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知更半夜

无产,爱看看搬搬,恕余愚钝,请多担当
华武\楚留香手游\刀劍亂舞\逆轉裁判\APH\欧美圈

【林秦/校园】手术刀与小龙虾

四夕毕:

其实林涛在刚入行的时候,大家都很奇怪,一个搞痕检的怎么一上来就对各类尸体免疫力那么高。林涛表示,那是因为我大学陪老秦上了四年的解剖课啊。


1.0


林涛是别人家的孩子,一米八五阳光灿烂,成绩优异还古道热肠,为人和善且心怀正气,到哪都朋友成群,他还不抢女友。简直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林涛的朋友们如是说到。


秦明是没有家的孩子,咳,这个当然只有他自己知道。身姿笔挺面若冰霜,一米八一自带气场,骨相绝佳带来的精致感反而更添距离。大神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秦明的同学们如是说到。


林涛在见到秦明之前就已经听说过他,毕竟每个学校的第一名,总会引人注目一些,更何况他还很傻的选了个冷门专业。
秦明之前亦对林涛的名字有所耳闻,毕竟国防生年年有,帅成这样的真心不多。


两人住在一栋楼里,一年下来彼此眼熟,到真正有了交集,还是在大一的期末。


如果说,在吐槽自己专业方面,医学院总能保住自己王座的话。
那么法医系,可以捍卫自己的神坛。


复习季对于林涛来说,意味着打球,打球,打球和睡觉。而对于同处一栋楼的法医系的学生来说,则是一场噩梦,嗯....大一的他们还不明白,跟往后的日子比起来,那已经是天堂了,乃义务。


法医系在刚刚结束的英语之后四科联考,基化有化卫法药理,还有一门基础解剖的考察。相比之下,高三都像假期。秦明的室友在连续四天每晚只睡三个小时之后,学霸秦明用鸭掌给他做了两遍软组织分离示范并附赠的白眼,成功的压垮了他的神经。


他神思恍惚的走到阳台上,然后,一头栽倒,半身倾向栏杆外。


秦明离他最近,本能的冲上去一把拽住,然后差点被拽出了阳台。他死死的抓着室友的一只胳膊,然后几乎半个身子就吊在了五楼外。


整个男生宿舍楼瞬间炸开了,包括对面的楼,惊呼声不绝于耳,也惊动了六楼喝着啤酒打dota的林涛。


他顺着动静非常快的往楼下跑,看见法医系的懵了一半,另一半不懵的在帮秦明够人,还有人开始往楼下垫被子。然而都够不到室友的手,秦明人也快完全被拽出去了。


林涛搡开人完全挤进去的时候,就看见秦明人一闪,人就出了阳台。围观群众一片惊呼,身边的人抓了秦明一把,争取了半秒的时间。就在这半秒时间里,林涛抓牢了秦明。


然后他用他这一年练体能练出来的力气,一点一点的,在两栋人的屏息里,咬牙大喊着把两个人,都拽了上来。


功成的一刻人群沸腾,一片欢呼里只有林涛知道,秦明的胳膊应该已经脱臼了,尽管他没有吭声。


那室友是个小胖子,一拉上来就发现人已经是晕的了。大家打电话的打电话,腾空间的腾空间,做急救的做急救。
他坐倒在地,累的直喘,看着秦明惨白的脸,想说哥们你真是条汉子啊,这么半天硬是没松手。还没开口,就看见秦明眉头皱了皱,攥了下自己胸口的衬衫。


“......医务室,快点,心脏...”他看着他,轻轻的说。
秦明也已经好几个晚上没能睡好,刚刚连惊带吓,体力耗空,他感到心脏在瞬间锐痛了一下,然后心跳开始失速。


这是他跟他说的,第一句话。
林涛愣了一秒,反应过来。轻巧而迅速的把人抱起来,在夏日的夜里,一路狂奔。


林涛到医务室的时候,人也累的够呛。一晚上又是惊又是跑,换个人来可能就真不行了。林涛默默感谢了大一一整年的体能拉练。
医务室的校医被吵醒,睡眼朦胧的听他怀里人的心音,瞬间清醒。做了个心电图之后,建议去医院住一晚上,待在这不安全。


林涛点点头,说好。


一夜无事,秦明第二天心律恢复正常。
林涛表示他也不知道自己干什么要陪床,他后来把这个归咎于自己忘了带手机,嗯,好理由。


吊着胳膊的冷面秦明跟脚踩拖鞋的大眼林涛相对而坐,早餐摊上划过一阵无言的风。


林涛微微有些尴尬,他们已经有了过命的交情,这怎么也算是自己人了,可是秦明还是一脸冷漠,仿佛大家还是普通路人。两人的认知差异,让气氛颇为凝结。


最终还是林涛先开口:“那个……你们这复习也不能这么拼啊,这是要猝死的节奏啊。”


秦明想从专业角度跟他解释一下心肌缺血跟猝死还是有一段距离的,自己的情况还不至于,但他忍住了。因为他觉得很可能,他说完林涛也听不懂,于是他说:“嗯。”


孺子可教,林涛想。他露出轻松的笑脸来,牙齿格外的白:“吃什么?包子?油条?你喝甜豆腐脑还是咸豆腐啊?”


秦明闭了闭眼睛,深呼吸:“我不吃这些东西。”他站起身来:“早餐我请。”


于是两个人顶着一身消毒水味儿坐在了星巴克里。


“你这能喝咖啡么,这心脏.....”林涛皱着眉,把自己点的牛奶跟他的咖啡换了。
“抛开剂量谈危害根本是耍流氓。”秦明语调冷静,快速的露出一个假笑来,伸手把两人的杯子换了回来。


林涛看他严肃正经的一张脸,顿生调侃之心。


秦明身上还带着24小时动态心电图的诸多贴片,藏在他妥帖的白色衬衫下,以作观察。林涛从早上就觉得那玩意儿十分好笑,还有点酷,看着好像人肉炸弹似的。于是他伸手把秦明的衬衫一把扯开,看着对方细致裸露的胸口,还有花花绿绿的贴片,坏笑道:“这才是耍流氓~”


男生之间开开玩笑没什么,但是,他主要没想到秦明的衬衫那么不禁扯,扣子崩了三颗。


于是回去的路上,秦明脸黑了一路。


林涛看着这人温润又冷淡的侧面,想——从今往后我们就是兄弟了!
秦明吊着手臂,攥着领口,想——我的解剖考察怎么办,难道要挂科么?


第二天,C大就传遍了法医系同学不堪考试压力跳楼轻生的消息,大家纷纷为法医系的同学们点了个蜡,并且在bbs上百花齐放的大吐自己专业的苦水,很好的疏解了考试季的紧张氛围。
嗯,同学们都很有才华。校长顶着自己的小号偷偷点了个赞,还被人发现了.......


赵大宝从医院醒来,表示,我真没想跳楼啊,我只是想去阳台透透气,然后觉得心脏缺血眼前发黑,就晕了,我真的不是自杀。他一面说着,一面翻开了药理学,继续复习。


林涛与秦明的初遇可谓是一塌糊涂,林涛全程短裤拖鞋,秦明还伤了胳膊。两人基本没能好好的跟彼此说一句话


然而多年之后他们相爱,林涛还是表示——感谢大宝,晕的真好。


tbc.


校园轻松日常吧 因为老秦不脱衣服 搞得我暂时开不出车来OTZ......


因为要把二人放在一个大学 那林涛就不能读警校 为了他以后考警察方便 把他设定为国防生


但是因为书中跟电视剧所涉及的大学内容都非常少 所以私设如山是肯定的了


四门考试全称为:基础化学 有机化学 卫生法学药理学


在下非专业人士  涉及医学专业的问题我尽力查资料不乱说  但不能保证没错误 毕竟术业有专攻


大家 看文愉快

评论
热度(1786)

© 三知更半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