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知更半夜

无产,爱看看搬搬,恕余愚钝,请多担当
华武\楚留香手游\刀劍亂舞\逆轉裁判\APH\欧美圈

【刀剑乱舞】一颗一期糖

一个脑洞存放的地方:

一期→审前提的故事


------------------------------------------------------------------------------------------------------------------------------------------------------------------------------------------------------


“所以说,没有在太阳下晒过的被子,我是拒绝的!”


审神者斩钉截铁地给出结论,然后抽出纸巾又开始折腾自己已经泛红的鼻头。


担任近侍的一期一振有些无奈。虽然他挺想纵容一下主上难得的任性,可明显这姑娘已经有生病的前兆了。


他温柔地笑着,想继续说服对方,却被她抢先了。


用力摆手的同时,她还在一个劲地摇晃脑袋,脸上写满了拒绝,“又冷,还下雨,现在拿出来的被子湿气很重的!我不要盖这样的被子,根本睡不着,超不舒服的!”


旁边新来的包丁藤四郎提问,“主人只要改变一下天气不就行啦?” 


审神者摸了下他的头发,有些不好意思,“道理是这样没错啦...可是好像因为感冒的原因,变得有点不好控制了。”


尽职尽责的近侍表示很为难,“那您的病症只会越来越重的。”


“大不了我把大衣外套也盖上好了,小病小病,好的很快的啦!”审神者嬉皮笑脸的样子让一向好性子的一期觉得有些手痒。


“那晚上我陪主人一起睡不就好了?”新人包丁藤四郎语出惊人。


审神者和一期一振都被吓到了。


“不是觉得冷吗?我把自己的被子带过来和主人一起盖着就行啦。”包丁抱着审神者的胳膊一脸向往,“和人妻一起睡觉什么的,肯定很开心。”


“第一,我不是人妻,不要随便把我嫁出去了。”


“第二,我不喜欢和别人睡一个被窝里。”


“第三...”她看着包丁有些受伤的小脸,改了口径,“我睡相特别差,和我睡一起,你又这么小一只,绝对会被我踢出被子的。”


她加重语气强调到,“绝对会的。”


“这个时候反而是该攻上去才对啊!”短刀们围成一团,正在发言的乱一脸恨铁不成钢,然后揽上了包丁的脖子,“你新来的不知道,主人虽然嘴上说得强硬,但是只要我们撒娇求她,基本都不会拒绝的啦!”


“虽然是这样没错,不过我们谁都没跟大将一起睡过觉吧。”厚环视一周,询问道,“你们应该都没有吧?”


众人纷纷摇头。


“那今晚就大家一起去找主人吧!”


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场面一下就失去了控制。


短刀们都抱起自己的铺盖,闹闹嚷嚷地准备出发。


可想而知,他们才走到审神者房间的隔壁,就被担任近侍的大哥发现了。


看着仰着脸小声向自己请求的弟弟们,一期一振颇有些头疼。


审神者早就睡下了,要不是因为他听到了声音出来查看,这些小家伙们可能真的已经在主上的房间里安营扎寨了。


这当然是不行的。


可是围成一圈的弟弟们让他又忍不住动摇。


“如果你们能不吵醒她的话...”粟田口的大家长败下阵来,按着自己的眉间叮嘱到。


他想起主上说自己睡相不好,又补了一句,“还有别往她被子里钻,特别是包丁和信浓。”


短刀们纷纷点头称是,脸上都挂上了计划通的笑容。


“你们在干嘛?”


啊,计划失败了。


披着大衣的审神者打开门,探着脑袋看了过来。


“人员这么齐,难道都是来找你们的一期哥的?”看到他们手里抱着的被子,她有些忍俊不禁,只觉得粟田口一家非常可爱。


审神者挺开心,短刀们却都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被发现了......”五虎退抱着自己的小老虎,把脸埋在了毛茸茸的小动物身上。


只有手里抱着两床铺盖的药研松了口气,“所以我说了让你们别闹,快回去吧。”


一期一振尴尬地向审神者弯了下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她有些不明所以,这些孩子到底是来干嘛的?刚想开口问问,一张嘴巴却又开始打喷嚏。


“真冷...”她拉紧身上的衣服,又缩起脖子,在宽松大衣的反衬下整个人看上去特别小巧。


短刀们都已经走出了几步,她的嘟哝声只有一期一振和押后的药研听到了。


药研突然伸手拉了下自家大哥的袖子,“两床被子太重了,一期哥先帮我拿一点吧。”


他利落地把手里的被子往一期怀里一塞,大踏步离开了,还不忘加了句话,“大将再着凉就不好了。”


一期有些哭笑不得,自己的弟弟还真是敏锐得可怕。


他转身走了几步,对上了仍一脸状况外的审神者,“主上,快点回房睡觉吧。”


她点点头,退后一步打算关门。一期却前进一步迈进了她的房间,替她合上了门。


然后这位可靠的近侍开始铺床。


感冒症状让她的大脑运转速度慢了不少,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期一振已经整理好了铺盖并示意她可以躺下了。


她从善如流地坐进了自己的被子里,正打算躺下的时候却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自己的旁边,分明还有一床被子,紧紧靠在一起。


刚想问话,一张口又是喷嚏不停,她只好去扯纸巾。


等她打理好自己,旁边的被子里,一期一振居然已经坐进去了。


不仅如此,除了盖住他自己的部分,那床被子还有一半盖在了她这。


“你...这...哎?”审神者有些不知所措。


一期一振也有些赧然,但他还是伸手把一副呆头鹅像的姑娘按了下去,还给她掖好被角。


接着他自己躺好,背对着审神者小声说,“晚安。”


全然不顾背后的姑娘心里已经炸开了烟花。


哎?!!!


她瞠目结舌,瞪着他的后脑勺不知道该说什么。


绝对有哪里不对吧?虽然确实不是在一个被窝里......但是绝对有哪里不对啊!


眼睛又瞪了一会,她忽然注意到一期的耳朵有些泛红。


下一秒,审神者觉得自己的耳朵也开始发烫。


见鬼。她小声骂了一句,脑子里却不断跟自己辩解起来。


隔着被子呢。


还是背对着我的。


没有盖一床被子当然不算一起睡啊。


迷迷糊糊地想了许多,可坠入梦乡前,她只剩了一个想法。


真暖和。


这一觉她睡得很熟,自然醒来的时候已是天光大亮。


平时会掐准时间来叫醒她的近侍第一次失职了。


这是当然的。


隔着门叫醒审神者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可是如果要叫醒在自己怀里正睡得安详的姑娘呢?


一期一振不得不承认,他做不到。


她睁开眼睛,面前是一脸温柔笑意的青年。


他说,“原来你的睡相真的很差。”


察觉到两人之间近到明显不对劲的距离,她震惊到嘴都张不开,更别提反驳他了。


不是这样的!


她在心里咆哮。


我睡相一直很好很乖的啊,我那是为了拒绝包丁编的假话啊。


可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出来的只有一声几不可闻的“恩。”


眼看对方笑得更欢,她欲哭无泪。


见鬼,我睡相真的很好的啊!






------------------------------------------------------------------------------------------------------------------------------------------------------------------------------------------------------


到底是审睡相差还是某人做了手脚!


一期一振先生,请不要乱甩锅好吗!




一个星期没大太阳天了,我心好累,真的好冷。


阴雨天拿出来的被子真的不想盖......




那么此处问题来了,


93层,


我的信浓在哪里!!!!!


会钻婶婶怀里的信浓在哪里啊啊啊啊啊


一期一振你为什么不把你的弟弟带回来!!!


婶婶已心如死灰,准备挖200层。




话说国服的翻译都看了吗233333


简直有毒啊哈哈哈哈哈


没看过的赶紧感受一下


http://weibo.com/2886342442/EeM6bgap7?type=comment#_rnd1477660142612





lofter上的粮赶紧好少是why


太太们都把粮藏哪里了???


还有上P站的网络速度实在是太慢了啦!(摔




评论
热度(107)

© 三知更半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