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知更半夜

无产,爱看看搬搬,恕余愚钝,请多担当
华武\楚留香手游\刀劍亂舞\逆轉裁判\APH\欧美圈

【点文】【切国婶】授衣

禾数春秋:

山姥切国广和婶从不明到双向暗恋部分。
婶初始刀切国。
因为点文没说结果,我大概写的走向是he
没有车。司机健复如果有开车气息估计是我的问题。只会开车的我突然写清水,就陷入了沉思。
等我换了电脑圈点文的人。




当隔壁本丸的审神者闲谈问起她为什么选择山姥切做初始刀的时候,少女想了想说“觉得他好看”。
隔壁的小姑娘点点头说回头好好看看自家切国。


其实并不是觉得切国有多好看,比起好看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像自己。


少女有一个双胞胎姐姐,分明两个人长得分毫不差,姐姐总是受人瞩目的,长得漂亮,成绩也好,会乐器也会书法,喜欢绘画人际交往也处理的特别好。这样的姐姐没人会不喜欢,少女也很喜欢她的姐姐。


如果没有那么多对比就好了。相比之下自己就一无是处。就连同学提到自己,也是被称为“姐姐的妹妹”。


其实自己并不想在别人的记忆里总是姐姐的妹妹。


只是姐姐对自己那么好,奖杯都拿来自己房间给自己挂首饰玩,自己想跟姐姐扯清楚关系的话,大概会有人说自己不知好歹吧。少女一度怀疑自己敏感又多疑,是因为有心理疾病。长大以后才发现并不是所谓的嫉妒,也不是自己多疑,只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没有必要相互捆绑的生活在一起。


所以毕业以后少女离开了家庭和姐姐的保护伞,选择成为了审神者。


隔壁的审神者走了许久,少女还在想自己和切国的相遇。


那是自己刚成为审神者的时候,是一个雨天,黑云压城,兼有雷鸣,雨天渲染了自己初到本丸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心态,好像做阅读题一样的思绪引得少女笑起来。
其实五把刀都很好看,也很强大,让自己选择切国是因为,他说自己是仿品,但是也是杰作,仅仅这样少女只是想起了姐姐。打动少女的还是切国泛白的手,止不住局促拉扯身上被单的行为。


那一瞬间少女就好像看见了另一个自己。
于是就选择了切国做初始刀。
因为最初的刀,照印着自己。
说不出自己是不是有“不忘初心”的意思。


不过人这种生物,虽然有很多不同。但是最了解的,就是“过去的自己”。有的人会憎恨,因为“现在的自己”就是依靠否定“过去的自己”成长起来的。也有的人会守护“过去的自己”,因为“现在的自己”抛弃了一些东西才成长,不希望眼前的人走自己同样的路。


少女一直没有想通自己是哪一种。毕竟否定也说不上,守护更是相反。


选择初始刀以后她很关注切国。
可惜好心办了坏事,敏感的切国面对事事关注自己的审神者更加局促。
少女运气平平,锻刀运气平平,战场搜索运气也平平,随着战线推进,战斗越加艰难,基本都是切国抗大梁。
以至于有一次少女出阵战斗失败,切国觉得都是自己的错,愧对近侍的身份,请求审神者刀解自己。


这不是少女的初衷。她也不知道怎么处理,总之说了很久,切国还是觉得是自己的错。
少女丢下一句“我不会刀解你的”就回去了。
切国觉得自己是戴罪之身,再也没有单独见过审神者。本丸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切国有意避开审神者的情况下,少女再也没有单独见过他,又怕命令的方式见到切国,切国更自责。


然而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切国的兄弟山伏抗起了第一部队,带着和泉守兼定 烛台切光忠 大俱利伽罗 同田贯正国 压切长谷部作为本丸主要战力。
这样切国更加远离了审神者。


审神者无可奈何,或者说她也有一些生气切国不听她解释的心情。


日子这样一天一天过去。
周围的审神者也都知道这家本丸审神者和初始刀离心,闲谈起来也都避重就轻。
自家知道的刀剑也都避而不谈,后来的刀剑并不知道事情的经过。


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除了当事人双方,别人说什么都不管用。


山姥切并不是没有同婶婶和好的意愿,只是觉得对自己很好的主人值得更好的刀,真品,强大,又帅气的刀。
但是他并不想主人厌弃自己。


其实他经常见到审神者,只是在她不经意的时候,仍旧做着近侍的工作。比如说看书入迷的审神者手边添的茶,办公之前研好的墨,还有审神者小憩时加的衣。
少女并不是没有注意到,只是觉得做这些事的人是谁都不会是切国。


那天春日正好,短刀们在庭院里玩耍,稍远的山上有一颗大樱树,迎着风招摇着,少女心情十分愉悦,拎着书和茶点坐在虬大粗壮的树根上,晒着太阳看书。
也许是战力扩充大获全胜,也许是刚拿到的奖励众多,也许是春樱迷人眼。
少女在树下睡着了。


山姥切国广来的时候,少女还在看书,传记上写到主人公少年时代的顽皮故事,逗的少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笑着,隔着整个树都能感觉到她多么开心,好像回到了两个人还没有隔阂的时候,少女看到有趣的地方总是呼唤着切国过去,指着有趣的地方跟他说,虽然切国因为没有看前面的故事,但是总是被少女感染到也笑起来。
是过了有多久呢,切国快要记不清了。


没过多久少女睡着了,蜷缩着嵌在树根间,眉眼带着笑意,额头上还有樱花瓣。


为她添茶加点心,拂去身上散落的花瓣,披上羽织。
也许是春日的阳光太美好,也许是内番太劳累,也许是他想要靠近少女的心太过强烈。切国隔着樱花瓣吻在了少女的额头上。
不知道切国看了少女多久,少女睡得昏昏沉沉叫了他一声,切国以为被发现跑掉了。


春景再美,其实还是有些料峭寒风。醒来时少女还想,估计回去就要找药研拿药了,没想到身上多了一件厚羽织,水色的底纯白的边,墨绿的里,袖子上还有丝线勾出的锦鲤,衣襟上带着做扣的小盘花,衣袖内的标签上写的“送给你”。
样式上看有些像大和守安定的羽织,但是安定的羽织没有这个颜色浅,而且安定的羽织不会有花样,也不会有稍收腰设计,这明显是女式的羽织。


是谁呢。


茶杯里还添了茶,点心也还有一半,其实自己睡前已经吃完了的。


庭院里捉迷藏的短刀们说,只见过大俱利伽罗,他去樱树下给烛台切光忠收集做点心的樱花。


原来大俱利也有温柔的时候。
审神者这么想着,笑起来,羽织上都是阳光的气息,心里也跟春天一样。


那以后婶婶对大俱利特别关注。
把大俱利换成队长,把大俱利换成近侍,连刀装都是全金的,配置上小云雀。
出阵带着两把大太刀压阵。
大俱利拿到誉还会特别夸奖他。
饭后还带着大俱利去函馆特别消食,杀到大俱利尽兴为止才回来。
婶婶还亲自下厨给大俱利做夜宵。
被问起为什么自己做的时候,婶婶就扔下一句“我愿意不行啊”,引得短刀们瞎起哄。
短刀们都说大俱利和婶婶要谈恋爱了。


这让切国更加不敢去找审神者。


其实切国和兄长山伏国广在一起住,山伏从前是近侍,切国知道婶婶的动向。


其实这样也好,切国觉得大俱利比起自己更适合审神者。


(点文完)





——————————————————
咱表示这个切国太让人心疼了我要自己写个HE。
点文没说结果我要自己写个HE。
———————————————————
虽然被大俱利拒绝了,不过审神者感觉在意料之中。


隔壁家的审神者又来窜门了,那个小姑娘进来就咋咋呼呼的说“山姥切真的很好看”,蹿进来,手里还拿着破烂的被单。
笑嘻嘻的小姑娘招呼少女过去,得意的说“我经过一周的潜伏,扯掉了我家山姥切的被单”。
少女挑了挑眉“他不生气?”
小姑娘嘿嘿一笑,“我给他买了新衣服,被单换成了纯白的斗篷,趁他去洗澡的时候指派博多去换了他的换洗衣服。”
少女叹了口气“好吧,万一他生气怎么办。”
小姑娘还在嘿嘿嘿嘿,末了说“我不是躲你这避难来了吗”,说完冲墙那头吼一声,“山姥切衣服换我给的我才回去!”那头听着是乱藤四郎应了一声。
然后小姑娘八卦起来又问起了这边的山姥切,少女摇摇头没说话。小姑娘就聊起搭在衣架上的羽织来。
“没想到你也喜欢看衣服,这家【云中鲤】我等了好久才有一件呢,是要预约的哦”少女笑笑说别人送的。
小姑娘就微微一笑,“你还不知道吧,这件衣服是男女通用的哦,翻过来的那一面是男式的。”
这时奉茶的山伏国广进来,看了看反面的羽织说,“咦,这不是山姥切的衣服吗,没见他穿很久了。”
感觉到两位审神者的注视,山伏奉上茶就退下了。
药研在墙头喊着“主快回来吧,他换衣服啦”
小姑娘喝了口茶,就抱着被单告辞。


少女竟有些想哭。
大概是一种(兜兜转转,幸好还是你)的感觉。


怔怔的坐到天黑,山伏来叫她,她也没听到。
她回过神来已经到了掌灯时分,同山伏问了问山姥切在哪里,问到了拔腿就跑。
山伏不明所以在后面喊“记得去吃饭啊”。
少女远远的应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跑了。


少女气喘吁吁的见到了切国。
喘着粗气抓住他的被单说了一句话。
山姥切炸开的樱花比山樱树还要多。


完。


——————————————————
查到的资料表示日本人相信穿过的衣服有这个人的灵魂。
交换衣服或者赠送衣服是只有最亲近的人才会做的事情。

评论
热度(60)
  1. 三知更半夜禾数春秋 转载了此文字

© 三知更半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