于锻炼,要感受生活,谈场恋爱,喝醉了酒的林涛几乎是掏着心窝子跟自己说,喜欢就去追,不要害怕。


秦明想这道理谁都明白,我也懂喜欢就去追,没有谁比法医和刑警更能明白人生命的无常。安然到老也不过再有五十年,太长又太短,我怕我爱不够你,又怕你太快厌倦我。


说到底,他就是太怕再次失去了,这种恐惧远大于无法得到,以至于连手也不敢伸出去。


可是这次的诱惑实在是太大,像最甜蜜的糖果,藏在那个名叫大宝的女人露出的笑容里,就在她的唇角,他太想品尝了,有时候梦里也会幻想那种味道。如果只是迈出一步,试一试,就能把太阳永远拥在怀里。


林涛说,总有一种关系是不会轻易被打破的。


他决定试一试。




第二天被宿醉的头疼折磨的奄奄一息的林涛早早的就躲到秦明办公室摊着休息。也是天气冷了犯罪分子也歇了劲儿了。不然就是脑袋顶着电钻也得出行动,秦明正低头认真的在稿纸上写写画画,他是个行动力十足的男人,一旦决定就要立即执行,此时正在一堆网上的约会攻略中艰难分辨其中靠谱易施行的套路,一条一条记了下来。


等到清晨的阳光爬到靠顶朝南的第三个窗子的时候,大宝的脚步声踢踢踏踏的响了起来。秦明的耳朵尖一抖,他攥了攥手指,感觉自己有点紧张。


林涛给大宝发了消息拜托她给自己带醒酒冲剂。这时听到宝爷的动静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蹭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和秦明一起眼巴巴的瞅着办公室大门。


于是等李大宝同学哼着歌摇头晃脑的走进办公室一抬头,就见两个人四只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噗嗤一声就乐了:“老秦早啊。”她笑眯了眼睛冲着办公桌后面端坐的秦明打招呼,然后从自己的背包里摸出一盒冲剂丢给一双狗狗眼的林涛:“涛涛不哭哈,这个冲剂据我朋友说,效果立竿见影,就是,咳,苦了点儿。”


秦明嗯了一声:“那不错,比起鬼来,林涛对苦的接受能力令人感动。”


大宝挑眉:“那跟老鼠比呢?”


秦明:“那还是欠点儿,林涛上辈子大概是一盏灯油,被老鼠磕过。”


在林涛无力的你才被老鼠磕过的反驳中,大宝冲秦明默契递了一个眼神表示日常怼林涛的任务完成,抖着肩膀笑的乐不可支。秦明的目光也放柔了几分。


林涛见两人对视,急着找补回来,他哼哼两声:“那你呢宝哥,今天怎么忽然穿的这么漂亮”他拿眼神在两人中间来回瞟了一趟,“是不是有什么情况啊?”


大宝嗤笑道:“废话,宝哥我哪天不漂亮。


秦明在心里点头,这倒是。


大宝:“不过的确是有情况。”她的神态是一如既往的大方,脸上是满满的喜悦,像是有件什么喜事急于要跟好朋友分享。今天的她的确像是比往常精致了几分,她搽了一个很颜色很鲜亮的唇膏,上衣也从修身的小马甲变成了一件有几分女人味的阔领蝙蝠衫。


秦明的手指不自觉的蜷缩了一下,他定了定神,扬起下巴:“如果不是知道你长期没有性生活。我会以为你是来跟我和林涛分享怀孕喜讯的。”


大宝嘿嘿一乐:“虽不中,亦不远矣。我正式宣布啊,我上周末的相亲行动获得阶段性胜利,脱单成功!哈哈哈哈大宝我再也不用吃林涛强行塞的狗粮啦!怎么样涛涛,以后宝爷说不定可以跟你来一段四人约会,期不期待?“


林涛干笑两声,他有点担心的往秦明那边扫了几眼,感觉这会儿头更疼了。他晃晃悠悠站起来冲大宝硬挤出一个笑:“恭喜恭喜哈。。那什么,我先下去吃药去了,有事...也尽量别叫我哈。”


“啊?这不是有水吗?”大宝不明所以,回头去看秦明,一身西装腰板笔直的秦科长半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并没有感觉到哪里不对的大宝耸耸肩,她抄起桌上的杯子准备给自己冲一杯咖啡提提神,余光瞥见秦明桌上摊着一张写的密密麻麻的稿纸:“老秦你这写什么呢?结案报告没完啊?”


秦明两手一抓一把就将那张纸团做了一团,他抬头,甚至冲大宝露出了一个浅淡的,通常代表他心情很好的微笑:“没什么。去工作吧。”


窗外一声惊雷,下雨了。




TBC...



评论
热度(323)

© 三知更半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