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知更半夜

无产,爱看看搬搬,恕余愚钝,请多担当
华武\楚留香手游\刀劍亂舞\逆轉裁判\APH\欧美圈

666粉点文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番外01 【刀剑乱舞 R18 刀x女审神者】

Studio Reyuki: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01 手折れた花




***  lofter 666点文的无肉版 ***


***  一期一振x女审神者  ***




「主人,今、今天可以……一起…睡觉吗?」
在小孩子该上床睡觉的时间,五虎退拉着审神者的袖子,小声怯弱地提出令人诧异的要求。

「我也想跟主人一起睡!」
紧接着五虎退的是秋田藤四郎,拉住了审神者另外一隻袖子。

「不行啦!别让主君困扰…」
平野藤四郎在一旁,努力地劝着他们打消念头,平常来说,这应该是药研藤四郎的工作。

「主人,就来跟我们一起睡嘛!好嘛!」
不只是五虎退和秋田藤四郎,连乱藤四郎都加入撒娇的行列。

「对呢,一期、药研和鸣狐这几天都不在呢……」
看着一群围在自己面前撒娇的粟田口短刀,审神者回忆着自己这几天安排的侦查和远征的人员,才注意到她将粟田口家能掌事的人都派了出去,现在只剩下小不点、喜欢跟着起哄的少年还有不管事的两把脇差了。

就是因为没有大人管,短刀们才敢涌上来撒娇起哄,吵着要跟主人一起睡。

一旁的打刀太刀,对这些童言无忌的短刀,只有羡慕的份,要是他们哪把刀敢大摇大摆吵着要一起睡,还不用主人开口,会先被其他刀邀请去职场教育一番呢。

扫了眼前一圈水汪汪亮晶晶的视线,审神者发现要对这麽多可爱的孩子说出拒绝的话,实在是太困难了。

简单来说,就是要哄小孩睡觉就是了。

在一期一振降临到本丸之前,这工作好像都是由药研藤四郎和鸣狐代劳,厚藤四郎和乱藤四郎跟其他短刀相比虽然也是少年模样,但是哄小孩实在不适合他们,这工作还都是由有着哥哥脾气药研藤四郎负责。

而药研藤四郎和鸣狐都不在的时候,好像是由长谷部代理。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长谷部好像是『三秒内给我闭上眼睛,不然就压切!』,意外的没耐心的长谷部,隔天这些小不点们还有来哭诉,所以审神者记得特别清楚。

挣扎了半天后,审神者还是败给了这些闪亮的眼睛。
「好吧,就今天喔。」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一期一振应该是明天就会回来,她只要代班一天应该就够了。

「哇!太好了!」

「谢谢主人!」

「我去准备被子!」
刚刚还制止大家任性的平野藤四郎,对于主人今晚愿意睡在他们房间的事情,也是跟其他孩子们一样兴奋,第一个想到要安排好主人的睡床。

「平野,不用特别去拿我的。」
看到平野藤四郎和前田藤四郎要离开,审神者赶忙叫住。
「如果房间内有多馀的,就用那个就可以了。」
粟田口家人口众多,在他们的柜子中一定还放有其他的被子,与其让小不点去跑这一趟,不如用他们的就可以了。

「是的,主君!」

「那大家赶快去洗澡,准备睡觉喔。」

「是!!」
难得看到短刀们异口同声,那音量还真是颇为壮观的呢。

在这个本丸中,刀剑居住的房间是以各自的需要来决定的,只要房间数量还足够,就算要单独居住也可以,只是几乎所有的刀剑都是两人以上的居住,除了莺丸以外。

房间的配分,有以家族为单位,像是粟田口和左文字这样,或者是以谈得来的刀种如三名枪自居一间,而粟田口作为本丸中家族人数最多的一派,足足分配了四间房间给他们使用。

房间平常可以用纸门隔开,也可以卸下纸门作为大房间,过于宽敞的地方也是方便短刀们嬉戏使用。

等审神者换上睡衣来到粟田口的房间时,隔间的纸门都已经被卸下,床舖也都铺好,孩子们穿好睡衣等着主人到来。

「主君,今天请睡这裡吧。」
平野拉着审神者的手,让她来到房间深处最安全的地方,那裡铺了套成人用的被舖。
不愧是以守护主人闻名的粟田口吉光的短刀,即使在这种时候,也不忘短刀的本分是守护主人,会让主人位于房中最能守护到的位置。

在铺好的被舖上坐下,审神者注意到平野藤四郎的欲言又止。

「怎麽了吗?」

「那个…主君不介意,使用一期哥的被子吧…刚好没有多的……」

「呼呼,我不会介意,倒是担心一期哥会介意呢。」
拍拍平野藤四郎的手,对着这麽可爱又有礼貌的孩子,怎麽可能有办法生气呢。

「一期哥才不会生气呢!」
乱藤四郎从旁边偎上审神者,换上了萌黄色睡衣的少年,单薄胸膛磨蹭着她的背,亲暱中却又带着难以察觉的官能诱惑。
「不然的话,主人跟我一起睡好不好?」

「跟我啦!我要睡在主人怀裡!」
穿着红色睡衣的信浓藤四郎,不依地过来抗议。

「主、主人…」
小小的五虎退,直接扑进审神者怀中,环着审神者的腰,晶亮大眼闪闪发光。
「请、请摸摸我…」

不明白这是什麽状况,审神者眨着眼,轻轻地摸摸五虎退蓬鬆柔软的头髮。

少年满足地回蹭她的手,才放开自己的拥抱,带着小老虎们到自己床上去。

「主人!」
下一个抱上的是秋田藤四郎,也跟五虎退一样要求抚摸,才满足回到自己床上去。

下一个是前田藤四郎,也是跟前面两个一样,撒娇讨摸才愿意上床睡觉。

重复着同样的行为的孩子们,让审神者诧异地看着乱藤四郎。

「一期哥在的时候,我们都会这样。」
乱藤四郎笑着解释审神者的疑问。

「原来如此…」
这个弟弟们有多想念哥哥,审神者非常清楚,但没想到只是出去远征几天也会发作,还真是超乎她的想像,也许她需要减少一期一振出去远征的机会了。

「主人!」
不只是短刀,就连脇差的鲶尾藤四郎和骨蚀藤四郎也一样抱了上来,粟田口家的睡前仪式,还真是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

「厚呢?」
审神者数了数,发现还有几个没完成仪式的人。

「我、我不用了!又不是小孩子!」
被点名的厚藤四郎,有着思春期少年特有的反应,红着脸鑽入自己的被子中。

「那…后藤?」
审神者的视线来到后藤藤四郎身上,后藤藤四郎瞥了眼埋在被子裡面的厚藤四郎,脸上浮着尴尬的澹红,前进后退都不是。

「后藤不要的话,换我囉!」
信浓藤四郎的话,马上让后藤藤四郎有了反应。

「谁、谁说不要啊!」
连耳朵都微红,后藤藤四郎伸手把审神者环入怀中,不敢用力小心翼翼的手臂,让审神者忍不住微笑起来地回抱少年。

「晚安,后藤。」

「晚安…」
像是逃走一样,后藤藤四郎快速躲回自己的被子中,连头都盖起来。

「嘿嘿,这样主人的怀抱就是我的了!」
二话不说偎入审神者怀抱的信浓藤四郎,完全没看到站在他背后,乱藤四郎的笑容。

「信浓,走开!」

「我才不要,主人的怀抱是我的!」

「是我的!」

「你们两个别吵了,包丁在旁边呢。」

「哎?」
在争夺主人怀抱的这个时候,两位哥哥都完全忘了这个刚来没多久的弟弟了。

看着一脸期待的包丁藤四郎,信浓藤四郎噘着嘴,虽然不情愿还是将主人的怀抱给让了出来。

「哇!人妻抱抱!!」

「包丁,主人还不是人妻!」
藤四郎的这些哥哥们,每一次都要耐心纠正这位人妻癖好的小弟。

「可是一期哥说,女孩子总有一天都会变成人妻,所以主人也是人妻!」
靠在审神者胸口上,包丁藤四郎振振有词,说什麽都不愿意离开最爱的人妻。

「一期哥…」
扶着额头,乱藤四郎觉得一期哥的教育,掺入了相当多的私心。

「好了,包丁去睡觉。」

「哎!我要跟主人一起睡!跟人妻一起睡!」

「去睡觉。」
审神者的笑容,看得出来有些僵硬。

「好了好了,包丁我们去睡觉!」
信浓藤四郎快速拉开包丁藤四郎,赶着他回自己床上去。

「乱。」

「唔?」
看着审神者朝自己招招手,乱藤四郎很快乐的扑了过去。
「主人!」

「乱真是好孩子,忍耐了这麽久。」
在藤四郎短刀中,最黏审神者最爱撒娇的,其实不是信浓藤四郎而是乱藤四郎,在大家一个一个抱上来的时候,看得出来乱藤四郎是在忍耐。

「因为我是哥哥啊。」
抱紧香香软软的审神者,乱藤四郎很高兴接受主人的讚美。

当一期一振提早结束远征,马上前往房间,想看看弟弟们安睡的模样,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

一个一个排的整齐的被舖中,自己的被舖在最裡面,而主人就睡在其中。

大概可以猜想是怎麽一回事,一期一振吐了口气,轻手轻脚踏入房间关上门,沿路将弟弟们的被子盖好,来到自己的床边正座,看着睡得颇沉的审神者。

今晚的天气应该是有点闷热,弟弟们大半都踢了被子,审神者也将被子盖在胸口下,让一期一振一个个将被子盖回去的时候,都小心别让他们热着了。

没有想到远征一回来,在自己房间看到主人睡脸的惊喜,让他这几天的辛劳一下子就全部消失了。
在自己的床上,审神者极为安稳毫无防备的睡脸,让一期一振温柔微笑。

伸出手,一期一振轻抚着审神者柔嫩面颊,拨开盖住她的髮丝,拇指掠过她声明为禁忌的粉唇。

「一期一振现在归来了,主人。」
弯下身,一期一振在樱色双唇上落下触碰般的一吻。

「嗯…?」
审神者发出的声音,让一期一振紧张地坐起身,看到审神者朦胧张开的双眼。

「………一期?」

「是。」

「唔,睡觉…」
审神者伸出手抱住一期一振的头,将他压在自己胸口上,人又再度沉沉睡去了。

一期一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情,只是怔愣地埋在审神者胸口,脸颊旁就是柔软浑圆,要他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评论
热度(162)

© 三知更半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