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知更半夜

无产,爱看看搬搬,恕余愚钝,请多担当
华武\楚留香手游\刀劍亂舞\逆轉裁判\APH\欧美圈

【鶴一期】甜膩佳話(短篇完)

这个故事超级——可爱!甜齁

夕玖_低產兒:

TAG:夕玖電視台中秋綜藝搞笑節目


TAG:本丸背景/鶴一/全員OOC(可怕


審神者是以我為原形所以可能很雷請小心(。但就只是個助攻


節目名稱:“全本丸一起撩哥哥真是太好玩了”


 


月亮的大小就是我腦洞的大小嚇到了嗎


 


甜膩佳話


 


「主上這回回現世可有一段時間了。」


「考試不是嘛?對了對了,所以今天鶴丸也沒有和一期去手合啊?」


「唉小別勝新婚,也好,還大家兩三天清淨。」


 



 


審神者出門前,一切是安排妥貼的。


秋景換上了,接著幾天的當番演練也照原定的計劃執行,日課的鍛刀工作一併交給近侍沖田組二人。


絕對沒問題。


 


才怪。


群龍無首的本丸很快就演變成了群魔亂舞的極樂淨土。


「我說青江啊你上次借給我看的雜誌有下集嗎?」


「一整套都放在石切丸的櫃子裡,自己去拿。」


「放在御神刀大人那裡都不怕遭天罰啊。」


 


一天一天過去,就連原先審神者至上主義的長谷部內心也產生了動搖。


就墮落一次也是可以的吧……


想也沒想到連長谷部都把持不住自己,次郎太刀開心地把審神者私藏的陳年老酒一罈兩罈通通搬出來開了個歡脫的酒會,全本丸刀劍男士一半以上宿醉不起,搬到現實來說大概會上社會版頭條:


眾美男子酒醉不醒當街昏迷,慘遭集體撿屍


 


「親愛的,我回來了!」六稜角的陣法開展在本丸的庭園,櫻吹雪圍著一個淺灰色長髮女子旋轉飛舞。


一直躲在一旁偷看的短刀們個個心悸,這下沒被撿屍也會被撿去煉爐刀解啊。


 



透過三日月的報告,審神者總算明白過來為何政府特地發了通報告知自己本丸可能遇襲的消息,接到通知的當下呼吸都要停止了,但一個轉念想想不對出門前什麼防護措施都作了又沒可能。


搞了半天原來是集體裝死了啊。


「你們乖這些幫我提去廚房,」審神者把包裝精美的數個提袋交到粟田口短刀的手裡,「對了,光忠還清醒嗎?」


「是,我在這裡,」燭台切風風火火地從伊達的寢室裡走出來,身上除了酒味還有點嘔O物的腐臭,不過很明顯這些都是從別的付喪神身上沾染來的,「您有何吩咐?」


「唉,真是唯恐天下不亂,」審神者指著澡堂,「我讓鶯丸放熱水去了,過會兒你們這些受災戶一起去洗個澡吧。」


「實在很不好意思……」燭台切羞愧地說,「不如這些讓我來幫您拿吧!」


「你不准碰那個!那是吃的東西!被你碰著了還要不要給人吃!」


審神者看著地上碎了一地的男兒自尊,也只能用一堆安慰的甜言蜜語把他們糊好。


「派一個完好如初的打刀或太刀來廚房,辦正事。」


 



「所以剛剛在房間裡吐的光忠整身的是俱利?」審神者問。


「光忠他親媽啊。」鶴丸沒好氣地回了一句後又縮在一旁動也不動。


「你這是怎麼啦,」審神者捏了捏對方臉頰,「跟泄了氣的大福似的一點也不好吃。」


幹嘛給妳吃,想是這樣想卻也反駁的力氣也沒有,鶴丸想到已經有整整五天了啊……


五天,都和他分房睡,分開洗澡,分開吃飯。


「大概是我受傷了。」鶴丸嘟噥著說。


「皮肉傷自己去手入,內傷找石切想點辦法,」審神者的視線和鶴丸水靈靈的亮金眼眸相對,「……還是你心病啊?」


鶴丸只是點點頭又不說話,兩根纖長的食指互相戳呀戳的,儼然是一位為情所苦的美少年。


「我正想問怎麼不見一期人影,」一塊甜餅被塞進鶴丸嘴裡,「老婆不理你了才想到我?」


「況且一期性格這麼天使所以一定是你幹了什麼好事。」


「你們都說我的不是都不想一下我也是有脾氣的啊!」鶴丸速速把口中的糖分嚥下,「我是他男朋友對吧!」


男朋友這個詞已經講得這麼順口啦,審神者失笑地拍了一下對方肩膀,「是是是,所以一期一振的男朋友大人是在不滿什麼呢?」


「我覺得一期完全是精神出軌,」鶴丸斬釘截鐵地說,「他簡直……把這段感情當做兒戲。」


「鶴丸國永,你們這對美好的姻緣是我撮合的你敢說是兒戲?」審神者忿忿不平地說,想當年費了她幾夜沒睡聯合本丸上上下下才製造出一個花好月圓的機會給他們兩個獨處,連她本人都裹著棉被回現世的本家待了整整一個禮拜。


本丸那時候的業績直線上升,遠征後又出陣、出陣後又遠征,蟬聯地區MVP之外又獲得了許多小判,除了博多藤四郎依舊十分精神,其他人可說是累了個叫苦連天。


好在最終目的完美達成,否則就枉費眾人掏心掏肺只差沒咳血。


「您別生氣您別生氣,」鶴丸搧了搧審神者冒煙的頭頂,「但這樣下去我們這段感情非常危險,命懸一線啊。」


「一期他似乎,似乎完全不知道一段“戀情”到底應該怎麼維持,」鶴丸苦惱地說,「所以我讓他去學習了一下,那傢伙滿腦子弟弟來弟弟去的,總該汰舊換新吧。」


「怎麼學習,」審神者問,「拜託千萬不要……」


這個沉默不是一個好的沉默。


「對,」鶴丸又回復了那食指戳食指的模樣,「我讓他去找青江,不是說是本丸情聖嘛?」


 



紅顏禍水,笑面青江。


「鶴丸國永你他媽再給我說一次。」


情聖這種稱號用膝蓋想也知道是青江自己掰出來的啊!


 



「從那之後一期就沒找過我說話了。」鶴丸之後的解釋越來越坦白,包括他又找三日月商量了些什麼,和燭台切抱怨了什麼,但這些全都不是審神者關注的重點。


野火吹不盡春風吹又生,她頭上的火又衝上來了,思緒早在青江兩個字說完後就斷了路。


大呆鵝大呆鵝你還有什麼資格叫做鶴。


 


「我出門前提醒過你一件事,也只有這麼一件事,你記得嗎?」


鶴丸落魄失意了好幾天就連自己還是個付喪神都要遺忘了,怎麼可能記得審神者出門前的叮嚀。


「跟我念一次,」


「不做死就不會死。」


 



當然本丸大家長不是這麼鐵石心腸的,她帶回來的這些伴手禮本來就俱有一些特殊意義,雖然稱不上羅曼蒂克,但應付應付一期一振小脾氣還是綽綽有餘,等價交換,如果這個計劃成功,鶴丸國永必須去萬屋用自己積攥已久的小判將審神者看上眼的首飾買回來送她。


的確是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啊,審神者想。


「爸媽的朋友送了很多中秋節禮物來,」她細心的把每一盒糕餅都拆開,「連續一個禮拜我都吃這個當早餐,可真的是太膩了,受不了就趕快拿回來分給你們。」


「這看起來就是高糖高熱量啊怪不得覺得您有哪裡不一樣了,」鶴丸的視線將審神者由上至下仔細的掃視一遍,「果然……ㄆㄤ」


「吵死了切八段喔切八段!!!!!」少女大罵,拿起旁邊的菜刀作勢就要物理意義上的把鶴丸國永剁成肉泥。


「一期愛吃甜的,這些應該能讓他開心,甚好甚好。」鶴丸國永差點忘了審神者是他老婆的腦粉只要他開心她什麼都好。


不過──


「沒用的。」鶴丸放棄地擺了擺手,「他連草莓大福的誘惑都可以抵擋,更別說這種一般的茶點心了,他哪看得上。」


「鶴丸,」審神者又塞了一塊芋頭酥給他,「聽我說一個故事吧。」


 



「實在很抱歉!」


與鶴丸道別之後,審神者一個人端著分好的月餅往主殿走,恰好遇到了正在教訓青江的歌仙兼定,歌仙一派自然的接過一半的盤子,臉上的笑容帶有一種釋懷的意味。


「你們──?」


「下次不敢了絕對不敢了!」太郎重重壓著次郎的頭,剩下全員也跟進正襟危坐,頭低的不能再低。


「說起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長谷部君吧。」審神者狡猾地說,站在角落的受災戶之一江雪左文字等人表示正確無誤。


「受領主命卻怠忽職守,我應該切腹自盡!」


糟了這個人鬧不得啊,審神者連忙擺出架勢,「沒事啦……啊說錯了,爾等大罪豈自盡得以了結?!」


「誒────?」


「三角函數的作業就交給你了,正確率必須是百分之百喔。」


偷懶慣犯啊主上,雖然很想吐槽幾句,但畢竟是自己有錯在先,長谷部小小聲的應了聲“謹尊主命。”


「作業的問題解決了就好,我這就不追究你們其他人的過失,」審神者滿足地說,「從輕發落,來幫我把這些吃掉吧?」


沒被處罰還有點心可以吃,眾刀在心中默默的感激著代罪羔羊長谷部,但也沒有多感激,民以食為天嘛填飽肚子要緊。本丸伙食組長燭台切光忠在澡堂磨磨蹭蹭了三小時不出來差點要集體餓死。


「姐姐、姐姐大人,」五虎退軟綿綿的嗓音引起了審神者的注意,「那個,我有事想跟妳說。」


「嗨小可愛,」審神者回以柔聲細語,「眉頭皺這麼緊會黏在一起的哦。」


「藥研哥哥和信濃哥哥說能不能拿幾塊餅去給一期哥,」五虎退正在想辦法粉飾鶴丸和一期吵架的事實,「因為他很愛吃甜的!」


「抱歉呢,」審神者雙臂在胸前比了個交叉,「這件事情要留給大笨蛋去做。」


 



還是氣不過。


啊好啊鶴丸國永你心中的合格戀人就是床上功夫很好就行了吧那你怎麼不去花街泡女人來得輕鬆方便啊?!


兩個男人,還是刀變來的身體還能怎麼著?!


夠了夠了夠了,別想了。


「一期,主上有找,你也悶在這裡很久了,主上覺得你該去會會他。」鶯丸拉開四花房門朝裡面喊,聲音聽起來還有點喘。


因為他迷路了。


四花房有兩個作用,兩個作用都不是拿來給他們四個人共枕同眠的,其一是作為江雪左文字的修行禪室,其二是關鶴丸國永用的禁閉室。


真要有其三,大概就是現在這種情況,一期一振和鶴丸國永鬧分居的時候就把這裡當成自己發洩脾氣的窩。


鶯丸平時是睡在與大包平(未來式)的雙人寢室,根本沒進過這個名義上屬於他的房間。


「勞煩您來告訴我,鶯丸殿下。」一期被鶯丸一喊嚇得立刻回神,整理好衣領之後便起身大步流星地離開。


吉光的風骨絕不容小瞧!


 



「一期!我好想你啊!」


「我也非常想念主上呢,考試辛苦了,」一期紳士地微笑,「空氣中有甜甜的味道呢。」


「一期果然是天使啊只有你會跟我說辛苦了,是喔,剛剛大家還在這裡吃月餅。」


「月餅?」


「在這裡的世界應該是吃月見糰子吧。」


「是一種賞月時節的茶點嗎?」


「不錯,甜甜的口感又細緻,而且每一種的餡料都不一樣,五虎退他們很喜歡棗泥松子酥喔。」


沒聽過的食物。


沒嘗過的味道。


甜的。


所以很想要。


想要。


「可惜你來晚了,一期。」審神者饒富趣味地盯著對方嚥下唾沫的樣子,「我也只能殘忍的,讓你兩手空空,敗興而歸呀。」


 



他不相信。


審神者向來是最喜歡他的。


他雖然無法領受這份純情心意,卻也為自己擁有比別人更多的關愛而感到驕傲。


兩手空空?


敗興而歸?


這是在表示就連審神者也要拋棄他了嗎?


「一期,官方公式書上面寫你就像兔子一樣,沒有人愛的話就會死掉呢。」


「但是我和鶴丸會永遠喜歡你的。」


謬論。


既然我是吉光的唯一一把太刀,就算只有我一個也無所謂。


 


……那可是大俱利伽羅的風格啊。



「式神?」


「是小白人!」


「來自……」


「主上?」


“我是審神者代理魂之助,即刻起到亥時,本丸的走廊必須淨空,尤其是接近鶴丸國永殿及一期一振殿附近的通道請務必注意小心,各個刀派請盡量待在自己的房間裡面不要外出,為了鶴丸殿下及一期殿下的幸福著想,勞煩各位多加配合。”


「主上開大絕了是嗎,」三日月宗近接過飄進三条房的楓葉,「這可不管用了呀(註1)。」


 



一期原本想回四花房,但從門縫裡瞥見江雪的身影後便自知不能叨擾,他思來想去也只有一個地方能待。


只要他不在那裡。


很好,燈是暗的,應該說整條迴廊都是暗的,大概是慶祝審神者回來鬧騰了太久都已睡下了吧。


他想起鶴丸曾經賭氣說過再也不要回他們的愛巢睡覺,心裡忖量著鶴丸國永你最好是給我守信用。


殊不知鶴丸國永什麼不缺但鍛刀的時候可能就忘了放信用進去。


但一期還是有期待的,也許冰釋的時間來臨了吧。


“主殿,來自鶴丸殿下的回報,一切就緒。”


 



咚、咚。


一期盡量放輕腳步,但鑑於今夜的本丸實在太過寧靜,跫音迴盪得讓他心悸。


咚、咚。


還有過快的心跳及脈搏。


「咦……?」一期注意到廊邊久違地點起了燭火,那是有人負傷時才做的引路措施,最近本丸上下萎靡不振,出陣遠征有一趟沒一趟怎麼可能有傷患。


還是得了軟骨症?一期笑了笑,緊張的心情也漸漸緩下。


燭火前放了一個碟子。


碟子上有一塊餅。


祭壇?


他搖搖頭,本丸裡沒有這種儀式。


就吃掉也可以吧?


活活遭罪五天就算是神的食物我也不管,反正我也是神,他這麼想。


「嗚哇──」糖分填滿了他的口腔,「這個,好好吃……」


再咬一口。


「唔……」他察覺到有什麼不能吃的東西在裡面。


符紙?不好不好不好我把被下過咒的東西也吃進去了?


一期盡量用最文雅的姿勢把那張紙從自己舌上給取出來,雖然有一部分已經濕濕黏黏的,但還是勉強能夠知道上頭寫了什麼。


 


“致我親愛的一期一振,我想應該是時候告訴你這些了,請繼續看下去。”


鶴丸……殿下?


 



鳳梨酥:


“一個一個咬開有點麻煩吧,但是就是要這樣才會充滿驚喜啊!”


綠豆椪:


“不知道青江和你說了什麼,我們之間可能有誤會吧,畢竟主上一聽到我去找青江商量,就馬上教訓我了。”


棗泥松子酥:


“等到我意識到的時候,你早就不再看我了,但其實,我只是想要讓你多看我一眼,出陣的時候也好,內番的時候也好,我想獲得比你的弟弟們更多的關注。”


蛋黃酥:


“是喔,我是一個自私的人,因為喜歡你、愛你,所以全部都想佔為己有,想著如果一期也對我有這樣的佔有慾該有多好。”


栗蓉餅:


“我是真的錯了,但我也會覺得寂寞的,跟以前不一樣,我想給你選擇的自由。”


豆沙餅:


“你現在應該站在房間門口吧,你願意原諒的我的話,就把門打開吧,不願意的話,我還是要再說一次,我喜歡你喔,超級、超級喜歡你喔。”


 



「大笨蛋鶴丸國永殿下您是想撐死我嗎────────!」


「胖胖的一期我也喜歡呀,如何,還想吃草莓大福嗎?」


「太甜了,已經膩了。」


「那換點口味吧,可不能讓你對這個味道陌生啊。」


 


 


*彩蛋


「喂我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審神者,暴跳如雷。


「和好了也不幹活吵架也不幹活本丸還要不要你們這對白癡情侶?」


隔天一早接到鶴丸國永和一期一振的假單審神者的臉立刻垮了下來,畢竟前一秒政府的考績警告才發落下來。


「你看看你看看這理由!!!」燭台切小心翼翼的從對方顫抖的手中接過卷軸:


一期一振 腰痛


鶴丸國永 我老婆腰痛


「不氣不氣主上好孩子,」燭台切安撫似地摸了摸審神者的頭,「您安排的作業他們有按時交喔。」


「作業?」審神者偏了偏頭,顯然沒有意會過來。


「您在出遠門之前安排我們更新自己房門前的對句呀,」燭台切從公事櫃裡抽了好幾捆宣紙,「都放在這裡了哦。」


「啊是呢,」審神者按了按自己太陽穴,「氣得忘了。」


 


──舉樽對飲花鳥風月   秋霜瓊泉共結良緣──


審神者點點頭,她從沒擔心過風雅組的作品。


 


──叫光忠閉嘴 勸浪子回頭──


「上聯是小俱利寫的吧?」


「是。」


「哦呀你們還有橫批啊。」


──嚇到了嗎──


「下次叫鶴丸國永不要自以為錦上添花難看死了。」


 


──吉光最棒哥哥至上 兄弟同心其利斷金──


呃好,小孩子嘛白話一點天真一點是好事


 


──與君共度日日是好日 有卿相伴夜夜是良宵──


「──光忠這哪一房的啊?」


「……稟報……主上……,這是鶴丸和一期的房間送來的……」


「拆!!!!!!!!都給我拆了!!!!!!!!!」


 


本丸自有佳話流傳,只要鶴丸國永與一期一振仍愛著彼此。


 


Fin?


 


♥註1:楓葉的意涵:自制力


 


嗨美少女們────有被閃到嗎(小聲問)


可能有些太太已經從隔壁棚得知我的硬碟及黑歷史一起從我的生命中消失的消息,待我有機會再來補上之前的坑吧現在可能沒有體力了。


底下是我的一些小感觸如果看完的話非常感激。


雖然莫名的成為了失蹤人口但想著要回來的時候居然有一點畏懼,感覺就是啊好像也沒這個必要算了吧的感覺,但其實並不是這麼簡單可以放棄的事情,因為在意著喜歡著深深愛著,所以想要持續下去。


以前父上大人常跟我說(真的)不用做很大很成功的事情但是如果可以讓別人有一點幸福就好了這才是最重要的。


我也一直是這麼想的,想要讓喜歡的人認識我的人甚至不嫌棄我的人幸福,但逐漸害怕自己作不太到了呢。


所以幸福的話開心的話,就算只有一點點也請告訴我好嗎:D


一不小心講太多了,總之還是老話一句謝謝我的天使們!(比心

评论
热度(56)
  1. 三知更半夜夕玖_沉默糖炒栗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故事超级——可爱!甜齁

© 三知更半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