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知更半夜

无产,爱看看搬搬,恕余愚钝,请多担当
华武\楚留香手游\刀劍亂舞\逆轉裁判\APH\欧美圈

朝露湿我衣 下(完)

一个马甲:

呼出一口浊气这篇总算完了


不太擅长这种类型结果写到结局的时候突然觉得这种年轻的阿尔弗雷德吃瘪好有趣哦简直就是还没被染黑的国设少年米那种感觉嘛被大伊万撩一撩就要跳脚什么的怪不得要说师生大法好【点头】


万圣节快乐,虽然没啥好祝愿的,嗯,希望我明早能抽到大公吧【比心】


——————————————————————————————————————————


那之后,伊万没有见到阿尔弗雷德。


活像是前段时间还好好上课的对方只是伊万的幻觉,就算委托同学告知期末成绩挂零分这样的话也没有见到他。


伊万想了想没有告诉班主任阿尔弗雷德的异常,想了想还是问了阿尔弗雷德寝室的门牌号决定自己去看看,结果等他好不容易找到那里推门而入的时候——房间里面空无一人,四人的寝室以高中男生的角度而言未免有些干净过头了,桌上放着一张大概是寝室四人的合照,伊万看了看没有说什么,打量着无人的房间,视线突然被什么东西吸引了,缓缓地朝着那张床走过去。


那是放在枕旁的一张照片,看得出来拍照者的匆忙,拍的应该是校运会上的情况,大概是为了显示人山人海的热闹镜头对准了熙熙攘攘的人群,画面的正中是一道有些高大的模糊影子,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即使那道影子之后的人群的脸庞是清晰的,那道影子确实模糊的,那是一个人的侧脸,大概拍照的时候那个人正好匆匆略过了镜头。换做旁人伊万或许不会说什么,可是他认出了那道影子——那是他自己。


门恰好在这个时候开了。


伊万有些手忙脚乱地想要把照片放回原位,只是还没来得及塞回去对方就已经进来了,而大概是巧合大概是玩笑,进来的人正好是他在找的阿尔弗雷德——两个人在看到对方的脸的时候却又都愣了愣,之后是尴尬的,难耐的沉默。


最后伊万率先回了神,轻咳了一下之后问道,“你为什么不去上课?”


阿尔弗雷德没有说什么,只是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把伊万手中拿着的照片夺走了,“不要随便翻别人的东西啊,布拉金斯基……老师。”他顿了顿还是加上了老师的称呼,像是即为不情愿一样把照片捏在手里,之后低下头又陷入了沉默。伊万看着他这像是憋了什么不得了的委屈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么不甘心啊,阿尔弗雷德,还是说我该称呼你琼斯先生?”他笑着说道,随意地靠在了桌上。


阿尔弗雷德咬了咬嘴唇抬起头来,“……我不仅不甘心我要称呼你为老师,也不甘心……”他像是憋了很久的怒气终于被伊万戳破了一样,却还是在像是要道破最终的秘密的时候愣是冷静了下来,只剩下伊万有些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好吧……那么我就不问这个了,比起这个,为什么不去上课,先回答我这个吧。”伊万退后一步,稍稍拉开了一点和他的距离。


“……”


“是因为不想见到我吗?”伊万问道。


“……不是。”


“那么……是因为想见到我吗?”伊万眯了眯眼睛,看着阿尔弗雷德问道。


“……”阿尔弗雷德没有说话,只是作为代替,他狠狠地踢了桌子一脚算作回答。


伊万默默地看着他这有点幼稚的行为,之后看看他手里已经快捏成废纸团的照片,“怎么说呢……”他开口道,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却突然被阿尔弗雷德抓住了手,对方像是被伊万掀开了怎样的火药桶一样恐慌地握着伊万的手腕,他的蓝色的眼睛睁得大了一点,之后伊万清晰地看到那里面的宛如泉水的情绪。


“……”伊万看着阿尔弗雷德,之后叹了口气,“我是个老师,也是个成年人,阿尔弗雷德。”“……所以呢……”阿尔弗雷德的眉头稍稍皱了起来,“你接下来要说你这是犯罪什么都不可能是吗?”他说道,像是这样的话他早就酝酿好了一样,只是亲口说出来的时候,伊万还是能够听到他话语里的颤抖。


“……”伊万沉默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别误会,不是什么我认为自己是犯罪这样的话……”伊万顿了顿,之后抬起头来看着阿尔弗雷德的眼睛,“我不相信你,如此而已。”阿尔弗雷德看着近在咫尺和自己这么说着话的伊万,却觉得对方在转瞬之间实际上离自己非常的遥远,甚至已经到了就算怎么揉眼睛也没有办法看清楚的地步。


“……这是什么话……你就算要拒绝我……也能不能找一个靠谱一点的理由……什么叫不信任我……我……我做错了什么?”他向前走了一步,终于来到了伊万的面前,他稍稍抬着头,手里不知道什么已经抓住了对方的围巾。他有些大声地质问着,像是两个人之间隔着一道鸿沟,只有拼尽全力才能把声音传达到对方那里一般,然而想到这个比喻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又忍不住想要冷笑,确实的,他们之间隔着一道鸿沟,怎样也无法跨越,即使经年累月春去秋来那道鸿沟也不会有任何变化,谁都跨不过去。


伊万看着阿尔弗雷德,之后慢慢地把手放在了阿尔弗雷德抓住自己围巾的稍稍有些因为激动而颤抖的手上,“你什么都没有做错。”


“有错的,是我。”


他向前倾了倾身,缓慢地吻住了阿尔弗雷德,那是比之阿尔弗雷德的吻极度轻的一个吻,简直就像是春日宛如不存在的微风。


“我爱你。”之后阿尔弗雷德听到伊万这么说道。


正是因为爱你,所以不相信你。


 


 


布拉金斯基老师离校的那天,很多学生都翘了课去送别。


阿尔弗雷德没有前去,甚至说他在听到这件事的时候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这样的家伙,还是赶紧滚蛋吧。”他说道。


 


 


直到多年之后,重逢的阿尔弗雷德有些恶狠狠地咬破了伊万的嘴唇的时候,看着还是笑眯眯却随时蓄力准备揍自己一拳的伊万,“也真是你这种混蛋会做的事啊,我当年还是个纯洁认真的好少年诶,居然这么亲完就跑,布拉金斯基,你多大啊,啊?”他舔舐着对方唇上渗出的铁锈味的鲜血,“你这个混蛋。”伊万像是被他逗笑了一样,狠狠踢了阿尔弗雷德一脚,“还在读书就开始躲着抽烟了,也就你好意思说了阿尔弗雷德。”


他从阿尔弗雷德身下爬起来,看着被踢了一脚躺在地上低低喘着气的阿尔弗雷德,“嗯,还没学乖啊看来,都这么多年了还想着要找我报复?”阿尔弗雷德皱着眉笑笑,“当然的了,你这种专门对学生出手的恶德教师,就应该关起来。”


“啊,那我归谁管啊,你要向哪里的长官举报我啊,啊?”伊万低低眼睛看着阿尔弗雷德。


躺在地上的阿尔弗雷德看准了这个时机,猛然朝着伊万扑过来,如愿把对方重新扑倒在了地上,“我来关,你这个混蛋,居然还敢说不相信我这种屁话,我把你关上你就知道应不应该相信我了。”


“废话怎么这么多……”伊万躺在地上看着阿尔弗雷德,之前的打斗让他之前穿着的衬衣散开了,露出缺乏血色的胸口因为运动上下起伏着,“我现在也不相信你,拜托你证明给我看吧,琼斯……同学。”


“你给我等着,我总会证明给你看的。”阿尔弗雷德低下头细细地开始亲吻着对方。


伊万伸手拥抱住了阿尔弗雷德,下意识开始回应对方,他的眼睛无意识看到了窗外尚且明亮的月光。他突然想笑,却因为唇齿之间的纠缠并没有这个闲余,于是他闭上了眼睛,把自己和阿尔弗雷德拉得更近了一点。


人生如此,何尝幸运。


即使前路未知,却何尝幸福。




-end-




所谓撩完就跑真刺激



评论
热度(35)
  1. 三知更半夜箱漫 转载了此文字

© 三知更半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