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知更半夜

无产,爱看看搬搬,恕余愚钝,请多担当
华武\楚留香手游\刀劍亂舞\逆轉裁判\APH\欧美圈

【米英】荒诞故事

竹夭:

荒诞故事


*米英,有一点点KQ


***


当亚瑟意识到“阿尔弗雷德是真实存在的”这个事实时,已经是三个小时后了。
他们一人占据了书桌的一边,正襟危坐,面对面地谈话。
“所以,你是说,你……呃——”亚瑟头疼似的揉揉额角。
“没错!”书桌对面那个人对着一脸苦恼的亚瑟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那几乎使亚瑟感到眩晕,“我应该是你创作出来的!”
“所以,呃……”亚瑟艰难地措辞,“这么说来,那个——我是你的父亲?”
“哦……放弃那个倒胃口的称呼,”阿尔弗雷德嘴角笑容不变,“你看起来还没有二十岁。而我比你大多了。”
亚瑟痛苦地捂住脸呻吟一声:“嘿,我已经二十三了!”
“好吧,算我走眼,”阿尔弗雷德毫不在意地耸耸肩,举起手示弱,“那你比我年长一些,或许我可以喊你哥哥。”
“随你的便,伙计……”亚瑟用指节敲了一会儿桌子,“按你的说法,你是我最近正在创作的一部小说的人物,”亚瑟看着他,“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现实生活中?”
阿尔弗雷德眨眨眼睛,说了句俏皮话:“这个问题只有上帝知道。”
就是说,阿尔弗雷德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亚瑟最近在业余时间创作一篇名为《The King》的魔幻小说,讲诉的是异世界扑克大陆上,黑桃之国的少年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青春冒险旅程。他在经历友情、亲情、爱情和一众困苦磨难之后,终于成为黑桃之国的王者的故事。
故事剧情应该是跌宕起伏的,世界观应该是构架宏大的,爱恨情仇也应该是令人心潮澎湃的。哦,为什么是“应该”,那是因为……亚瑟目前为止才写了个开头而已。
嗯哼,你得知道,不是每个英国人都是托●金。


昨天晚上,亚瑟对着手稿修修改改半天,终于简单介绍了故事的背景并且引出了故事的主人公,未来的黑桃王阿尔弗雷德,他给这个小伙子设置了不那么顺遂的童年和积极乐观的性格,身为落魄贵族后裔的阿尔弗雷德一面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一面又在贫穷的生活环境中摸爬滚打。这使得这个小伙子即有贵族式的有礼绅士,又迥异于刻板守旧的上流阶级,有些无伤大雅的机灵滑头。
在故事大纲的设置中,刚刚步入成年将要继承父亲爵位的阿尔弗雷德已经是小有名气的剑术师,在他十八岁的生日当天,阿尔弗雷德将会遇到影响他一生,也会陪伴他一生的,辅佐他登上黑桃国国王宝座的挚友,目前已经崭露头角的魔法师新星——
亚瑟的笔尖在这里停下,他抿唇思索半晌,又写了几句话,终于放下笔。
这个人是谁呢?或者说,应当是谁呢?
故事里的配角和反派的人设几乎全部完成,但是这位对阿尔弗雷德至关重要,也将很大程度上影响故事发展的人物,亚瑟却迟迟未能决定,即使他已经开始下笔,甚至到了必须出场的时刻,那个人在他心目中的形象还是模糊不清的。
那个人必须有着强大的魔法力量,是阿尔弗雷德称王的中流砥柱,同时与过于活泼好动的阿尔弗雷德形成互补,他必须冷静理智,能够精准指出阿尔弗雷德忽视的地方,但也会有一些小缺点,这使得他可以与阿尔弗雷德成为真心朋友。
这些基于“阿尔弗雷德”产生的关于那个人的要求如同海市蜃楼,握不住实体。
如果……亚瑟叹了一口气,如果真的有阿尔弗雷德这个人存在就好了,他是自己构思花费心血最多的人物,所以有这样的妄想。同时他也是最可以帮助自己做出关键的“那个人”的人设的人,如果可以和阿尔弗雷德聊一聊的话,所有困难都会迎刃而解吧?
不过这种事当然是不可能的,亚瑟摇摇头,掩嘴打了个哈欠。
他放下笔,合上手稿,乖乖喝完睡前牛奶,踩着拖鞋摇摇晃晃倒在柔软的床铺上,陷入黑甜梦乡。


…………


“早上好——”
突如其来的高声问好惊碎晨间寂静,亚瑟在床上睁开惺忪睡眼,迷迷糊糊中眼前是一张放大版的帅脸,蓝眸剑眉,嘴角是灿烂笑容。
“唔……”
……是客人吗?
初醒脑袋昏沉的亚瑟迷迷糊糊地想,然而下一秒他便意识到不对。他几乎是下意识警觉起来,手撑在身后想要坐起,却猝不及防撞上了对方的额头。
嘭。撞击的力度不小。
那个人也顺势离开了亚瑟身前,乖乖在床边一张椅子上坐下,脸上是喜悦的灿烂笑容:“嘿你醒了!你能告诉我这是哪儿吗?”
嘶……痛……
亚瑟捂着额头小声吸气打量正在喋喋不休的对方,他看起来十分健谈,行为举止也没有恶意。随着距离的拉远亚瑟得以顺利看到对方的上半身,但这位不速之客的长相与穿着却使得亚瑟在警惕之余多了几分惊讶。


【没落的琼斯子爵府是所有有脸面的贵族小姐夫人都不愿意来的地方,即使下一任爵位继承人小琼斯的成年之日即将到来,破旧的子爵府仍是门可罗雀。
而这位不受贵族姑娘待见的小继承人此刻却并不在府邸,年轻的小伙子脸侧是不知道哪里蹭到的尘痕,嘴里叼着一株野生的酢浆草东摇西晃,城西区是贫民居住的地方,街巷错综复杂,哪怕是住了数十年的老居民也不清楚每条巷子的尽头是什么,而他却仿佛胸有成竹,脚尖挑起一根木枝,反手接住,拐弯行了一段敲开目的地的木门。
随着让人牙酸的木门拉开的“吱呀”声,小琼斯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他的身上是一件浆洗得发毛的亚麻衬衫,一条裤脚有明显针脚改动痕迹的七分裤,一双七成新的小牛皮鞋,如果不是顶着未来子爵这个名头,或许没人想象地出这样一位少年出自糜烂奢华的贵族阶级。


——《The King》】


“……我记得刚刚我还在柔软蓬松又温暖的稻草垛里抱着我心爱的宝贝儿睡觉,”那个人指了指自己背后用粗布包裹的木剑,眨了眨眼睛,“没想到一睁开眼就来到了你这儿,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亚瑟用力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然而这除了使他有些头晕以外并没有使这荒诞的“幻象”消失。
发生了什么?哦,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眼前这个少年金发蓝眼,穿着朴素,而他入睡前还做了“如果阿尔弗雷德是真的”的妄想。事实上,他的逻辑思维通过神经将“某种可能”传达到了身体每一处,但那种近乎太■报边角栏都不会出现的搞笑杜撰如此荒诞不经,以至于亚瑟几乎有种自己还在睡梦中的错觉。
……眼前这一切,绝对不会是真的!
“嘿,你还好吗?”那个人从椅子上微微抬起身,“你看起来有些不舒服。”
“我,我没事……”亚瑟舔了舔嘴唇,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问,“如果方便的话,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人闻言露出自信又灿烂的笑容,他摸摸鼻子弯起眼睛:“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F·琼斯!记住这个将会留在黑桃国史上的名字吧!”
“……!!”
亚瑟瞳孔骤然收缩。
有一瞬间时间仿佛是静止的,金色的尘埃落在阿尔弗雷德金色的发梢,亚瑟深呼吸一口,用力闭了闭眼。然后睁开来。


“阿尔弗雷德。”他说,“你好。”


【“你将会为你的傲慢付出代价!”他咬着牙放出狠话。
“来吧,小家伙。”阿尔弗雷德摸上剑柄的那一刻眼神瞬间变得锋利,这个平日里懒懒散散的少年此刻少见地认真起来,“你认为魔法是无所不能的,而我却相反,我的剑会告诉你谁才是正确的,用你引以为傲的魔法同我这个‘粗鄙的乡下人’打一场吧。尊贵的魔法师先生,只有结果才能说服一切。”
“那么输了你可不要哭鼻子。”他握紧魔杖,看着那个和自己年岁相差无几的少年,“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这句话由我来说才对。”阿尔弗雷德哈哈一笑,拔出木剑。
这位将来黑桃国的领导者或许想不到,眼前那位傲慢又矜贵的魔法师,将会成为他毕生的挚友,相互陪伴漫长而伟大的一生。而他们深厚情谊的开始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打斗。
“我叫阿尔弗雷德,记住这个将会留在黑桃国史上的名字吧!”


——《The King》】


是的,阿尔弗雷德。
二十三岁的年轻业余撰稿人在心里轻声念了一遍。


“……所以,就是这么回事儿,”亚瑟无奈地摊手,接着将一瓶新的可乐朝阿尔弗雷德的方向推了推,“你来到了现实世界,呃,或许我不应该这么说,谁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哪位无聊业余小说者的作品呢?”
“那我可得感谢那位小说家,”阿尔弗雷德轻而易举拧开让亚瑟头痛的瓶盖,眨眨眼睛,“毕竟在你创作的黑桃国里可没有这样美味的饮品。”
“好吧,是我的错。”亚瑟也开了个玩笑,“我可不爱喝这个,感谢你的建议。”
阿尔弗雷德咧嘴笑了笑,然后他停了停,挠挠脸侧,问道:“那么你知道回去的方法吗?”
“嗯?”
“对我来说,你好像是‘造物主’一样的存在,因为你的执念我被从书中召唤出来的可能性非常大,那么……你知道把我送回去的方法吗?虽然这个叫做可乐的东西很赞,可我还在担心菲利普和我的约定,想看看莉西家新出的刀具,要去取乔治大叔送我的神秘礼物……”阿尔弗雷德越说眼睛越亮,“我是属于书中的世界的。”
这个有些猴急可爱的小伙子并没有因为知道自己不过是个书中人物而消沉沮丧,他甚至没有问一问亚瑟自己被规划好的未来是怎样,在他心中,回到自己熟悉的世界,朝着未知努力才是最重要的。
他正如自己所描写的那样勇敢乐天,仿佛太阳一般感染温暖周围,如一柄出鞘利剑划开长空,亚瑟有些感叹和欣慰,自己居然创造了如此令人惊叹的人物。
亚瑟蹙眉想了想:“既然你是一觉起来突然被召唤来此的,那么今晚不如试试再度入眠,看看是否能够回去。”
“听起来不错。”
阿尔弗雷德笑起来,牙齿洁白整齐。


“那么,从现在到晚上这段时间,未来的英雄琼斯先生,能否回答我几个小问题?”亚瑟轻咳一声,微微忐忑地双手交叉,“事实上,我关于《The King》的创作,陷入了瓶颈……”
“哦,愿闻其详?”
亚瑟挠挠脸颊:“在你……呃,在你‘来到’我的世界之前,距离你的十八岁生日还有多久。”
“三天。”
嗯,那也就是还有三天,在那个世界阿尔弗雷德便会遇上那位命中注定的魔法师朋友了。亚瑟猜测阿尔弗雷德并不喜欢自己“剧透”他的未来,于是只好旁敲侧击。
“你现在……”亚瑟说,“有交好的伙伴吗?”
“有许多。”阿尔弗雷德道。
“关系最密切的呢?”
阿尔弗雷德笑着:“大家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亚瑟只好换了个方向:“你喜欢和什么样的人做朋友呢?”
阿尔弗雷德想了一会儿:“真心想与我交朋友的人,我都乐意坦诚相待。”
亚瑟把这句话记在黑色封皮的笔记本里。
阿尔弗雷德看着他笑起来:“你这样有点像国王殿下的书记官,国王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他们总是拿着羽毛笔一刻不停地写。可惜的是我并不像国王。”他摇了摇自己打了布丁的衣袖。
将来,你会是的。亚瑟在心里说,我会让你变成史上最优秀的黑桃国王的,用我的笔。
“书记官先生,”阿尔弗雷德接着伸出手,“那你愿意和我做朋友吗?”
“和创造你的人做朋友,创意无限。”亚瑟合上笔记本。
阿尔弗雷德吹个口哨:“英雄总是领先一步。”
“好吧,小英雄,”亚瑟将手放在阿尔弗雷德手上,“但你别想我会将设置好的那些对你的考验删去。”
“喔哦,我的目的就这么明显?”
“就这么明显。”
阿尔弗雷德说:“柯克兰撰稿人总是一意孤行。”
亚瑟眨眨眼睛:“你明白就好。”
说完,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亚瑟下意识走到客厅,朝沙发看去,枕头和毛毯都在,阿尔弗雷德却不见踪影。
他回去了,去了那个书中的世界。
亚瑟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莫名有些怅然若失。不过他很快调整好心情,从小听着小精灵独角兽故事的亚瑟对怪奇现象承受力很高,昨天阿尔弗雷德的突然“到来”虽然吓了他一跳,但也激发了他的灵感。他在心中梳理了一遍前后的剧情,就开始写起来。


【尽管琼斯子爵一族没落已久,但毕竟是刻在石板上的贵族,不同普通平民。下一任继承人的成年礼上,皇宫仍然派遣了规制的礼官来,为阿尔弗雷德举行成人礼。
这或许是这么多年以来,子爵府最热闹的一次了。但这最热闹的一次,或许也将是彻底丢掉落魄贵族脸面的一次。
负责唱礼的老伯爵冷冷地看着眼前的闹剧,混浊的眼球仿佛是凝固着的,像是僵死的大理石,透出一点死人似的刻薄尖利。其余观礼者皆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漠模样,高高做壁上观。
狭窄陈旧的大厅里魔法的流光与剑飞舞的银光交织成一片。械斗正进入高潮。
年少的魔法师的手心湿滑,他必须将魔杖换至出汗不那么多的左手才能使它不滑落在地,他心中已经开始摇摆不定,对面的剑术师眉目坚定坦然,剑式大开大合,有大家风范,不像是会在坊间闲话,贬低魔法抬高剑术的人。
而他正是前些日子路过某地,听人说这个叫琼斯的落魄子大放厥词,才一怒之下赶到子爵府想要教训教训对方。纵使他是一位专精魔法的魔法师,社交甚少,但他毕竟不是蠢蛋,很容易想到自己或许是被人算计了。
尽管意识到了这一点,魔法师仍然没有停下吟唱咒语,这位出色的剑术师激起了他罕见的好胜心,他竟然不想停下。
那么,究竟谁胜谁负呢?
在吐出高级咒语的最后一个字符后,魔法师唇角勾起了自信的笑容。
一道极亮的光在阿尔弗雷德所处的地方炸开,被魔法藤蔓缠住四肢的剑术师闪避不及,被炸了个结结实实,轰鸣声令那些观礼者惊退数步,整个子爵府都仿佛震动起来。
等到那股耀目的光亮褪去,地面赫然出现了一个深坑,露出泛白的岩石与被烤焦翻卷的木屑。
金发绿眼的魔法师垂下手,露出放松的笑容,酣畅淋漓的比试令他心旷神怡:“替我告诉这位小琼斯,赔偿费用来柯克兰府要。”
说着,便迈开腿要离开。
——“何必要等到那时。”
“……!”
魔法师嘴角的弧度还未褪去便已僵硬,他清晰地感知到有一股寒气从自己脖颈处传来,他用余光一瞥,剑光寒澈。
“不如现在便赔偿了吧。”
阿尔弗雷德俯下身,微微含笑着,贴在魔法师耳边说,“我想,柯克兰家的小少爷,也不在乎这些钱,对吗?”
“你认出我了?!”
“嘘……”阿尔弗雷德压低声音,“你也不想那些老古板知道吧。”


低低的,微不可闻的……
“亚瑟·柯克兰先生。”


翠绿色的瞳孔一瞬间紧缩。


——《The King》】


“……!!”
亚瑟猛地清醒了过来,他昨夜伏案写作写到深夜,竟然不知道自己何时睡了过去,一个人独居总有些不方便,亚瑟下意识擦了擦嘴角,舒展身体,却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这……
——这里不是他的书房?!
他拍拍脸颊试图使自己清醒一些,然而入目却仍然是一间具有异国风情的卧房,他躺在柔软的床上,能够看到天花板一个巨大的黑桃纹样魔法阵。
他撑起身子坐起来,很快便有听见响动的女仆端着东西进来为他洗漱,亚瑟朦朦胧胧地被那些年轻的小女仆摆弄,直至穿戴整齐。
“那个……”亚瑟叫住了一个女仆,试探性问道,“今天是几号?”
女仆躬身行礼,答道:“少爷,今日是扑克历黑桃月Queen日。”
“知道了,谢谢。”
亚瑟面不改色,挥挥手示意她们退出去,厚重繁复的木门轻轻关上,亚瑟将脸埋在手心痛苦呻吟几声。
是因为他顺手给魔法师取了自己的名字的报应,所以“21世纪的自由撰稿人亚瑟·柯克兰”变成了“黑桃国的新锐魔法师亚瑟·柯克兰”吗?
阿尔弗雷德以睡眠为媒介来到他的世界又回去,亚瑟镇定下来,隐隐约约觉得自己也是这样。或许是他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的缘故,亚瑟在这里并不感到陌生,甚至有一丝归属感。
但严峻的事是,“21世纪的自由撰稿人亚瑟·柯克兰”别说吟唱魔法了,那些咒语他一个字符也看不懂,想到刚刚女仆告知的日程表上,有不少需要展示魔法的地方,亚瑟就苦恼起来。
要是……要是阿尔弗雷德也在这里就好了。
亚瑟突然想,“21世纪的自由撰稿人亚瑟·柯克兰”与“黑桃国的新锐魔法师亚瑟·柯克兰”唯一的联系,就是这本尚未完成的小说的男主角,阿尔弗雷德。如果他在的话,不知为何,就有了奇异的自信,仿佛一切都能够迎刃而解。
而“希望阿尔弗雷德也在”这个念头几乎刚刚浮现,亚瑟就听见一声重物坠地的闷响,他寻声看去。
——“嘿,亚瑟……?!”那个人从地上站起来,尽管惊讶还是对他露出八颗牙齿。
亚瑟比突然出现的阿尔弗雷德惊讶一万倍:“阿尔弗雷德?”
“你怎么来了?”
“我以为是你叫我来的,”阿尔弗雷德说,“用你的魔法。”
“我不会魔法。”
“哈哈哈,”阿尔弗雷德以为这是一个玩笑,于是笑了起来,“嘿,趁老古板们还没有来,我们赶快走吧。不是约好去烤肉的嘛。”
“我真的不会魔……等等!”
亚瑟闭上了嘴,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阿尔弗雷德,”亚瑟问,“你想吃个苹果吗?”
“苹果?”阿尔弗雷德摇摇头,“再不快点就要被发现了。”
“可是,”亚瑟看着天花板上漂亮繁复的黑桃图案,道,“我想要一个苹果。”
一个苹果突然掉了下来,亚瑟接住了它。
阿尔弗雷德用仿佛看到一只鸟长了一颗苹果脑袋的目光看着亚瑟:“我、我都不知道你已经不需要吟唱就……”
亚瑟想了想,又说:“我想要一杯红茶。”
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附带装有三块小松饼的盘子落了下来,阿尔弗雷德接住了。
阿尔弗雷德:“哦,斯佩德女神,谢谢。”


亚瑟思忖片刻,弯起嘴角。
他明白了,他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的真正含义。
那是真正的“心想事成”。


至于“21世纪的自由撰稿人亚瑟·柯克兰”变成了“黑桃国的新锐魔法师亚瑟·柯克兰”这件事,他看向已经在吃第二块松饼的阿尔弗雷德,对方心照不宣地朝他眨眨眼睛,亚瑟不自在地轻咳几声。
或许这个人第一眼就知道了。


那么,亚瑟看着对方湖蓝色的眼睛想,从现在开始,“21世纪的自由撰稿人亚瑟·柯克兰”想要转行做“21世纪的三流爱情小说家”会不会太迟?


毕竟他怎么想怎么觉得,阿尔弗雷德这个名字应该和亚瑟放在一起。每一次,并且永远。





END.


∠( ᐛ 」∠)_前半段是半年前(……)写的,被我翻出来补完了
[删除]穿越时空的爱恋[/删除]

评论
热度(359)

© 三知更半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