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知更半夜

无产,爱看看搬搬,恕余愚钝,请多担当
华武\楚留香手游\刀劍亂舞\逆轉裁判\APH\欧美圈

【刀剑乱舞】当我变成他的时候②

优歌♪:

1.一期一振乙女向,俗气的灵魂交换梗


2.本章女主视角


3.……好像答应了谁这周要三更但是有点忙……啊我尽力……




  ……梦吗?


  


  一瞬间发现自己站在高铁出站口发呆,时雨一脸茫然。


  


  如果是梦,那触感也太真实了点。


  


  想起和室友约好了在出站口碰面,她匆忙从随身的包里捞出手机,屏幕亮起。按下了电话按键后她惊讶地看到了第一条通话记录。


  


  室友禧月的已接来电,时间显示,8分钟前。




  


  


  “喂?!”


  


  刚接通就被室友噼里啪啦说了一堆,时雨连忙喊停,小心翼翼地问电话那头的人:“我刚才怎么了?”


  


  “你怎么了?我还想问你啊。”禧月没好气地回答,“接了电话一声都不说,我都听到你边上有人喊你让开了,你倒好,就是一句话不回答。”


  


  时雨抿了抿唇,所以说,刚才真的发生了什么。


  


  那……在她灵魂出窍的这段时间,在她身体里的又是谁?


  


  一期一振吗?




  


  


  回到了学校,她第一件事就是试着翻墙在全球的社交平台上寻找一期一振这个名字,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结果。搜到的一期一振属于一把日本刀的名字,全名一期一振吉光……再怎么想,那也是个活生生的青年不是刀。




  大概是人不中二枉少年吧。




  曾经也在教科书上写玛丽苏名字的时雨以一种过来人的复杂心情摇了摇头。




  


  


  在发现怎么思考都得不出任何结论以后,她下定决心先把这个问题甩到脑后,很快就开始了自己忙碌的生活。


  


  大学嘛,最忙的总是开学和期末。报名选修课的时候时雨看着跃跃欲试准备报韩语的室友们,咬咬牙还是选了日语。不为别的,上次那种尴尬的场景要是再出现第二次,她估计会羞愧到直接用一期一振的身体撞死。不过最后室友还是很爽快地跟她一起选了日语,美名其曰不能丢下她一个人。这让她多少感到有些开心。


  


  




  “禧月……诶?”




  时雨眨眨眼,背后没有了自己的室友,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男人的骨骼,拿着一块布。很好,又成了一期一振。




  可是她还没吃到午饭!今天难得去了三楼小食堂准备吃火锅的!难道就这样便宜了那个一期一振!




  恨的牙痒痒的时雨看了看周围,意外地看到了上次院子里那个金发女孩子哼着歌在扫地,一个白头发的男孩子手上拿着拖把,拖把上趴着上次那只白色的小老虎,男孩子看上去快急哭了,不停对老虎在说些什么。




  ……这是在大扫除?




  窗外一阵喧哗,是车的喇叭声,时雨下意识转头看过去,一个顶着满头不羁金发的少年嘴里嘟囔着什么,略显吃力地拎着一袋子东西,满满的包装袋挤出了一盒蓝色的纸盒,上面的‘牛乳’两个大字就这么大大咧咧地露在外面。




  上次在房间里看到的那个‘医生’从车里下来跟在他身后,几次想要接过袋子,被少年轻巧地闪过了。车喇叭又响了起来,驾驶座上探出一个黑色长发的大眼少年——本来以为是女孩子,开口的时候才发现这是个男生。




  “哥!车库门没开啊。”




  药研闻言转过身去,手在风衣口袋里捞出了一串钥匙,精准地砸了过去。副驾上的白发少年伸手准确地接到了钥匙,然后下车去开车库门。




  时雨看着他们默契的动作咋了咋舌,然后又纠结地看了看自己手上那块抹布,这是要干什么来着?




  身边——落地窗x1,柜子x1,柜子里摆着的各种照片一堆。




  仔细回想了一下刚过来时候的动作……大概是擦家具?




  




  亮棕色的柜门被她仔细一点点擦过去,借着缓慢的动作看清了柜子里的照片。一张张相似的脸孔穿着制服一般的衣服,粗粗数下来这个家里居然有至少十来个兄弟。




  ……有点可怕。至少在现在的中国是看不到这种情形的。




  学了两天日语她好歹知道了哥哥的叫法,回想了一下当时那个男生喊的大概就是哥哥?




  




  这么想着就走神了,然后等她感觉到脚上有什么,低下头一看就是那天的小白虎趴在她的脚上努力想往上扒。




  ……好像哪里不对。




  时雨木木地站在那,和老虎成了大眼瞪小眼的姿势。




  “啊……哥。”




  五虎退最先发现老虎又不见了的,他急匆匆丢下拖把想过来,结果一脚踩上了湿滑的拖把踉跄了一下。




  “呼……”




  五虎退以一种诡异的姿势稳住了自己,发出了安心的叹气。时雨呆呆地看着这个情景,想着……这孩子腿真长。




  正当他和时雨都以为没事了的时候,小白虎突然放开了她的腿,直冲冲地向五虎退撞去——




  哐当一声,五虎退漂亮的白色头发准确地砸在了拖把的布条上。




  




  时雨下意识跑了过去扶住了他,这个身体仿佛本能带动她去照顾这些孩子,看来一期一振还是个好哥哥。




  “呜……”五虎退摸了摸自己被砸痛的脑袋,时雨看到他漂亮的白发上被拖把沾上了污垢,皱着眉伸手去给他清理。




  “一期哥?”




  乱藤四郎颇不可思议看着这个场景,提高了自己的声音。




  一期一振,轻度洁癖,卒。




  




  哦,上面那句是开玩笑的。




  乱急匆匆推着时雨拖着五虎退让他们回二楼的房间,时雨这时候才发现每个人的房间里都有独立的卫生间,她匆匆洗了手就去找上次留言的本子。




  唔……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




  




  还是和上次一样的位置,记事本被显眼地摆在桌面上,她小心翼翼拿开笔翻开本子,惊讶地发现最新的还是上次被她写过的那页。




  在她寥寥几行留言的那一页下面写着他的字迹。沉稳有力的字迹,表达的意思也很简洁。




  “联系方式啊……”




  QQ在日本能用吗?或者QQ邮箱?……这个问题,真的很严肃呢。



评论
热度(51)
  1. 三知更半夜考试地狱的优歌 转载了此文字

© 三知更半夜 | Powered by LOFTER