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知更半夜

无产,爱看看搬搬,恕余愚钝,请多担当
华武\楚留香手游\刀劍亂舞\逆轉裁判\APH\欧美圈

【波实】腐草为萤

有乐亭延太郎:




图来自砂糖太太!感谢太太的配图!一起完成了和服paro!


这是两个笨蛋小朋友谈恋爱的故事23333


这一波有5k((




-腐草为萤-


 


 


*


波实竹马设定


波多野年纪比实井稍小,小月份


十多岁的时候


设定进入D机关时候是二十出头


恋爱中的少年郎就是会智商下降啊


*


 


 


 


今年的天气说起来还真是奇怪,此番还未真到了秋天,天气却是慢慢冷了下来。


波多野实在乏于念书了,便去隔壁骚扰实井去了。他从院子里摘了狗尾巴草,偷偷摸摸摸索到了实井身后,正想用手里毛绒绒的东西扫弄他耳朵,却被人笑嘻嘻地抓住了手腕。


少年的手白白净净,转过身来的时候唇边带着像是生气又说不清道不明的微笑,波多野抖了抖,松了手,那狗尾巴草顺势掉到了地上。


“又偷袭我。”实井道。


“不玩了不玩了。”波多野撅了噘嘴,双手抱到了后脑勺上去。


“你功课做完了吗?”实井放下书来,转过身来对着波多野。


见他并未生气的模样,波多野便躺到了实井身边,斜着眼睛看他,“不想念书了!”他嚷嚷了几句,末了又伸手去抓实井的手腕。


“你陪我去玩吧。”波多野抓着他的手腕,在那纤细处摩挲了几下,接着又松开了来。


“你怎么总喜欢抓我手?”实井没正面回答他的邀约,只随口道了别的。


波多野看着他梳得整齐的头发,还有白净的脸庞,愣了几秒,而后道,“我喜欢你呗。”


“这样啊。”实井倒是没什么反应。


他如此这般的笑话倒是说了许多次,只是每次都没个正经,想来实井也并不会当真。只可惜于他而言这份感情可不是什么随口而言的笑话,那些复杂的情愫沉淀在他心中,一晃——


一晃就和实井一起度过了这么多年头了。


波多野看着实井又侧过身去读起书来,不禁撇了撇嘴。


等再翻过一年的年历,他们就一起到了认识的第十四个年头了。


“我把这一点儿看完,就陪你玩吧。”波多野这头正烦着,那边实井却慢吞吞地落下这么一句。


要说少年郎实在是表情上没什么收敛,这边波多野刚一听到那人斯文又平淡地说着等会儿就陪自己玩,立马就笑了出来。


诶。实井也在心里笑。


 


清少纳言写四季写的颇有意思,她笔触中总有些女性特有的情趣。平日里看些严肃的东西多了,闲下来的时候看看平安时期的女性作家,总能让实井觉得放松下来。


无奈的是,身边那少年无赖般的赖在自己身边,缠着要和自己一同出去玩,实井既想笑,又觉得少年这模样实在让人讨厌不起来,于是摸着他的头发安抚波多野,说是等自己看完这些就与他一同出去。


少年人实在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那家伙脸上鲜明又生动的喜悦实在让他心动不已,实井在心里叹了口气,目光又回到书本上。


“春天是破晓的时候。渐渐发白的山顶,有点亮了起来,紫色的云彩细微的横在那里,这是很有意思的。


夏天是夜里最好。有月亮的时候,这是不必说了,就是暗夜,有萤火到处飞着,也是很有趣味的。那时候,连下雨也有意思。


秋天是傍晚最好。夕阳很辉煌地照着,到了很接近善变的时候,乌鸦都要归巢去了,便三只一起,四只或两只一起的飞着,这也是很与意思的。而且更有大雁排成行列地飞去,随后变得看去很小了,也是有趣。到了日没以后,风的声响,以及虫类的鸣声,也都是有意思的。


冬天是早晨最好。在下了雪的时候可不必说了,有时只是雪白地下了雪,或者就是没有霜雪也觉得很冷的天气,赶快的生起火来,拿了炭到处分送,很有点冬天的模样。但到了中午暖了起来,寒气减退了,所有的炉以及火盆里的火,都因为没有人管了,以至容易变成了白色的灰,这是不大对的。”


实井转了眼去看旁边的人,却发现这家伙已经微微张着嘴睡着了。


“喂你起不起来。”他伸手捏了捏波多野的鼻子。


少年嘟囔了几句什么,睡梦中挥了挥手,将实井的手挥开了来,转了个身,脸贴到了实井的端坐好的大腿旁。


他头发向来不梳整齐,额前的发梢总是随意的搭着,大概是发迹使然总向着两边分开来,这会儿朝着一边睡觉,倒是歪歪斜斜更加不成样子了。


实井低着头看这家伙睡觉,只觉得这家伙又烦人又没那么烦人,也不知二人往后又是怎样的境遇,如今正是昭和四年,表面上那离他们遥远的战争好像已经过去了数年,生活平和又温馨,但以后——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呢?


男子到了十六岁便可能会入伍了,波多野这家伙虽表面上看着游手好闲,怕是只有实井知道这家伙可不是什么愚钝之辈。若是两人以后能捞到什么闲适的行当,一同做做倒是好了,也不怕什么埋没了二人的才能。


他又摸了摸波多野的头发,顺便俯身在他额上亲了亲。


大概是这动作稍有些大了,这家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问道,“你书看完了没啊?”


实井心想,完了完了不会被他发现了吧?


嘴上却说,“看完了,就等你醒过来了。”


波多野道,“你怎么不叫我起来?”


心里却想,我的天哪天哪天哪他是在亲我吗难道他也喜欢我不会吧是不是我想多了?


实井合了书本,“看你睡得熟,就让你继续睡下去了呗。”说罢他站起身来,整了整衣服上的皱褶,“走吧。”


波多野也站了起来,揉了揉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


他脸上有些兴奋和不明的红晕,想来心中那被亲吻额头的震惊还尚未离去。他与实井几乎一般高,两人身形也都相差无几,他那情不自禁的告白几乎从口中吐落了出来,可惜被实井毫无震动的背过身去而堵了回去。


“去哪里?”实井问。


“你跟我来,就知道啦。”波多野想凑过去亲亲他,就像这家伙方才轻轻亲了自己额头那样,不过他还是什么都没做,只是拉了拉实井的手,几秒后,又松开了来。


“等等。”他松开了来,却又被实井抓住了。


“怎么?”波多野转过身来。


“夜里容易下雨,天也会凉。”实井指了指自己的衣襟,“你要不要多穿一件?”


他身上倒是里衣加了外头的罩衫,穿的规规矩矩严严实实,波多野却是松松垮垮随意耷拉着外衫。


“我不怕冷!”波多野嘟囔着。


“我带把伞吧。”实井也不理他这点小脾气,又拿了自己的薄围巾,套在了波多野的脖颈上。


这一刻他们距离非常近,少年白皙的手臂绕过他的脖子,将轻薄的围巾系在了他脖子上,呼吸交缠着热气萦绕在脸颊的旁边,波多野的手似乎无处安放,最终拽了拽自己的衣服下摆。


“咳咳咳咳。”他剧烈地咳嗽起来,试图掩饰自己似乎暴露出来的不堪。


 


实井并不知道波多野要带他去哪儿,反正这家伙也不可能拐了自己,在家读书累了出来走走也并不是不好的,他也能顺便活动活动筋骨。


此刻到了傍晚,天色渐渐暗了下去,周围的店家也慢慢都收了行当回家做晚饭了,波多野走的很快,像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局促不安一般,他平日里虽也步速较快,只是今日又凭白快了不少,实井拿着伞,倒是几乎要追不上他的步子了。


“慢一点儿……你!诶。”实井又快走了几步,抓住了波多野的手臂,“你怎么了,走这么快干嘛?”


“总、总之要快点过去啦!”波多野一半的脸掩藏在了实井的围巾里,他的鼻腔里灌满了来自于实井的味道,这味道他实在再熟悉不过了,明明十多年来身边萦绕着的就是这味道,在这样闻到的时候,还是不禁脸红起来。


“诶,那要不你把伞拿着吧。”实井把伞递了过去。


波多野有些粗鲁地接了过去,“拿着就拿着!”


实井伸手过去拉着他的手,便感觉到那人手掌剧烈地震了一下,末了又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手。


“好、好吧……”波多野也不回头看他,只小声地嘟囔着,“那就走慢点吧。”


他手心有汗,他自己清楚地很,年少的爱情总让人像喝了酒一般晕晕乎乎,又像是跌入了粘稠的蜜糖,对方明明什么都还没说,只是这样的小动作都让他心动不已,真是没办法。他跺了跺脚,放缓了速度。


一路无话,走路的速度放慢了下来,于是抵达的时间也变得晚了许多。实井抬眼看便看到波多野带着他到了附近的一个小山丘,说是小山丘,这山丘其实也还挺大,顶上有坡度比较缓的平地。这地儿他来过,之前的那次大概是和旁人,又是白天来过的,夜里到了这儿倒是第一次。


“这里……”实井眯了眯眼睛。


“我经常一个人过来。”波多野接话道。


“夏天的时候,我一个人过来这里吹风,特别舒服。”没等实井回了话,他便又接上了话头,“你喜欢呆在家看书,我就一个人过来,看星星。”


“真漂亮。”实井松开他的手。


他也紧张地不得了,却又因为那满手心的汗,微微觉得欣喜起来。


“你也觉得吗!”少年因为他的肯定语气里略带了些兴奋。


“现在是初秋,”波多野继续说,“等再晚一点儿,还会有萤火虫。”


“我夏天的时候过来,到了晚上,总像是被光点包围了一样,我就想啊,要是有机会,一定要带你过来,总之,别人的话我不想要他们看到,就想给你看。”


“古人有传说说腐草为萤。”实井觉得他这局促的样子特别讨人喜欢,“说的就是他们觉得腐烂的草根会变成萤火虫。”


“你相信吗?”波多野反问。


“当然不信。”实井说。


“这里腐烂的草根还挺多的……说不定,还真的是呢。”波多野伸手摸了摸他的衣领,“你的衣领歪了。”


“歪了就歪了,无所谓吧。”实井道。


“总觉得……唔……”波多野组织了一下语言,“你规规矩矩的样子特别可爱诶,虽然我还是想把你弄得乱七八糟。”


说完他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脸登时便红了起来。


他都不敢去看实井的眼神,感觉自己说出了什么特别不得了的话。


“下雨了。”实井突然说。


天都黑了下来,周围的光线全靠远远的灯光,再加上这草丛中小昆虫的淡淡光线,萤火虫还没都飞起来便下起雨来了,这情形实在让波多野泄气了,好好的约会好像也因为自己的口不择言和这不怎么配合的天气而搞得一团糟。


“看不到萤火虫了。”波多野小声说。


“没关系啊。”实井从他手里拿过伞打开了来。


“要回去吗?” 波多野问他。


“我想在这里呆一会儿。”伞撑在了两个人的头顶。


波多野突然觉得这氛围实在好极了,四周都没有人,甚至没有光,他只能模模糊糊看到实井清秀的脸,他的脖子上还围着实井的围巾呢,而这家伙打着伞,伞下是个小世界,小世界里只有他们俩。


他隐约紧张了起来,脸微微地泛着红。


四目相对,他看到实井的眼睛,而对方也直愣愣地看着他。


“你……冷吗?”他取下脖子上的围巾,用围巾将两个人的脖颈围在了一起。


这下两个人的距离更近了。雨开始变得有些大了起来,波多野咬着嘴唇,听到实井说,“其实想说不冷的。”他好像还听到实井轻轻地笑了起来。


“我……有点冷。”他更靠近了一些,借着围巾的作用,手臂轻轻地环绕住了那人的腰肢。


“我想……我想……”天这么黑,一定没人能看到他脸上的红晕。


他这话没说完,便硬着头皮,吻了上去。


先是轻轻地触动,四片唇瓣小心翼翼地触碰了一下,他退了一点儿,只觉得实井的呼吸缓慢又灼热,直勾勾地烧到了他心尖儿上。


没有人说话,波多野心想,靠。


几秒钟以后,他手臂使了些劲儿,将实井圈在了自己的怀中,嘴唇贴了上去。


少年根本不怎么会接吻,两个人都紧张又期盼,唇瓣贴在一处摩挲着,末了波多野用舌尖顶了顶实井的牙关,对方顺从地微微张开了嘴,任由自己的舌尖进去了。


淅淅沥沥淅淅沥沥雨滴就这样在二人身边围转着,像是谁在为他们奏乐一般。


“我……我早就想这么做了!”过了好一会儿,唇分之刻,波多野偏着头小声说道。


“你可不要用大人的那一套来教训我啊!”嘴上虽然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他手上却也没松了劲儿,一只手搂着实井的腰,另一只手盖在了对方抓着伞柄的手上。


“诶。”实井看着他这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自己也都要不好意思起来了,恋爱中的人哪来的理智可言,平时睿智的脑子现在被灼烧到混混沌沌。


“快说你也喜欢我啊!”波多野偷偷瞄他的脸。


“什么嘛。”实井回嘴道,“你有说过你喜欢我吗?”


“我我我我没有说过吗!”波多野又凑过去,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


“没有哦。”实井也如法炮制地在他唇上舔了舔,顺道手上使了些劲儿,在他胳膊上一拧。


“痛痛痛痛痛啊!”波多野叫唤道。


“那我说了的话,你也要跟我说!”他又红着脸说。


“你说啊。”实井一脸戏谑地看着他。


“我……那个什么……”波多野挠了挠头发,“我暗恋你好久啦,天天跑到山坡上想你不敢说,可我不敢跟你说,我觉得你谁都不会喜欢。”


他凑过去又抱了抱实井纤细的身子,“你是不是,下午偷偷亲了我额头。”


“没有哦。”实井摆出一副“和我有什么关系”的微笑脸孔。


“绝对有!”波多野嚷嚷道,“那时候我醒着!你绝对偷亲我了!”


“我就在想,你这家伙该不会喜欢我吧,是我想错了吗,我一定没有想错的吧!”见实井拿着伞就要走掉,雨点噼里啪啦地砸在了波多野的头顶,他赶忙追了上去,“喂!你还没有对我告白呢!实井!”


“我可没有要答应你什么哦!”实井笑着说。


“我要打你屁股了!”波多野追着他的脚步,抓住了他的手臂。


“我不是在做梦吧。”


夜空下,波多野盯着实井的脸,呢喃着。


末了,实井倾了倾身子,用伞罩住了两个人的脸。


他在伞下亲了亲波多野的嘴唇,就那么短暂的几秒钟,便分开了来。


“没有做梦哦。”他笑着说。






-END-

评论
热度(86)
  1. 三知更半夜有乐亭延太郎 转载了此文字

© 三知更半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